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读《苏东坡传》

D4、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词,在东坡、稼轩之后,才是真正的词,格局宽阔,境界大开。

        借用一段话:

        俞文豹在《历代诗余引吹剑录》谈到一个故事,提到苏东坡有一次在玉堂日,有一幕士善歌,东坡因问曰: “我词何如柳七(即柳永)?”幕士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 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棹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

        关西大汉、铜琵琶、铁棹板,唱“大江东去”。在这短短几个字里,形象生动形容了苏词的意境。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有着一股谪仙的气息,《念奴娇.赤壁怀古》则古人英雄的那份风流尽现。

        在不同历史阶段,不同环境,苏东坡都留下了一些诗词,青年时候意气风发,初入职场时候建功立业雄心壮志,颠沛流离的生活感慨,暮年时期的无奈。

      苏东坡的词,有时可以豪情万丈,有时又可细腻如丝,有时他描写“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有时他感慨“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有时他劝人“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有时他自嘲“道逢醉叟卧黄昏。”

        读苏东坡的词,老少皆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