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斑斓·连载19

“我们去办公室说。”宁诚光对薛微冷着脸许久,薛微如心中预料的一般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不由得软下口气说。他绕过薛微走在前面,薛微安静地跟上,两只手放在口袋里。

穿过几个班级,遇见几个以前的同学,下了楼梯,经过主干道,两个人一路默默,到了教师办公楼。高二年级班主任办公室里,这个时刻尚且只有几位班主任完成了开学班会回到了办公室。

田兴自然是其中之一。

薛微停在门口不肯卖动步子。她不知道新学期学校所有的班主任集中到一间大办公室。

宁诚光自顾自的走到中间的办公格子区坐下来。薛微看着门口靠里面的办公桌,新班级的班主任田兴正在忙着些什么,看见门口有人就探出身子,看到了薛微。

薛微咬着嘴唇,视线不曾往宁诚光那里偏去。她明白宁诚光在拒绝自己的请求。

如果田兴在,很多话都不方便说出口。甚至都没有必要让田兴知道自己是来找宁诚光的。

“薛微?”田兴皱着眉头询问。他知道薛微,宁诚光特地关照过的学生。

田兴忽然扭过头看了一眼办公室中央的宁诚光,似乎是不确定薛微是来找自己还是找宁诚光。

他的动作和神情都落在薛微眼里,薛微眼睛一涩,觉得自己没办法当着田兴的面跟他说自己想要离开实验班。

“田老师,是我,我是薛微。我来找你看我们班的进班成绩排名。”薛微走到田兴面前,笑着说着。

宁诚光收拾文件的手一顿,失去的感觉都只是一瞬间的。离开和分别都不曾算作失去。

薛微不是在意成绩的人,她只在意自己能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至于别人怎么样,她不会在乎。宁诚光知道她只是在说一些话来表明自己此刻是来找新班主任的。

田兴从立着的文件夹中抽出了一张名单表。薛微微笑着接过来,眉眼弯弯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走到一边装模作样的看着,想着怎么样快点离开。

成绩表却让人有些意外。

颜婷婷第一,文雯第二,柳茵茵第三,宋子悦第四。自己宿舍的女生包揽了班上的前四名。第五名是杨漾。自己是倒数第二名,在关心前面。

薛微觉得嘴巴里有些干苦的味道,脸颊变得有些酸疼,睁着的双眼有些酸涩,握着成绩表的手却稳稳的。她抬起头,双手将成绩表放到田兴桌上。对田兴认真的道了谢然后离开。

宁诚光是知道薛微的成绩的。但是分班表不会透露大家的成绩,需要知道的学生确实可以自行查看。但是他没有想过薛微会看到。他有一瞬间的后悔用田兴来让薛微放弃她固执的想法。

他知道薛微是小心翼翼地,害怕让别人失望的人。在8班待几天,认识了几个人,便会放弃离开实验班的想法。

手机短信忽然进来。宁诚光打开信箱:

薛微:你看我都这么差劲了,在实验班我什么都做不了,会一塌糊涂。

宁诚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然后按熄了屏幕。他两手前后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一头沉到了桌上。

薛微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到口袋的那一刻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下来。她是一个忍不住眼泪的人。有时候这些眼泪仿佛好像只是一种生理反应,她甚至来不及感受到自己的心情,眼泪便已经先下来。在宁诚光将自己置于田兴面前,她已经感觉到眼睛发酸了。

她没有办法跟新的班主任说自己的想法。她会害怕新班主任觉得自己不喜欢新的班级不喜欢他。但其实薛微确实也不喜欢,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从晚自习开始新学期便开始正常上课。薛微知道全寝室除了自己和关心都是认真学习且聪明的人,即使内心有些焦虑却不是很在意。她只是随意的听着课,面对所有不熟悉的老师和同学。她在等宁诚光带自己离开这里。

颜婷婷第一次住校,很多生活都不习惯,文雯十分耐心的帮助她,两个人一起打热水,一起起床,晚自习下了一起回来,很快便形影不离。在宿舍也经常一起讨论题目。每次她们在讨论学习的时候薛微内心都有些发慌。她知道自己在顺着自己的情绪走,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随意的心情。她没有积极性了。除了内心唯一一丝焦虑不安折磨着她,她面上还是淡然的样子。

偶尔有些时候关心会突然打断颜婷婷和文雯的讨论,在上铺俯视着两个人冷冷地说:“要谈论出去谈论,别在宿舍磨叽。”

薛微都会感激地看一眼关心,关心则会做个鬼脸。

宋子悦和柳茵茵总是在一起。关心总是跟着薛微。吃饭时跟着,上厕所跟着,晚自习下了跟着。除了上课关心没办法跟着。关心总是挽着薛微手说:

“薛微我们去商店买吃的吧。”

“薛微这道题我不会写啊,你教我吧。”

“真没意思不写了。”

“薛微你怎么都不跟杨漾说话啊。”

“薛微我的热水用完了你的给我一点。”

大多时候都是平淡的命令式口吻,薛微却从来不拒绝。关心不屑于有很多的表情,不介意别人看不惯她。薛微喜欢不被室友喜欢着的关心。

周四下午关心就离开学校了。薛微没有问关心是不是艺术生,是不是准备考北影。她不愿意用传闻中的话来询问关心。关心走了之后薛微就觉得不习惯,内心更加茫然。她直接收拾课本坐到了关心的位置上,最后一排。

周四下午是一节物理一节化学一节体育。她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随意的记着物理老师讲的东西,没有重点,听到什么就写下什么,不想写的时候就转着笔。

“是不是很不习惯啊。”关心的同桌张天宇忽然说。

薛微停下转笔的动作,看着张天宇。

男孩子不高,头发留的有些长,刘海遮住了额头,眉毛黑黑细细的,形状很好,眼瞳很黑,眼睛大鼻梁高,皮肤不白。

薛微点了点头,继续转笔。张天宇是以前就认识的同学,只不过不曾说几句话。

“也不是特别不习惯。”薛微小声说。

张天宇没有接话。薛微本以为他会继续说什么。突然的沉默让薛微心里有些不安,物理老师讲课的声音变成了无意义的符号从脑袋里穿过,教室变成了一片混沌,只有身边的人依然清晰,孤单的,沉默的,融不进这个班级。

“过段时间就好啦。也没什么办法。”薛微劝说着,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关心,我坐在你的位置上,你在哪里。

张天宇看了一眼薛微,说:“没想到你和关心这么快就形影不离了。这样你更加不会离开实验班了吧好像。”

教室后排是老师关注的盲点。大概实验班的学生都在认真的听课,不曾有人注意到最后一排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薛微一愣,看着张天宇的眼睛里满是质问。

“你去4班找宁诚光的时候我恰巧去找以前的同学。”张天宇解释自己为何知道薛微一直都在想离开实验班。

薛微不说话。莫名觉得烦躁。

教室下课铃想起来,物理老师在布置作业,张天宇在课本上勾画了要写的题目,薛微依然没有动静。

薛微回自己的座位将东西收拾了一下,打算就待在关心的位置上。这样中间的位置她不自在。杨漾看着薛微收拾东西,表情有些委屈。

“我惹你不开心了?”他扔开书本问道,神情里满是不解。

自同桌以来,薛微几乎不曾和他说过话,仿佛在刻意保持距离,在班上也只是和关心说几句话。薛微在得知宁诚光根本没有打算将自己调出实验班的时候,她再一次变得沉默寡言。为什么要多说话呢。为什么解释呢。为什么要和那么多人一起。

周而复始,没有意义。

其实是我不会。

薛微脑袋里一直煎熬着,完全忽视了杨漾的问题。

“喂。”杨漾伸出手,在薛微面前晃了晃。薛微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人,白皙的瘦长的手在自己眼前晃着,干净的寸头,刀刻般的清秀的眉头拧着,眯着的眼神使双眼皮不怎么明显,挺直的鼻梁上没有架着枯燥无味的眼镜,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薛微忽然问。她听不到杨漾的声音。眼前的男孩子的举止和神情都开始和另一个人产生模糊的重叠。

杨漾十分无奈地看着时刻神游的女孩子。薛微看他不说话就离开,坐在了关心的位置上。

她趴在桌上,将胳膊环着,埋着头。直到化学老师进来开始讲课,薛微都不曾抬头。张天宇感觉到身旁女孩子的肩膀细微的抽动,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薛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大滴的泪水落在了屏幕上,她打开联系人给宁诚光发短信。

“待不下去,整个人都不适应。”

她抬起头,化学老师讲的有机物结构在眼里模糊成一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薛微看着关心,脸上的神情变得漠然。耳边仿佛幻听一样的声音消失了,班上喧闹着,空调的暖气使空气变得烦躁,脸上热热的。...
    童朽阅读 44评论 1 1
  • 周五早上颜婷婷在洗漱间洗漱好了回宿舍拿课本,准备和文雯一起走的时候,发现薛微仍然躺在床上。柳茵茵和宋子悦已经去吃早...
    童朽阅读 26评论 0 1
  • 薛微看着她,手上铺床的动作停住了,却还是理解地笑了笑。 另外三个女孩子也纷纷向薛微介绍自己。她们都来自9班,和柳茵...
    童朽阅读 58评论 1 1
  • 一夜杂乱无章的梦,薛微醒来的时候发现刚好七点半,匆匆洗漱收拾了一番就离开宿舍向校门口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以...
    童朽阅读 39评论 0 1
  • 两年前电视剧《大丈夫》的热播,让我对该剧中非女主角的顾晓岩的扮演者俞飞鸿产生关注,随即传出该团队将以她为主线将打造...
    绿月乔木阅读 2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