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指尖的微光》[38] 逃出去吧!茱丽叶的悲剧可不适合妳哟~


《左手指尖的微光》[38] 逃出去吧!茱丽叶的悲剧可不适合妳哟~

  不是所有的童话故事,都会有幸福的结局。可是,至少在有我出现的篇章,我会让妳相信,故事的末尾,终将会有幸福的痕迹────

  「那,我还是得说声,谢谢你。」

  随风递来断续的哽咽声,对视着,妳那双肯定且认真的眼神,才发现,连妳那抹哭泣的微笑,都美丽的让人心动。

  当我把「最喜欢妳了」这句话说出口,内心里,其实还冀望,妳能够用嘲讽的语气回应我────

  既然,你已经说出口了──至少,在这最後,也要用微笑来回应你。

  听到你说出「最喜欢我」的瞬间,明明被封闭起来的内心,却好像再次被重击般。

  ──真过分,为什麽还想让我这样的感动……

  这丶这真的一点都不像自己──

  早已不再对此,抱有任何的期望……可是,为什麽,在听到你说的那些话,以及你那双无悔的眼神,竟然在内心里,激起一道涟漪。

  紧握的双手,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会违背自己了……

  既然如此──

  我们──就此永别吧────



【167】怎麽可以呢~找藉口只会让你沦为真正的败者喔~

  就让我重新感受,妳所教导我的事情────

  当一之濑与护卫队女孩打斗时,通往天台的门前,站着两个身影,分别用截然不同的情绪看着此景。

  蕾蕾雅露出一种崇拜的目光,紧盯着一之濑看。

  「没想到~一之赖学姊还是这麽强❤~~」

  一旁的爱依,表现出一脸忧愁与落寞地眼神看着。

  虽然一之濑用压倒式的气场实力,让第三护卫队的女孩却步,内心怎麽就感觉有些气愤与不甘心。

  明明这麽厉害的人,为什麽丶为什麽还要委屈在那种社团啊!

  ……而且,还能每天看到他,真是丶真是的!!

  一股忌妒的情绪,开始在脑海里蔓延开来。

  刹那间,感受到身後有股强劲的气流朝向自己冲来。

  回头一看,惊吓的睁大双眼。眼见木剑的剑身,距离自己只剩三十公分的距离。

  完蛋了!这距离没办法挡下──

  随即一道木剑的身影,突然从下方窜出,挡住木剑的攻势。

  爱依往旁边一看,发现蕾蕾雅盯着攻击者看去。

  「你也太没骑士精神了吧,要动社长之前,可先通过我──上光野。」

  「哼哼──明明最喜欢一之濑了,为什麽还要保护这位社长?」上光野撇嘴一笑。

  「这这这这,这和那是两码事。而且!你是怎麽上来的!!」

  上光野撇着头,对着下方看去。

  「这还不是妳们的防线太弱了。」

  楼梯下方,有两名黑党成员,阻挡着其他护卫社女孩上来。

  「一之濑学姊冲得上来我还可以理解。但是,你们这群人,怎麽可能!」

  「这──就是我们的实力。先前还不是直接从一楼爬到十四楼,身体都还没调适好,妳就直接攻击过来。换句话说,妳这是作弊的胜利,根本不算!!」

  「哼──找藉口,这只会让你沦为真正的败者,我就让你再次品尝,什麽叫做败者的感觉。」

  「可别一次的失败,就把人家贴标签了。」上光野将木剑,摆定在身前。

  蕾蕾雅凝视着手中紧握的木剑。

  一之濑学姊,现在,就让我感受,妳所教导我的事情──

  让第一,不再是唯一的标准,而是──

  跟学姊一样,追求着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正当爱依注视蕾蕾雅与上光野的攻防时。

  忽然被一股强大的旋风吹乱了马尾。

  怎麽回事?风怎麽突然变强劲?

  回望天台,发现「魔法少女3号」的下方,被锁链给残绕住,不得已盘旋到更接近天台的地方。

  沿着绳索望去,发现小皓将绳索固定器,固定在栅栏上。

  那是刚才的抛绳器?而且还有两台!?

  这时,天台上的小皓,望着自己用抛绳器牵制住「魔法少女3号」,感到开心。

  太好了!终於成功了!这样一方面,能够阻挡她们载护卫社的人来到天台,而且──

  「啊──!!」

  「为什麽『3号』会飞的这麽低啊!」

  「我的裙子!」

  正当天台上的女孩们,纷纷用双手挡住身上的短裙时。

  赤良立刻带到敏老师到栏杆边,先前小皓已经将一台抛绳器,固定在栏杆上,一条绳索,连结着另一栋大楼的天台。

  抛绳器上,已经架好一套装备,能够让人从这里滑落到另一栋大楼。

  敏老师看着对面大楼的天台上,有一位短发女孩的身影,她是同为恋爱研习社的桔梗。

  「你们该不会要用这个装置,把我滑到对面的大楼吧。」敏老师忧虑地说着。

  「哼哼,没错。」

  「不行!!绝对不行,要是发生什麽事情的话──」

  「老师!!已经剩没多少时间了。」

  看着手表上指针,原本十分钟的时间,现在只剩下五分钟的倒数。

  「这场,是以我挑起的纷乱,现在就来画下句点吧。」

  「……可是。」敏老师有些担心语气说着。

  「老师妳一直都很好,为什麽要一直被无形的过去给束缚住。如果走不出去的话,那就让我陪着妳。因为,我想要看到妳幸福的模样。」

  听着这句话,敏老师的身体愣了一愣。

  「所以,这次就不要再回避了,那些眼前的可能。

  如果因为害怕再次跌倒,就一直迟迟不敢往前走,这样,我们期望的未来,永远都不会到来的──

  妳曾经带给我勇气,让我相信,原来,自己还能够有心动的感觉。

  而且────

  我也才慢慢理解,要是没有那些过去的种种,我们就不会在那相遇到。

  也许,我们相遇的时间非常短,但是,却也是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毕竟,也都是我珍贵的回忆。」

  望着敏老师眼里,不断波动的光影。

  「现在,我也要妳看到,妳该拥有的未来──」

  赤良对敏老师伸出邀请的手势。

  「来吧!即使已经知道结局的茱丽叶,也是会勇敢伸出她的那双手──」

  望着赤良那真诚的眼神,这也才明白,他从过去到现在,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了解,自己可以解决这一切,走出属於自己未来。



【168】你这笨蛋!太乱来了!为什麽都要做这些事情啦!!

  我丶我丶我也想被你这样对待,可以吗?────

  缠绕住「魔法少女3号」的固定器,被忽然被直升机的力道,给拉扯松开来,却还被一绳索牵制住。

  这一距离,也让天台上的旋风变小,护卫队的女孩重新回过神来,开始朝向赤良身旁跑去。

  「学长!固定好了。」小皓拉着绳索固定着说。

  一之濑喘着气息,面对着一群护卫队的女孩们。

  「学长!这边就交给我吧!!」

  赤良回望着敏老师,等着她的回覆。

  「嗯──」敏老师颔首的回应,将左手搭在赤良的手上。

  天台门口边。

  爱依看着赤良与小皓,把安全装备套在敏老师的身上。

  此时,爱依终於知道,为什麽赤良他说,能够在「十分钟」内,让老师离开这里。就是透过滑绳,直接滑到对面的大楼,这样确实能够让老师在这个时间内离开这里。

  可是,要是敏老师发生意外怎麽办,这麽高的地方!!。

  「你这大笨蛋!要是老师出了什麽事情怎麽办!!」爱依对赤良的方向大喊着。

  只见声音被直升机发出轰轰轰的声响给盖住。

  可恶──我必须阻止他们。

  就在拿起身上的木剑,准备要朝向天台外走去,身後却传来木剑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回望的瞬间,发现蕾蕾雅已经被上光野用木剑直指在脸上。

  「将军──」

  「……社长,抱歉,竟然让妳看到这样的我──」蕾蕾雅侧着脸微笑的说着。

  怎麽了,虽然失败,可是,内心却不再是像之前那样的气愤与难过。

  反而,感觉在这样的过程中,还有些开心──

  就像一之濑学姊曾经说的那样──

  只有真正体验在其中,才会真实的感受到自己所追求的心意────

  「接下来,就轮到妳了。」上光野将木剑转向爱依。

  只见爱依缓缓地捡起蕾蕾雅的木剑,双手持着木剑後,却一直低着头,感觉像是在为蕾蕾雅的失败压抑着情绪。

  上光野看到爱依双手颤抖着,以为会趁自己一个不注意,突然攻击自己。於是双手高举到耳边,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空气沉寂一会後。

  爱依头也不回地朝向天台跑去,留下上光野一人在站在那。

  赤良这笨蛋!!为什麽总是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啦!

  要是再这样下去,这场竞赛就会……这怎麽行,怎麽能让他成功让敏老师离开,我绝对不会允许──

  ……总感觉,内心的这股愤怒感,就好像在忌妒她,能够让一个人为了自己,做出这些事情,我也想,我也想要能被你这样对待,为了我这麽疯狂───

  「喂!?为什麽突然跑掉?」

  「看来,我家社长看不上你,才会不想跟你打吧~~」蕾蕾雅在旁边嘲讽的说着。

  「……怎麽会──」

  话还没说完,身後传来一阵哀号声。

  「队长……」

  回头一看,两位黑党队员已经打倒在地上,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纷纷冲了上来。

  「走!保护爱依社长!!」

  「蕾蕾雅队长!!我们来帮妳了!!」

  上光野挥动着木剑身。

  「哼哼哼,看来,我还有得忙了。」

  站在楼梯上方,对底下的女孩们,大喊着:

  「来吧!!想要通过这里!保护你们家的社长,就先踏过我的身体!!」。

  这时,女孩中,走出一位拿着大太刀的女孩,轻笑的回应。

  「有趣──既然你这麽说,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随後,後方的女孩纷纷拿出,各种太刀的武器。

  「放心~我们可会小心~不会让你受伤的喔~~」

  「可恶──为什麽这社团的女孩都这麽S属性……」



【169】拚尽全力,只为了跟妳说一句话

  如果挡在我们之间的是条荆棘之路,我也要为了妳而行────

  「──学长,你看!」小皓指着爱依冲来的方向。

  「咦──!」赤良惊讶地望着爱依跑来。

  「赤良──!!」爱依大吼着。

  刹那间,被一个身影给打断。

  「想要动学长,就先通过我。」一之濑将木剑挡住爱依双手的木剑。

  「给我让开!!」爱依立即破坏一之濑的防线,闪现过身旁,随後又被一之濑的回转挡下。

  「看来,没有打倒妳,是不会放手吧。」

  「正是。」一之濑紧握着剑柄,内心开始有些担忧。

  这下糟糕了,原本以为,只要有我就搞定其他护卫队的女孩。

  没想到,爱依竟然冲了出来。而且,还能轻易破除我的制空领域。

  怎麽办,一方面要守护学长,不让其他护卫队女孩冲过去;另一方面,还要,挡下眼前的女子护卫社社长──爱依。

  「哼──果然能当上社长的都不是一般的人,但是,我还是要说,给我让开!」

  「不行!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们通过的!!」

  赤良回头望着一之濑,感觉有些疲惫的喘着,要是再让一之濑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既然这样的话──

  赤良拿出先前的伸缩铁条,正准备朝一之濑的方向走去。

  「学长。」一旁的小皓问起。

  「小皓,老师後续的装备就麻烦你确认了。还有,让你见识,我是怎麽告白的。」

  「诶──?」

  「对你说过,要告诉你怎麽追女孩,我可没有忘记。现在,就让你品尝一下,什麽叫『告白的真谛』。」

  看着计时的时间,只剩下三分钟。

  「一之濑,帮我撑住三分钟。现在──我要开始告白!!」

  「啥!?」一个恍神,侧脸扫过一道黑影。

  望着开才飞去的黑影看,发现是先前第三卫队的补绳网。

  从补绳网飞来的方向望去,是翊乃让第三护卫队的火箭筒手,朝着这里瞄准。

  「攻击手!!快去保护爱依社长!先把一之濑给解决了!!」翊乃站在远处的平台喊着。

  听闻话语,先前的护卫队女孩,纷纷围绕在一之濑的周围。

  「社长!就让我们来协助妳吧!!」第三护卫队的成员堇,双手持着木棍说着。

  眼见周围被五位护卫队女孩给围住,远处还有三名火箭筒手瞄准。

  再加上,眼前实力不输自己的社长爱依。

  学长,我──

  「──我不会抛下妳的!」一之濑的身後,传来熟悉的声音。

  「学长!?」

  原本身後的两位护卫队女孩,被赤良给用补绳网给套住。

  「妳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其他的人就交给妳了,小心不要被网子给射。」

  听到赤良的话,让一之濑窃喜的微笑着。学长,谢谢你。

  「嗯──」。语毕,一之濑挥动木剑,朝向另一边的护卫队女子冲去。

  赤良站到爱依的面前。

  还没开始说话,爱依就将两手的木剑砍向赤良。

  「妳还是像以前一样,还是这麽直接又强硬,爱依。」

  「……你你再说什麽啦!」这笨蛋,为什麽都要说些奇快的话,让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的……

  天台顶上,恋爱研习社的赤良丶一之濑,正对着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展开最後的攻防。

  一之濑正对其他护卫队女给攻防,赤良则与爱衣对打着。

  小皓望着此景,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叹息。没想到,学长为了一个人,能够这麽的拼命。看来,我也不也不能认输。

  把敏老师身上的滑行装备确认完毕後。

  「学长,敏老师的装备弄好了。」

  听到此话,赤良露出些许的微笑。

  「敏老师!!」

  敏老师看着一之濑轻易的闪过攻击後,忽然被被赤良声音给吸引住。

  赤良一边防守爱依的攻势,一边大喊着,过程中不断有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我──从那天的山洞里──遇见妳的第一眼──那时───我就已经──对妳有感觉──

  爱依忽然加重力道,让赤良挡下後,随着强劲的力量直接灌入腹部。

  此时,赤良的喘息声更剧烈。

  「如果──不是在那天山上──遇见妳───我也许不会知道────什麽叫──再次怦然心动的感觉───现在──就让我告诉妳──这感觉──」

  爱依突然转变攻击的轨迹,从上而下打击,这让赤良一个不注意,重重的击中到右肩上

  「啊──」

  这力道让紧握木剑的手,松了开来。

  赤良单脚蹲跪在爱依的面前。

  「好了,你别再说了!!」敏老师大喊着。

  「学长──!」一之濑惊吓的望向赤良。

  「嘿──妳的对手可是我们喔。」

  一之濑一个不注意,就被眼前护卫队女孩们,用补绳网给捆绑住身体。

  「──糟了!」



【170】如果不曾相遇,是否,还会有如今的感动

  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答应,但却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有所动摇────

  天台顶上,强风吹过。

  赤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你再站起来,我可会再打倒你。」爱依激动地大吼。

  这个笨蛋!笨蛋!笨蛋!明明都已经这样了,为什麽还要逞抢!!!

  这时,赤良努力的让身体不要晃动。

  「……我还有……我还有一……一句话……要说……」

  「一句话?」爱依疑惑的重复着。

  赤良转身背对着爱依,而後,深深吸了一口气,朝敏老师的方向大喊。

  「我最喜欢妳了!!」

  这瞬间,空气中,就像凝结了一般,所以人都停止了动作。

  望着他的背影,爱依双手紧握着剑柄,嘴里默念「笨蛋」两字。

  此时,天台的门口处,蕾蕾雅与其他护卫队女孩冲了出来。

  眼见第一护卫队的队长蕾蕾雅来到天台,身为第三护卫队队长翊乃,立即跳下指挥平台,朝着赤良的方向跑去。

  ──趁他最虚弱的时候抓住他,就能让爱依社长对我另眼相看了。

  「第三护卫队,跟我冲上去活抓赤良。」

  闻听此话,第三护卫队的女孩,纷纷朝赤良的方向赶去。

  此时,翊乃正从爱依的身旁跑过去,却发现,爱依丢掉手中的木剑,右手伸直,挡住翊乃前进的路线。

  「所有人都给我停下来──!」

  「社长!?这是为什麽?」

  翊乃看着爱依的侧脸,在头发遮住的地方,虽然有些不清楚,但是,那个光影,绝对不会错的,那是泪水的痕迹。

  ──为什麽,社长她……

  翊乃遥望的远方,看着赤良的背影,摇摇晃晃的走到敏老师面前。

  「──呼──呼,也许……也许我们的未来还不知道,可是,我想在这七十几亿分之一的相遇……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然──

  不论是过去的妳,还是现在妳的模样,我想,都会在我心中,成为一段重要的身影──」

  「……你为什麽,为什麽要这样做,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即使这样做……」敏老师将双手紧握在胸前。

  「给出了理由,那又如何,我只想看到妳幸福的模样,我想,只要妳愿意,我就会向世界证明,有那样的未来──」

  ──疲惫的身体,已经逐渐迟钝的感觉──还可以吗……不──我还可以────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童话故事,都会有幸福的结局。可是,至少在有我出现的篇章,我会让妳相信,故事的末尾,终将会有幸福的痕迹────」

  赤良喘着气息,用认真的眼神对视着她。

  「所以,即使如此,还在这,我想对妳说────

  ──我最喜欢妳了!」

  这时,残绕住直升机的绳索,被第三卫队的女孩给切断。

  随着直升机的远去,天台上的旋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原本充斥的轰轰轰的声响,也渐渐地消逝。

  留下静谧的天台,以及爱依,一之濑,小皓,蕾蕾雅,翊乃,还有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停滞在原地,听着赤良的喊声。

  敏老师回望着赤良,随着旋风的消逝,将原本飞舞的秀发,轻抚在脸庞上。在夕阳的光影下,逐渐能看清楚那稚嫩的面容,以及────随後传来的话语。

  「那,我还是得说声,谢谢你。」

  随风递来断续的哽咽声,对视着,妳那双肯定且认真的眼神,才发现,连妳那抹哭泣的微笑,都美丽的让人心动。

  当我把「最喜欢妳了」这句话说出口,内心里,其实还冀望,妳能够用嘲讽的语气回应我────

  既然,你已经说出口了──至少,在这最後,也要用微笑来回应你。

  听到你说出「最喜欢我」的瞬间,明明被封闭起来的内心,却好像再次被重击般。

  ──真过分,为什麽还想让我这样的感动……

  这丶这真的一点都不像自己──

  早已不再对此,抱有任何的期望……可是,为什麽,在听到你说的那些话,以及你那双无悔的眼神,竟然在内心里,激起一道涟漪。

  紧握的双手,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会违背自己了……

  既然如此──

  我们──就此永别吧────

  正当敏老师转身後。

  赤良对着抓起绳索的她,大声喊着:「逃出去吧,茱丽叶的悲剧可不适合妳!!」

  身体停顿了一下,嘴角却微微的扬起,敏老师头也没回的跨出步伐,朝向另一栋大楼的天台滑去。

  听着滑轮的滚动声响,以及那逐渐远离的背影。

  为什麽,内心会有一种闷闷的感觉──

  手表上的时间,指到十分钟的位置,发出逼逼的声响。



【171】如果妳愿意,我想用我这一生来证明,对妳的情感

  现在,可不是难过的时候,可是每每对自己这样说,却────

  小皓看着敏老师已经离去後,眼睛移往一旁的赤良看去。

  「学长!?」小皓不经意的吐出惊讶的语气。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学长露出这种失落的表情,总是充满活力的学长,现在却会因为一个人,表现出这样的情绪。

  如果,这些话没有说出口,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你这是什麽表情,感觉一脸在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学长这样。」

  「诶!?我我我,我有吗!?」

  「小皓,记住了。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应的,但我也不会因为这样就後悔的,毕竟,我还想看到她幸福的模样。」

  小皓颔首的回应着。

  赤良回望着,先前爱依身处的位置,却早已不见人影。

  赫然注意到一旁的一之濑,被绳索给绑住。

  「!?」

  赤良立即摇晃着身体赶到一之濑的身旁。

  「学长……你都这样了还……」一之濑担心的念着。

  「就算我受伤了,也要守护好可爱的学妹。还有,要不是有妳在,我们这次的行动可能就会被制止了。」赤良一边说着,一边用先前的小刀割着绳索。

  被捆绑在网子里的一之濑,脸上露出些许的羞涩。

  正当解开绳索後,一之赖隐约看到赤良的眼角,有淡淡的泪痕。

  「……学长你的眼睛,是不是……」

  「真抱歉,身为社长,竟然在妳面前露出这样的模样。」赤良一边摸着眼角,一边遮住半边脸。

  ──看来,我还是没办法这麽轻易的就放下,那也是自己在这三年来,一直想守护的人────为了她,几乎是日夜都在思念着。

  现在她的离去,就像在内心被掏空了一块。

  整个人,就像是缺少了什麽,想要坚强起来,也会不自觉的被疼痛感给触痛着,而且--还能够不断感觉得到,从这个缺口传递出来的失落感────

  「──学长,你──」小皓的声音,让沉思的赤良回过神来。

  此时,望着小皓那肯切的眼神,赤良也才意识到,自己曾经对小皓说过的话。

  「真是难堪,竟然这你面前被拒绝了,这样,我身为恋爱研习社的社长,看来,没办法指导你追到她了。」

  「不,学长,你让我看到我身上欠缺的东西。是你让我了解到,原来,为了自己所喜欢的人,是需要有所行动的。」

  赤良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泪痕。

  这小子──

  此时,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围绕在身旁。

  一之濑的眼角,注视到天台门口处,捆着一个身影。仔细一看,发现是上光野被补绳网给抓住。

  该不会──

  「不准对学长出手!」一之濑单膝跪姿,护在赤良的面前。

  护卫队的女孩中,有位女孩站了出来。

  「放心吧学姊,社长有下令,不能对你们出手了。」

  蕾蕾雅走出来,用温柔的语气对一之濑说。

  「你就是恋爱研习社的社长──赤良吧。」蕾蕾雅凝视着赤良说。

  「妳们的社长呢?」

  「爱依社长离开了,她要我们传达一句话──

  ──这场比赛,你赢了。」

  「──就这样?」

  「好了,你现在叫你们的人停手吧。不然,我们就要挡不住那群失控的男生了。」

  看着周围护卫社的女孩们,露出寄望的眼神。

  「恩。」



【172】尽管妳消失了,我也会找到妳的

  迷了路,我也会为了妳照亮出路────

  教学大楼的一楼大厅处。大批男孩,已经冲过第一道封锁线,现在正在朝向大厅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梯口处,被护卫社的女孩,摆满了各种障碍物。

  「前进!为了女神的照片!!」大厅内的男孩高喊着。

  「欧!!」众人附和的呐喊着。

  「这群男生真是的!!」第二护卫队队长──白霖,气愤地呐喊着。

  站在一楼大厅後方的反女地下联盟总头──石浪,看着眼前的攻势,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在过不久,就能突破二楼的防线。」

  这时,石浪的耳机传来沙沙的声音。

  「石浪!石浪!」

  「赤良,你那边怎麽样了。」

  「石浪,执行你的C计画。」

  听到话语後,嘴巴微微的笑着。

  随後,整栋大楼突然发出警铃声响。

  一楼大厅的男孩们,听到警铃的声响,全都停了下来。紧接着,在三楼的地方冒起大量的黑烟,开始往一楼大厅窜。

  「快点往外跑!这楼失火了!」好几名男孩大喊着。

  所有男孩听到後,纷纷开始向外跑。

  走到室外後,看到满天大量的照片洒落下来。

  「这是?」

  突然听到身後传来,「那就是女神的照片集!」

  「诶!?」

  所有男孩疯狂的女神照片集,竟然,只有一只又一只的动物。

  「疴,该不会,我们所追求的照片,就是这个吗……」

  石浪看着所有男孩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

  「队长!我们都执行完成了!」先前在男孩间大喊着男孩们,跑来向石浪报告。

  「──做的好。」

  这场C计画,就是在为了让男孩的骚乱给平静下来,在人群中制造慌乱跑处来。在危机的逃脱後,整个人就会渐渐的放松下来,接下来,在给人群制造目标得到的景象,就会对原有念头的渴望,逐渐消失。

  夕阳的光辉,洒落在天台上。

  赤良的耳机边,传来石浪的声音。

  「赤良,C计画,已经完成了。」

  「辛苦了──」

  蕾蕾雅与其馀女子护卫社的女孩们,听闻大厅内的男孩,已经开始离开後,也逐渐走离天台。

  此时,只剩下,赤良丶小皓丶一之濑与上光野。

  「一之濑,妳先去接桔梗吧。」

  「还有其他社团的事情……」一之濑忧虑的问着。

  「後续的事情,会交由上光野与石浪来联系。」

  「……那学长你。」

  「就先让我静静吧。」

  「可是……」

  赤良轻敲着一之濑的头顶。

  「好了,等我没事後,就先跟妳说,好吗?」

  一之濑没再继续追问,只是颔首的回应。

  「那麽,你,今晚会来吗?」上光野好奇的问着赤良。

  逐渐落下的夕阳。

  赤良望着天台某处的地方,迟迟没有回应。

  深夜,公园里的某处,一位放下长发的身影,坐在长椅上。

  街灯的光线,照映在地面上,忽然出现一道影子走过。

  「请问──」

  「走开,我心情不好,就请您去别的──」

  话还没说完,抬头一看,才发现,赤良站在眼前。

  「你你你你不是应该在庆功宴上!?」爱依惊吓着,翻越到长椅的後面躲着。

  「你怎麽会知道这种事情?」

  赤良一边说着,一边朝向爱依的面前进。

  「不准过来!你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停下脚步的赤良。

  「结束後没看到妳,我就一直在担心妳。」

  「哼──如果你想来数落我的话就来吧。」

  爱依双手插在胸前,昂首闭着双眼,像是等着听赤良对自己嘲讽。

  「我们一起同居,好吗?」

  「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