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暴力美学开出一朵花来

好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一场电影了,今天晚上抽空看了看北野武1997年拍的电影《花火》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北野武。

自从看了《菊次郎的夏天》特别喜欢他干净的画面、细腻的表达,我也真的信了那句话“好导演会用镜头会话。”而北野武就是那样的好导演。

都说《花火》是一部暴力美学影片,我承认确实有暴力的一面,电影中北野武为了躲债杀人看起来确实暴力,只是北野武很好的做了缓冲。用柔美的景致弥补了暴力,对于我这种喜欢白雪皑皑,见到大海就会奔跑撒欢的文艺女青年来说,再铺天盖地的暴力都值得被原谅。

电影里的镜头除了暴力的比较快,或者给到几个特写之外,其他的景都美爆了……

北野武的患病的妻子站在阳光下浅浅的笑着,北野武安静的站在她身边,陪着她看花、到雪山,看海……柔情的铁汉凶残的杀人魔正好来了一个反差。

从电影的层面讲,北野武确实善于运用反差对比,比如取景,在洁白的雪景下,我原本以为他会留下杀人后一长串血迹,然而我太低估北野武了,大师出品必属精品,怎么可能按照我想的那样设置场景呢?

一辆白色的长停在雪地上,然后车下有一滩血,因为有了车的出现总感觉雪的美好和圣洁没有被杀人的残暴破坏,而正因为有了雪景的映衬杀人的镜头显得没有那么暴力和恐怖,转念一想,北野武在像我们传递越是接近美好的东西越肮脏?

北野武还擅长运用特写镜头,长镜头,慢镜头。在他的镜头下画面很慢唯美清新,感觉那段时间是留给专注的观众去解读画面和人物的心理特性而精心设计。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镜头,演员的情绪才得以更好的酝酿,而观众才能更好的体验观影效果。北野武表达了,你也get到了。

也许有人不喜欢北野武的慢,不喜欢那份细腻,但是我是真的爱上了那样的镜头,我为北野武疯狂的打call。虽然有时候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可总感觉他表达了什么,他的有些表达是赤裸裸的,而有些表达是过于含蓄过于隐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