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三)——爱是什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接前文)

吴卓大概是未料到,小艾突然会这么说,看着小艾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他嘴角动了动,嗫嚅其词。

一时间,气氛沉默了下来。

小艾转头看向窗外,她心很乱,夜色下绚丽的灯光,更让她烦躁不已。

在发觉吴卓心有浮动时,与其三个人之间的纠缠,她愿意放手成全。吴卓今天的解释,表明了他不愿意的态度。可是他的说辞里,明显是有所掩藏的。丽丽和吴卓已多年未见,一见面便无所忌讳的聊自己的婚姻家庭隐私,可见俩人之间是毫不见外的,吴卓对此也丝毫没有避嫌,这说明了什么。而且,吴卓说,对自己去派出所,他是毫不知情的,那又是谁把自己的电话告诉的民警。这一切,都有疑点。

窗外,天色已完全的黑了。大约有云彩遮挡,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两颗星星,像一张透不过气来的大墨布,笼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

小艾回头望着吴卓,棱角分明的脸庞,浓密的眉毛紧蹙着,幽暗深邃的眸子里晦暗不明。她与之相处了5年,说放下她心里是不舍的,若挽回的话,她也是不愿意的。吴卓,他究竟在顾忌、纠结着什么呢。

“小艾,还记得那年,你我同苏锐的第一次见面吗?”

“嗯?”

“其实,在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感觉到,他看你眼神的不一样,作为男人,我能感受到、也能明白他为何会如此。我选择了相信你,相信我们的感情,选择了让你全权去处理。”

吴卓的一番话,顿时在小艾心里炸开了花儿,她惊得眼睛睁得圆圆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当年,和吴卓确定关系后,俩人爱的甜蜜,一度让小艾幸福的以为是场梦。毕竟,在遇到吴卓之前,小艾经历过一段酸涩的暗恋,无疾而终,晦暗收场的独角戏。那之后,她对爱情是敬而远之的。

而她暗恋的对象,正是吴卓口中的苏师兄—苏锐,和小艾同校,比她大两届。

苏锐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人高大帅气,一双狭长的含情眼,嘴角永远噙着似喜非喜的笑,吸引了学校很多女孩子的心,小艾也是其中之一。早听说苏师兄并未对任何人留情,表白于他的都被拒绝了,小艾就更不敢把自己的那点心思袒露出来了,就这样能看到他,关注他,“陪伴着”他,就很好。

一段懵懵懂懂,恍恍惚惚的暗恋,酸涩,卑微的,夹杂着些许暧昧的暗恋。

临近苏师兄毕业时,小艾鼓足勇气,袒露了自己的心,她永远记得,苏师兄当时听了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盯着小艾好长时间,长到小艾觉得自己呼吸都不顺了,想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最后,师兄说,“做我妹妹吧,你不适合我”…小艾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再也捞不起来了。

毕业后,苏师兄去了S市,听说他的表哥,早年是在那边发的家。再后来,听说苏师兄交了女朋友,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商界大佬之女。那之后,小艾就再没听过关于苏师兄的消息了。

一句“不适合他”,让小艾后来对来自异性的好感,产生了免疫,她对自身的评判一度降到很低,她要成长,要绽放,有一天再遇到爱情时,成为配得上的那个,不想再只剩剩落荒而逃可选。

为了这个目标,她全身心的放在了自身发展上,对感情无暇顾及,一晃几年过后,直至遇到了吴卓。

和吴卓认识后的那段日子,任凭吴卓怎么在她身边晃悠、暗示、明示,小艾都不为所动,搞得那会儿吴卓也相当的郁闷。

吴卓说的同苏锐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小艾和吴卓确定关系已有大半年时。那时,吴卓几次提议小艾搬来和他同住,都被小艾打着哈哈混过去了,她觉得那样做不妥。

有一天,小艾接到一个电话,竟是毕业后再未联系的苏师兄打来的,他说要来B市出差,让小艾到时尽地主之谊。

接到这个电话,让小艾好惊讶。她以为,苏师兄已如风,彻底飘散在在岁月里,没想到竟还有再相聚的机会。而此时的她,已能彻底翻过去从前的那页,能发自心底的祝对方幸福了。

故人再相见,小艾是开心、激动的,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吴卓,邀上他和自己,一同为苏师兄接风。

再说吴卓,苏锐这个人,他听小艾说起过。吴卓一直好奇,对方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小艾曾那么着迷。他也暗自庆幸,感谢对方当初没有选择小艾,才有自己和小艾的今时缘分。

第一次见面,由小艾做东,三人约在了东来顺。一番介绍寒暄后,一个前暗恋对象,一个现任男友,两个男人竟聊的甚好,从爱好到行业发展,从国内经济到国际走向,彼此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其乐融融的景象,是小艾乐得其见的,她一旁吃的很开心。

在吴卓看来,苏锐是个睿智、有头脑、成熟的男人,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对方长得确实仪表堂堂,一表人才。

往后几天,因吴卓公司筹备的一个项目到了最后攻坚阶段,他没再作陪。

苏师兄是第一次来B市,不熟悉路线,小艾就兼任了导游一职。

临近苏锐要离开B市前一天,本来约一起为师兄践行的吴卓,因临时加班,不能赶过来了。小艾征询了师兄意见,俩人便去了B市有名的小吃一条街,边转悠边吃,最后走到了B市有名的H海一带。

H海,说是海,其实是片人工湖,始建于元大都时期的漕运终点,历史上就是繁华商业区。小艾和苏锐,沿着H海岸边长长的小石路散步,一人粗的垂柳一字排开,随风飘拂,两岸边都是古朴的民居。此时华灯初上,沿街的酒吧刚刚开始营业,沉静的湖面波光粼粼,倒映着五彩的霓虹灯光。

边走边聊,走累了边在一处石凳上坐了下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苏锐突然来了一句。

小艾有点儿疑惑。

苏锐说,小艾,当初我若知道,你不会待在家乡,也会外出打拼的话,我对你一定不会放手的。

这句话,让小艾更疑惑了,苏师兄什么意思呀。

苏锐看向小艾的眼神,也不似从前那般,噙着似喜非喜的笑了。他脸色严肃,一双狭长的眼眸,此刻深情款款的看着小艾。不知道为什么,小艾被看的,又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他说,大学时,从见到你第一眼,我就开始关注你了,那时我还不确定那就是心动。后来知道你毕业后,会听从父母安排留在老家,而我是要到S市的。我以为,我们注定不会有什么交集,即使我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也狠心的拒绝了你。在S市的日子,我常常想起你,和真真在一起时,我才明白当初的那种心动不会再有了,才知道你对我来说,是多么难得。我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勇敢的去试一试,否则我们本来有机会在一起。我没有珍惜,我错了。小艾,我们回到从前,重新开始,好吗...说着,苏师兄欲上前,将小艾拥进怀里。

突如其来的告白,小艾懵了,她推开着苏师兄欲拉她的手,半天才说出一句,“师兄,你是在…逗我吗,一点不好笑哦。”

“我说认真的,没开玩笑。小艾,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我一直都有喜欢你啊...”

看着苏师兄一脸严肃,小艾才相信他不是在开玩笑。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在小艾脑海里炸开来。她怔怔的看着苏师兄,“你,和真真,我和吴卓。”小艾喃喃道。

“你忘了自己,曾经的心了吗,你能放下吗,”苏师兄步步紧逼。

小艾向后退了两步,想了想,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能,那些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人,是吴卓。”她低头看向路面的小石子,“师兄,我还当你是师兄。”

不忍看苏师兄一脸泄气的模样,小艾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原以为理智成熟的苏师兄,说出这样随性不负责任的话,原以为和苏师兄之间,是美好单纯的师兄妹关系,不想也掩着动荡和忧伤。

正当她茫然出神的时候,忽然被苏锐一把拥尽怀里,紧接着唇就被堵上了。她使劲挣扎,但不敌对方的力气大挣脱不开。情急之际,她一使劲,咬了下去——

苏锐吃痛,松开了小艾,他嘴角有一丝血印泛了出来,胸口一起一伏,眼里泛着点点泪光。

小艾眼角噙满了泪水,嘴巴一抽一抽,也带着一丝血迹。

“对不起——我——”

小艾不看他,“师兄,一直以来,你在我心里是高高在上的,完美的像一个天使,指引我要怎样努力,要往哪努力。你聪明、意气奋发、成熟冷静,我一直以你为目标。可你已经有了真真,为何还要对我这样,”说完,眼泪就下来了,不待师兄再说什么,小艾扭过身,径直走了。

直到好远,苏锐仍能看到她肩头,一颤一颤的耸动着。

苏锐懊悔极了,自己怎么会如此冲动,难道是因为,看到小艾和吴卓在一起吗。苏师兄久久的坐在石凳上,望着眼前幽静的湖水,倒映着璀璨斑斓的灯光...

再说小艾,撇下苏师兄后,她就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走了好远才缓过神来,想想决定坐公车回家去。快到路牌时,接到吴卓的电话,吴卓兴奋的说,终于把文件搞定了,他可以下班了,问小艾他们吃饭了没有,没有的话过去和他们一起。

听着吴卓的声音,小艾的情绪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说,我正要坐公车回家。

吴卓说你在哪儿,待在那儿等我,我去接你。

见面后,小艾没提刚发生的事,不知怎么开口。

说出来,一是怕吴卓多心,二是事发突然,她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想起来,和吴卓见面后,他摸着她的头,送她回家。而且当晚,留宿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她在第二天才想起,前一晚吴卓是没吃晚饭的,心里的弦被拨动了。

至始至终,他没说什么。那时她还以为,吴卓没发现她情绪的低落,异常。现在看来,不是。

第二天,苏师兄离开B市时,吴卓去送的机。

回来后,他紧紧抱着小艾,久久不松开,他说,搬去和我一起住好吗。他将她的手按在他的心窝,说,你看,我的人,我的心,都在你这里的。

看着吴卓熟悉的笃定的眼神,小艾问他,吴卓,什么是爱?

吴卓拥她在怀里,抚摸着她头发,说道,一见钟情是爱,山无棱天地决是爱,陪伴一生是爱。我以为,每个人在这世上,与无数的人相遇、相识、分离,没有人是天生为另一个人准备的。有缘无分只是借口。爱,就是坚持,拼尽所有也要在一起不分开,没有炼狱般的彼此磨合,哪来心有灵犀的真爱一生。他亲吻一下她的额头,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很珍惜这份缘分。

小艾记得,那时吴卓的眼瞳,黑而深,清晰地印出自己的影子。她由衷的感叹道,吴卓,谢谢你,我知道了。谢谢你坚持在一起的决心,谢谢你的包容和信任。

这也是现在,吴卓希望她能换位思考,给予他同样的信任吧。

“小艾——”吴卓的叫声,打断了小艾对往事的回忆。

“我说过的,没有炼狱般的彼此磨合,哪来心有灵犀的真爱一生,”他拉住了小艾的手,“我很珍惜我们的缘分。”

小艾看着他黑而深的眼瞳,没有说话,长而卷的睫毛一眨一眨,她在回味他曾说过的那些话。

“那天...”

“吴卓,别说了。”每个人都有过去,有只属于自己的隐私,你不想拿出来,我不想勉强。

吴卓抓住小艾的手,“那段时间,工作上的变动让我很烦躁,你当时一言不合就…我对离家出走这事敏感,冲动之下,就同意离婚了。我错了——”

小艾闭了闭眼,另一只手摩挲着桌上的瓷碗,里面的茶已经完全凉了,“我懂,离婚,我也有责任。”她抬头看着吴卓,“对不起。”

“茶凉了,别喝了。”

“好——我想回去了。”

可是,要说的话不是还没说清楚嘛,吴卓嘴角抿了许久,捏了一下小艾的手,“好,我送你。”

小艾摇了摇头,“我自己走回去,这会儿的风劲正好,我想独自吹吹风。”说罢,起身背起电脑包,向门口走了出去,没有再等后面叫买单的吴卓。

等吴卓结完账,小艾已走远了,“倔脾气又上来了,由着她吧,我们都需要静一静,”吴卓想,但又怎能放心她一个人走回去呢。

从餐馆到小艾租住的地儿,不到三站地远。吴卓默默的跟在小艾身后,保持着十几米远。

小艾走着走着,感觉到了身后跟着的人。

她停下脚步,他也停下脚步,并不上前来。小艾又向前走,他则继续跟着,就这么一路默契的走走停停。

那一年,她迷上了夜跑,吴卓拗不过她的倔强,又不放心,就是像现在这样,一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她难忍的湿意,终是涌出了眼眶, “吴卓,我应该理解、包容、接受你的初恋情结吗,虽然我知道你的心在我这里,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婚姻,要磨合要坚持要珍惜吗?”小艾问自己。

(小艾将何从选择,接下来他们之间将发生什么突发事件,请继续关注下期内容)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