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你的专属冰淇淋化了

距离上次和阿明聊天已经大半年了,不过这对于赵绮丽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大学里的女孩子多么矜贵,就像装在玻璃瓶里的糖果,拥有漂亮的糖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甜蜜而不可触碰。木讷的阿明不是赵绮丽心中的那个人,至于谁是她心里的人,赵绮丽自己也说不好,但一定不是阿明。

还是大一,一次校办的晚会结束后,所有的工作人员聚餐,结束的时候大家相互留着号码。那时候阿明看着赵绮丽欲言又止,而赵绮丽和所有明媚的大一女孩子一样机灵又直白,于是看了看阿明主动说:“你的电话呢?”就这样两个冥冥之中的个体有了单薄而强烈的联系,至少对于阿明来说是这样。隔天,阿明在短信里伴随着三个傻气的笑脸问赵绮丽要了QQ号,这就好像在两人关系的绳子里加了钢索,还拧成了麻花。

于是,赵绮丽和阿明开始有搭没搭地聊天,IT男阿明每次总能把话题聊干。赵绮丽想她愿意和阿明成为朋友,但绝不暧昧,所以当阿明问出那句话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聊天了。大学期间,赵绮丽也和她喜欢的男孩子暧昧过。可当听说那个男孩子在两个女生之间摇摆不定,犹豫的原因却是赵绮丽不是本地人时,赵绮丽只觉得那原来干净的眉眼,浅醉的微笑都透着讽刺。

其实,谁花了心思来爱你,你一眼就能看出来。

赵绮丽想起了遥远的时候,阿明会弹吉他给她听,第一首曲子是滴答。阿明会在下雨天给她送伞,却从来老实地带两把伞。阿明会写复杂的程序做成动画逗她笑。阿明还会鼓起勇气又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追她,可惜,从前的她从来看不到。

原来,自己从不排斥阿明的靠近,可惜,太晚了,赵绮丽哀伤地想。

今天,阿明的头像又一次闪烁了起来,还是那只在森林里迷路的大熊,阿明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抽到了城西哈根达斯的兑奖券,不过我人在外面,你能帮我吃掉吗?”看着不断跳进来的对话框,赵绮丽对着屏幕傻傻地笑了,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傻子!”可嘴上却傲娇地说:“不吃白不吃。”

这个周末,赵绮丽来到那家哈根达斯,店门口挂着那句给所有爱情加了催化剂的广告词:爱她,就带她去哈根达斯。

这句广告词仿佛有了魔力,在赵绮丽的心中下了蛊。爱,多么浪漫的字眼,不是我爱你而是我爱她,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旁观者,羡慕地看着男孩在无人的角落说着对女孩最真的告白,而当自己与那个她是同一个人时,赵绮丽觉得幸福就如指数一般地增加,原来她就是她,和所有被捧在手心的姑娘一样,她终于在所有的不专属里面找到了属于她的专属,阿明口味的。

赵绮丽没有急着吃那份卖家绝不可能拿来当赠品的冰淇淋,她要在冰淇淋化之前给阿明打一个电话告诉他,店员不相信她的话,不给她冰淇淋吃。果然,十分钟之后阿明没头没脑地跑了进来,正要拿出手机和店员解释,看着他的样子,赵绮丽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手里的冰淇淋一样,一点一点地坍塌,融化,最后化成一汪春水。

赵绮丽想,一会去牵他的手吧,什么都不说,毕竟吃人嘴短。

其实,赵绮丽早就知道,阿明消失的这段时间是忙来忙去地兼职去了,赵绮丽还知道,这份冰淇淋是用他第一份工资买的。他对她的好,她都知道。

不是每一个骄傲的小女孩都会有一个默默爱她的大男孩,大男孩的身体很柔软,像一个笨拙的泰迪熊,温柔地包裹着女孩的尖锐,把她化成绕指柔,温柔给全世界看。

至于赵绮丽是怎么知道阿明的小心思的,她是不会告诉你,她早没皮没脸,醉翁之意不在酒地向阿明的室友打听过阿明的近况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