无力感,是当代人最大的焦虑和恐慌。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余忆知道,以己之力,是拼不过他们的。

窗外灯火通明,烟火一阵一阵的闪烁在小镇的街头巷尾,比以往少了一些。楼下吵吵闹闹,家里人汇聚一堂,其乐融融。

余忆抱着自己好不容易带回老家的两只猫,一一和当当,很想一头扎进窗外的黑夜里。

在决定带猫之前,好几个朋友都劝她别这样做:“大不了寄养呗,何必呢?”

余忆摇摇头,坚定又开心的说:“不用,我爷爷特别喜欢猫。以前我爷爷还会给收养的流浪猫,烤小鱼干吃呢!”

现在回想起十几天前自己放下的豪言,余忆只能苦笑。一向爱猫的爷爷,在听说猫咪是流浪猫身份后,只在第一天坐的远远的,看了看猫咪。已经2天了,爷爷甚至没有想过要把剩菜剩饭,分给猫一点。

“你别老碰他们,脏。”这是爷爷奶奶和余忆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当当在余忆的腿上睡着,一一在一旁很听话的坐着,时不时看看余忆,眼神里是慌张和恐惧。余忆觉得自己很失败,因为余忆什么都做不了。

“余忆,哎呦,你在楼上啊?”大姐踩着沉重的脚步上楼,声音传达着楼下想和楼上结盟的试探。

“你别开门,我自己出去。”余忆擦干眼泪,努力吼道。这几天,她受够了看热闹的家里人,一遍遍的不经允许开门,导致两只猫受到惊吓、差点跑不见的苦恼。

可是,还没等余忆起身,门已经开了。

沉睡的当当拔腿就钻进了角落杂物堆,一一也一溜烟的躲到了角落的废旧床下,出于好奇探了个小脑袋出来。

“我说过了,让你不要开门。”余忆很生气,想用威胁的口气,但还是冷静的留有一丝情面。

“哎呦,怎么啦?我就是来看看猫。不是说你带回来两只猫吗?我来看看他们。”大姐全然不顾自己鲁莽的行为,继续向里走去。

余忆赶紧横过身去,整个人站定在大姐面前,努力保持最后一丝平静说:“不就是想让我下楼吗?走,下楼。”

大姐收了收脸上的笑容,势在必得的得意,喜形于色。嘴上还在叨唠着自己和儿子多喜欢猫,但匆匆下楼的步伐,飞尘仆仆。

余忆关上二楼阳台房的门,用小椅子将门抵住。一来为了防止猫撞门出去,更重要的是,防止一些无所谓的人,肆意开门。

余忆下楼,她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一场关于批斗自己的腥风血雨。而她,却只能像楼上抵着门的那把小木椅子一样,斜着两只脚,死死的靠在把手失灵的门上,堵住这扇门,挣扎着为自己埋一口气。

无力感,冲破了家族新年团圆的和谐气氛,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所以,家族需要纠正,它——“纠正”余忆的“无力”。

余忆用力裹了裹自己新买的黑棉袄大衣,穿着跨年当夜第一次买到的高筒黑色长靴,一步一步沉着有力的踩着楼梯。余忆知道自己有什么,她心里有数。

坐在围炉旁夜话的亲戚们,也是清一色的暗色调着装。过年的喜庆滋味,飘散在沉闷的空气和肆意喷洒的唾液里。

看起来,过年穿大红袄,人人换新衣,真是骗小孩子的笑话。不过比这更可笑的是,余忆即将打败这一切的“笑话”,而成为一个新“笑话”。想想自己能以这样的方式“引领潮流”,余忆苦笑。

大年三十夜,这里展开了一场《关于余忆是否应该养猫及猫如何处置》的议题。审判官是小舅舅,发言次序按权威值排序,必须要发言的依次是小舅、爷爷奶奶、大舅,以及刚回来的大姐。剩下的人,可以随意根据情况插话,配合辩题补充讨论。

余忆埋头玩手机,尽可能不去参与议题讨论。反正都是被认定有罪的人,谁还会在意你的无罪辩护吗?你必须认罪,因为他们说了,「你有罪」。但由于余忆一直没有讲(认)话(罪),所以讨论还真的持续了很久。

“我跟你们说啊,我从医这么多年最知道,这个流浪猫真的不知道有多脏。”审判官是省会某知名医院的著名医学主任,常年游走于权威医学前沿,诊断世界上最难治的病人。“我连人的一些顽疾都治理不好,更别提猫了,它们打了针又怎么样?潜在的危险根本治不好。”

“有专门的宠物医院。”余忆插话道。

“宠物医院?呵。”审判官轻蔑一笑:“宠物医院是什么?”

“你看你爷爷,之前养流浪猫,被猫抓了还要去打针。”一向慈祥可亲的奶奶忍不住了,拿爷爷举例子。奶奶一说话,意味着众言堂可以发声了。

“你现在多大了,工作刚确定,不好好工作,养个猫算怎么回事?”

“你看看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隔壁住的和你同龄的李大花,就是那个李奶奶的孙女,都结婚了。”

“好像孩子都有了吧?”

“对啊,是琢磨着要个孩子呢!你倒好,跑去养猫了,还是流浪猫。”

“流浪猫,怎么了?”余忆第二次插话。

后面的内容,余忆已经记不太清了。余忆的理智强迫着她不要冲动,但在一片吵吵嚷嚷、黑压压的围炉旁坐了20分钟后,她实在坐不住了。

余忆冲出去,她想要冲出去。去哪里,她也不知道。大姐跟了出来,余忆看见了。随后,更多的人慢慢的站起身,有的跟出来,有的远远观望。

余忆冲出来,她除了两部快要没电的手机以外,什么也没有。她回头望了望二楼的还亮着灯的阳台房,欣慰一笑。

熟悉的街角,只有一盏微弱的路灯,在无人光顾的新年夜声嘶力竭。小镇的人太少了,连辆车也碰不到。余忆站在路中央,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咆哮、冷静又绝望的叫出声来。

余忆一遍一遍的,冲着那微光吼叫着,吼到身子没法站起,她蹲下续集能量再站起,继续吼。

每一声,余忆都拼尽了全力。余忆回头望了望二楼的,还亮着灯的阳台房,没有人影。再看看楼下一簇一簇的人影,余忆很开心。

「真好,没人去打扰他们睡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街上,我经常见到遛狗人士,男女老少都有。 我们小区的刘大姐,突然牵着黑色的阿拉斯加犬出现在街头,我好奇的问:"刘...
    岁月之无常阅读 63评论 2 8
  • 用体力赚钱就老实点,用脑力赚钱就机灵点,用钱赚钱就狠一点,用资源赚钱就圆滑点。 “麻麻,快点,快点,人家要尿尿了!...
    大熊之影阅读 4,568评论 20 414
  • 吐槽一下我楼上的邻居,年近七旬的老两口。 首先我申明一下,我和他们二老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基本算得上是零接触。 事件...
    a药丸阅读 1,364评论 15 44
  • 昨天夜里,我睡着睡着觉,突然听到哗啦一声,然后狗疯狂叫。我看了一下时间,1:35。又听了一下,狗还是叫的厉...
    凤未白阅读 119评论 0 6
  • 大概十月中下旬开始,每天都会有只黑白花有点肥的猫来院子里溜达一圈,看着像是只流浪猫到处觅食。 看它每天都来...
    婧哥哥的沼泽阅读 64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