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罗永教授,你涉嫌参与一起故意杀人案。请你跟我去公安局接受调查。”我眼前的这个警官看起来很年轻,应该是大学刚毕业。他跟我说话的时候表情平静但不失威严,这是一种职业素养。他在我的名字背后加上教授两个字,说明他知道我的身份,说不定他曾经是我的学生。但是我没有时间问这些,我只想知道我涉嫌哪一起杀人案,也就是说我杀了谁?

但是这个年轻的警官没有给我解释,他给了我一副手铐。

一个小时以后我坐在了审讯室的椅子上,审讯我的正是这个年轻的警官。警察审讯罪犯,这样的场景我在电视里看过很多次。

“罗永教授,你认识一个叫张浩然的学生吗?”

“张浩然?有点印象,好像是我的学生。”

“我认为你应该对他印象很深刻,他在课堂上顶撞过你。”

“什么时候?”

“昨天上课的时候。”

“原来是他。”原来那个瘦瘦的一脸桀骜不驯的学生就是张浩然。

“你记起来了,你能描述下当时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在讲课的时候,他在睡觉,我提醒了他。”

“你是怎么提醒他的?”

“我拿粉笔头丢了他一下。”

“然后呢?”

“然后他就突然站起来,质问我为什么扔他粉笔,并且朝我扔了一本书。”

“什么书?”

“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这是我要求学生去图书馆借的书。因为我讲课的内容跟这本书有关。”

“请问那一节课你讲的内容是什么?”

“二律背反,简单的说就是两件事看似相互矛盾,却都是合理的。你问这些跟案情有关吗?”

“你记得这本书的名字,记得讲课的内容,怎么就是记不住这个学生的姓名?”

“我教的学生那么多,怎么可能都记住。”

“可是他顶撞过你,朝你扔过书。”

“我被狗咬了,难道你也让我记住狗的名字?”

年轻的警官没想到我会这样反问。

“那你后来是怎么处理他的?”

“我把他交给了教导主任,让他来教育,然后继续上课。”

“下课以后你没问他的情况?”

“我没问。上哲学课睡觉是常有的事,本来我是不想理他的,主要是因为他打呼噜声音太大了。”

“晚上你跟他见面了吗?”

“没有。他怎么啦?”

“他被人杀了,今天早上被发现死在育德路边的林子里。那条路是你回家必经的路吧。”

“是的。”

“据说张浩然昨天曾经扬言要报复你。”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你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人是我杀的?”

警察拿出一个透明塑料袋,塑料袋里有把匕首。

“他身上有三处刀伤,这是导致他死亡的刀,刀柄上有你的指纹。”

“如果有人想嫁祸给我,想弄到我的指纹并不难。”

“那你不承认人是你杀的?”

“没做的事我干嘛要承认?”

“根据我们推测,张浩然的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10点到12点之间。那段时间你在做什么?”

“我那时候应该在家里。”

“有什么人能证明你在家里?”

“我内人回老家了,孩子在外地上学。”

“那就是说没有人能证明那段时间你在家里。”

“你也不能证明我那段时间不在家里。”年轻的警官看起来被我这句话说懵了。

“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在法庭上恐怕对你很不利。”

“你这是在威胁我,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刘律师看起来很精神,白净的脸上带着圆滑的微笑。他了解情况后,也认为那把有我指纹的刀只能算间接证据。找到昨天晚上10点到12点之间的不在场证据最重要。

“你再仔细想想,那段时间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或者看到哪里有摄像头?”

“那段时间我在家里,怎么可能遇到别人?”

“那就麻烦了。”他看起来很忧愁,脸上圆滑的微笑也不见了。

刘律师走后,我一个人躺在看守所的床上。不在场的证据当然有,不过有点让人难以启齿。简单的说昨天晚上那段时间我跟一个妓女在一起。我是大学教授,也是个男人,当老婆不在身边的时候我会找妓女解决问题。以前我也担心嫖娼的时候被警察抓住,对我的名声将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我想方设法降低风险,比如不跟同一个妓女交易三次以上,以免被认出来。不在妓院里交易,而是在宾馆开钟点房。当然开房不会用我的身份证,在地摊上假身份证还是很容易买到的。

如果现在就让那个妓女来当面对质,或许明天我就可以走出这扇铁门,但是我这辈子的名声也就毁了。如果我放弃这个不在场的证据,法庭很可能会判故意杀人罪。我下半辈子就要在监狱度过了。

考虑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把这条丢人的证据告诉了刘律师,甚至把微信转账记录都展示给他。并且叮嘱他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能用。刘律师表示理解,并且会为我保密。

不到一个星期,事情有了巨大的转折。那个叫张浩然的学生,被发现死前借了很多钱,有网上借的,也有现实中借的高利贷。又过了两天,警察发现了他的遗嘱,遗嘱里写道,他在网上赌博不能自拔,欠下巨额债务,他深知自己这辈子无力还债,所以决定轻生。但是为了报复那个在课堂上给他扔粉笔的教授,他决定死前来个恶作剧。他收集了教授的指纹,把自己自杀的现场伪装成杀人现场。

刘律师在跟我说的时候异常兴奋,比他打赢了一场官司还高兴。

“那太好了,这份遗嘱发现的正是时候。得亏了现在网络发达,不然我就要被冤死了。”我兴奋的说。

看起来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虚惊一场后,我又回到了教学岗位上。

过了半个月刘律师主动上门找到了我。他带来了公安局的致歉信,信上说由于工作的疏忽,导致您被关在拘留所一个星期。导致您的精神和名誉受到损害,如果您愿意可以申请赔偿。

“但是你没有打算申请赔偿。”刘律师用了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很奇怪的语气。

“是的,谁都会犯错,我也经常教育我的学生要包容。”

“哦!不过有两件事我不是很理解。”

“哪两件事?”

“第一是你手机上的转账记录。照你的说法,你经常去找小姐,那为什么没有之前的转账记录。而这一次的转账记录刚好跟他死亡的时间重合。第二件事是,我告诉你他的遗嘱被发现了,我并没有告诉你他的遗嘱写在网上,你就说亏了网络发达。我当时很高兴没有细想,后来想想觉得很费解。”

“还有两件关于张浩然的事我也没想明白。第一,警察只是在网上找到他的借钱记录,并没有找到他网上赌博的痕迹。第二,他的遗嘱是写在微博上的,用的是定时发送。如果他要加害你,为什么要承认,而且是过了一个星期才承认。难道只是为了恶作剧?一个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应该不会仁慈到放过一个仇人。”

“我不是他的仇人。”我说。

“你是!”他声音不大,却极为坚决,“你以为我这十几天都干嘛去了?”

“首先我去调查了你说的那个妓女,事发的时候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你之前就找到了她,并且事后要求她统一口径。”

“其次,我去调查了张浩然。发现他在周末会去某些娱乐场所做兼职。”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又怎么样?能说明什么问题。”

“他知道关于你的一些事情。”

“什么事?”

“他做兼职的地方是一家同志酒吧,你曾经去过,所以他知道你的某种取向。刚开始你说你跟那个妓女在一起的时候,我深信不疑,后来才知道这只是你的双保险之一。”

“那还有一个保险呢?”

“当然是你伪造的那封遗书,为了以假乱真,你甚至用他的身份去网上借钱。我认为你上课的时候用粉笔丢他是故意激怒他。现在你不仅毁了他的生命也毁了他的名誉。”

“他该死。”我冷静的说道,“他知道了我的性取向,并且利用我的名誉来威胁我。这件事我筹划了很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原本以为天衣无缝,没想到被你这个律师找到了破绽。那么你想怎么对我?把我交到警察手里?”

“如果我是侦探我会这么做。我现在是律师,我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

“律师的职责是为你辩护,哪怕你犯了法。这是立场问题,不是对错问题。”

“那你调查了半个月不是白费力气了?”

“我调查是因为我的好奇心,人都有想知道真相的窥探欲。这次调查满足了我的窥探欲。更何况是非对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对于有些人渣,用非常手段清除也是可以理解的。”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门。

我一个人呆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我必须要集中精力,理清思路,备好下一节课。我要把这本书的精髓讲给学生们听,尽管我的学生们讨厌康德也讨厌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