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野

阴风阵阵,吹着瓦片哗哗响。枯黄的树叶巍巍地随风婆娑。枝桠别着梧桐,色调大不同,硬生生的,像粘上去似的。时间定格在A市傍晚。

  而此时的林野还是个半大的少年,一顶破布帽压着干黄的脸庞,瘦瘪的身子隐在大大的迷彩服下,圆圆的眼睛溜着光,懒懒地倚在自行车上。 留着一头短发,瞧着,竟看不出是个女孩儿。

  她叼着狗尾巴草,仰头看着灰暗的天空,嘴角微扬,推着自行车消失在巷子尽头。

  C市城郊,明澈的天空蓝汪汪的,仿佛融进人心里去了。 沥青的马路还积着水,两旁的榕树刚经历洒水车的洗礼 ,郁郁葱葱。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展开掌心,什么都没有。

  刚刚发生了什么?景明疑惑地看一眼蓝天,却只传来耳边摇铃清脆的韵律,回荡在青石街道,久久不绝。黄昏暧暧,缓缓推进的洒水车隐没在余辉中 。

“下雨了”,是温柔的灰美人,敲打在屋瓦上,锵锵和鸣。

  永和街巷的左拐角,开着一家早点店,百年老字号了,那是景明每天早上必光顾的地方。

  而街角的小摊,是卖玫瑰花的,卖花的是个小女孩。她用泛黄的布幡挂在屋角,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馨爱花铺。

  看着叫人忍俊不禁,女孩大大方方地笑,毫不羞窘,却让行人心情大好。

  景明撑着伞,站在车牌边,右胳膊挟着黑色公文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他是毕业于C大的高材生,主修金融学。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吃人不吐骨头。

  他低头温习着泰戈尔的诗集,默默诵读。旁边一小孩没留神撞到木制车牌,看样子没睡醒,赶着上学,迷迷糊糊的,怪可爱的。景明轻抚额角,噗嗤一声,不厚道地笑了。

  “嘟嘟…”列车停在熟悉的站牌,三月的风微嬉。

  景明收起伞,嘴角上扬,弯腰抱起小家伙往列车上走,“上车了,小迷糊”。小孩环住他的脖颈,朝他龇牙,居然敢笑我!!!

  景明压低他毛茸茸的脑袋,随便顺顺毛,进了车门,笑的胸口一颤一颤的,心里不由默念:现在的孩子呀,怎么跟炸毛的猫似的。

“老板,来碗牛肉面,牛肉要大份的”。林野随手扒拉几张卫生纸就往桌上垫,沾着就睡着了。

  老板正想吆喝:好咧!回头一看,哭笑不得。

  热腾腾的牛肉面很快就出锅,老板站在林野桌前,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

  不料林野睁开眼,伸手接过碗,对老板爽朗一笑,道:“真抱歉”!

  老板愣了,抓了抓后脑勺,忙说没事,往回走还嘀咕着:这小伙笑着还怪好看的,这附近可没这么清秀的孩子。

  林野下意识地眯眯眼,把帽子扣桌上,拿着筷子就大快朵颐。风卷残云后,打了个饱嗝,留下钱,一眨眼人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正忙活的老板打了个哈欠,往门外看看,疑惑地摇摇头,怎么感觉凉飕飕的感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