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阳光不燥,微风轻拂。

      随着悠扬的笛声起伏,沙~沙~的声音时而从青翠的竹林传出,笛声、叶声交织,如幽如怨,如泣如诉。烟囱上的袅袅炊烟若隐若现,忽高忽低,伴着优美的节奏或疾飞高翔,或轻歌曼舞。

      竹林前方,一座古色古香的吊脚楼怡然独立,一身民族服装的少女独倚栏杆处,垂眸低首,随着玉指翻动,一串串美妙的旋律滑溜的窜出。忽而少女的身后响起掌声,原来一曲已毕,只是余音袅袅,少女也还保持着吹奏的动作。

      “苏暖,你的技艺又上一层楼了呀,吹得真不错,不过这曲风跟你本人真是差距甚远啊,悲伤幽怨的曲风你真的不适合。”白旭升边说话边笑容满面的从转角处向着苏暖走来。

      苏暖,一个个性如冬日的阳光,集各种才华于一身的美少女。不仅竹笛吹得特别好,在吉他、古筝上也有极高的造诣,但是她的主打职业是一名设计师,服装设计师!而与她面对面,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笑得如菊花般灿烂的就是白旭升,一名专职摄影师。一米八三的个子加上脸上总是嘴角微扬的笑容,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哦不,是蜂蝶一大群。

      “去去去,都不知道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你有这空闲还是去厨房帮小李子做饭吧!”苏暖将竹笛拿在手上摩挲,冲着白旭升翻了个白眼。百里透红的脸蛋加上特色的民族服装,金色的阳光下苏暖简直俏皮可爱极了(๑• . •๑)。

      “厨房重地,哪是我等可以随意出入的?我去帮忙,小李子又得冷着脸把我赶出来。咦~不说了,那冷面佛太可怕了。”小白边说还边打了个摆子,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小李子原名李沐风,和苏暖算得上是同行,只是他是室内设计师,这座吊脚楼的室内设计就是出自他手。他的话很少,经常冷着脸,但是你绝对想不到这样的冷面男是一个厨艺高超的庖人。他特别喜欢做美食,基本上有他在的时候,大家的伙食都出自他手。上次小白良心发现去帮厨,差点烧了小李子心爱的厨房还毁了他最心爱的刀具,结果小白华丽丽的被赶了出来。整整一个星期,小李子面对小白都一副冷冻成冰的冰山脸,而且每天吃饭时,小白只能看着我们吃的滋滋有味,大快朵颐,他自己却只能喝粥,小李子专为小白打造的白粥。一个星期后,大家伙被犹为丰盛的美食喂肥了一圈,小白则精神恹恹,下巴都尖了。从此以后,小白怕惨了小李子和厨房,尤其是小李子的厨房。

      “苏暖,小白,下来吃饭了!”

      “来了,马上。”苏暖回到。

      “小白,走吧,彭芃叫我们吃饭了。”

        彭芃,纯朴善良的女汉子一枚。脑袋不够聪明,总是傻乎乎的,不仅老被骗,还经常犯迷糊。没有什么才华却想着成为一名了不起的作家并在不断的努力中。她总是想的美,既想自主创业不受约束有钱挣,又想有足够的时间来追求她的作家梦。于是,她有了自己的梦想:开间有特色的客栈,自己当老板,在迎来送往的过程中,接触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然后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可是想的挺好 做起来却很难。刚开始大家都劝她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你要钱没钱,要才华没才华,现实太残忍,还是别瞎折腾了。”她不理睬,偷偷策划,暗暗努力。筹集资金,在网上发布消息找志同道合的人以及征集意见和建议。就这样,志同道合的小李子和苏暖先后加入,大家最终确定在彭芃的家乡建一间工作室与特色建筑吊脚楼于一体的客栈,距客栈不远处有一处正在开发的自然风景区。

      刚开始特别艰难,一大堆难题摆在他们的面前。资金不足,没有土地使用权利,木材需求量大,而且由于传统吊脚楼建造艺术的没落,修建吊脚楼的艺人难寻,无人支持,几人独木难支。

      后来,三人将全部积蓄拿出来,东拼西借并向银行代了款凑齐了资金后,才渐渐走上正轨,逐步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难题。小李子找了朋友托了关系拿到了土地使用权;苏暖找到当地传统建筑吊脚楼协会找来了修建吊脚楼的班子;彭芃为了伐青山,去有山林的人家找他们每家每户免费提供一颗或几颗树木,解决木材问题。

      历经几番波折后,平地起吊式的吊脚楼总算建好了。三人找来朋友,自己设计装修,终于拥有了他们理想中的客栈。三层的吊脚楼,大体上承袭了传统构造和特点,优雅的“丝檐”和宽绰的“走栏”使吊脚楼自成一格,四角微翘的屋角,仿若显示着主人的傲娇与自豪。加上现代元素,对每间房间的特色装修,拥有十五间客房和五间工作室的客栈正式形成。关于客栈的名字,大家想了很多都觉得不合适,因为这间客栈不仅浇筑了众人的心血,而且承载了几人平凡而不平庸的梦想。最终众人认同彭芃的提议,为客栈提名“无题”。

      “哇,居然有‘凤凰思归’,小李子今天良心发现啊,今晚有口福了。彭芃,可以开吃了吗?我先开动咯!”彭芃端着鱼头豆腐汤从厨房出来就听见小白迫不及待的兴奋声。

      “沐风,快出来吃饭了,晚了饭菜估计都进了小白那个吃货的肚子了。”彭芃是唯一一个不叫李沐风小李子的人,她第一次听到小白叫沐风那样冷冰冰的人叫小李子时比知道他顶呱呱的厨艺时还吃惊,听着还特别扭。

      热闹的饭桌上,小白还在和苏暖左右开弓的为着最后一块‘凤凰思归’大战。苏暖嘟着嘴道“小李子你就不能多做点吗?小白你这个吃货,女士优先懂不懂啊?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彭芃微笑着边看着他们嬉闹边将其他美食往碗里塞。沐风将伸手将最后一块‘凤凰思归’夹进彭芃碗里,皱着眉看了小白一眼,二人虽然遗憾但却马上安静下来。

      “彭芃,我可能要出去一趟,这次估计会比较久,明天把大勺张叫来吧!还有,估计这次回来的会很晚。”小李子突然开口说到,他的眉头依旧紧锁。

      彭芃几人有点呆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小李子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会出远门,但是每次必一个月左右回来一次,在无题待上十天半个月。这次已经待了两个月了,所以大家都习惯了他在的时候,突然听到他明日就走,而且很久才回,心头涌上了满满的不舍。

      “沐风,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吗?”彭芃顿了顿开口问道。

      “没有,只是工作上的事,这次花的时间会比较久而已,你们不用但心。”

      大家的工作不同,拥有各自的工作室,大家互不干涉也不参与,顶多有时候帮帮小忙。四人中也就彭芃在大家面前是透明的了。

      吃完饭后,小李子和小白去前面的荷花池散步消食,苏暖留下来帮忙洗碗收拾。          夜色如水,众人回了自己的房间,清风阁外彭芃徘徊不定,纠结中还是转身回了自己的芃芃之家。在她转角的刹那,清风阁的门开了,沐风只看到了彭芃的背影,张了张口却还是没有叫住彭芃,凝望了片刻还是转身去收拾东西了。

      一早吃过早餐,大家送小李子离开,这时大勺张也来了。

      “张叔好!”三人一起向大勺张打招呼。

      “早上好!你们好!”大勺张笑呵呵的回到。

    “彭芃啊,听说明天会有几位客人要来住一个星期啊?他们是那里人啊?我得看看做什么口味的饭菜合适呀?研究研究菜谱啥的。”

      “张叔,你做的饭铁定的好吃啊,不用担心不用担心。”小白在一旁说到。

    “张叔,没事的,这次你就按照我们这边的口味习惯做就好,是我表姐带着人来的。”彭芃回到。

      这位表姐彭芃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说起来,彭芃这位表姐也是一位可怜的人,彭芃想着想着陷入了沉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及及 书就带了一个包袱和冷烧饼。其他的什么也没带,心急,也来不及去想这么多。夜黑呼呼的,伸手不见五指。他只是靠...
    卖菇凉的肖火才阅读 129评论 0 0
  • 齐晟老了。 两鬓斑白、满面风霜,眉眼之间是抹不去的倦怠和无奈。 他知道自己已是大限将至。 齐晟老了。 可他今年不过...
    香河渡象阅读 89评论 0 0
  • 教程:http://www.slieny.com/m/view-427779.html offlineInstal...
    姚宏民阅读 2,741评论 2 2
  • 在广阔的世界时空里,我们一步一步的行走,一路上的风景都尽收眼底。也许,一顶帽子,一个背包,一双脚,你就可以拥有全世...
    凌微碎梦阅读 330评论 6 6
  • 早上鸟鸣虫声是叫醒我们的闹钟, 一顿收拾洗漱用餐先一家人就出发去球场, 开始难得的家庭日, 因为儿子是最小的成员,...
    邓丽丽阅读 1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