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3)

96
美呆
2015.11.17 11:51* 字数 9729

林苑中一天陪着乐乐,家里简直闹翻天。沙发套,床套全拖到地上,吃饭时碗摔掉一个,盘子掀翻两个,拿着手枪到处乱窜,差一点将林苑中的“清莲图”打坏,吓得他不顾腰疼整个人挡着那幅画。

中午午休的时候,林苑中才眯了五分钟,忽然发现乐乐不见了,到处找不到,竟然见到他爬到阳台的栏杆上了,两条笑腿悬空着在晃来晃去。

林苑中吓得从后面扑过去抱下孩子,差点心脏病发作。

“多好的一个孩子,父母没带好,闹腾成这样,今后咱们家孙子可的仔细着带,绝对不能从小就这么不知消停。”林苑中心疼的看着乐乐,一直自言自语。

等到林森和许诺回到家,林苑中已经累得爬在沙发上,手扶着腰,眼神却一刻不敢离开乐乐。

许诺把乐乐接回家的当天,史航依旧吃过饭就开始他的游戏世界,把自己关在书房,烟抽的一根接一根,对着屏幕不断的拼杀,兴奋之处还会叫喊两声。

许诺生气的一把把房门推开,看着对乌烟瘴气毫无感觉的史航:“跟你商量件事。”

“你说你说。”史航答应着,眼睛和手都没有离开电脑。

“你这样我们怎么谈?”

“你说,我能听得见。”

“你停下来我们再说。”

“这停不下来,要不你等我打完这一局。”

许诺干脆就坐在史航的对面等,过了十几分钟,他在一阵输阵的悲壮音乐中停了下来:“你像个瘟神一样坐在对面,本来该赢得也输了。”

“你打够了没?”

“说吧说吧,我已经停了。”

“我想再生个孩子。”

史航愣了一下:“真假的?咱们不是有乐乐了吗,这还不够吗?”

“像我们这种符合单独条件的,完全可以再生一个,这样一来,既可以给你妈一个交代,也能给乐乐再添个弟弟妹妹。其实我还是很羡慕儿女双全的。”许诺伸手按住他的鼠标。

“我觉得你就属于瞎折腾,我妈之前来的时候就是随便说说,你也不用当真,政策允许,我们精力还不一定允许呢,乐乐已经够我们忙得了,再来一个孩子,我们家都能翻天。”史航不同意。

“这件事我决定了。”

“你也太专断了,买空调必须挑你喜欢的,买地毯挑你喜欢的,我穿什么挑你喜欢的,怎么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我也成了没有发言权的了?”

“在这件事上,你予以配合就是最好的发言权。”

史航生气,低头戴上耳机继续玩,被许诺一把扯下来:“让你别玩了。”

“你能别找事了吗许诺,哄了你一天了,变本加厉。”史航依旧对着电脑。

“你哄我的方式就是玩游戏是吧?”许诺直接扯掉网线,转身出去,将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韩杨刚到医院,就听说之前的保安王师傅已经辞职带着媳妇寻医问药去了,她觉得这件事简直不可思议,有些人宁愿为了一个孩子,一个不健康的孩子,耗尽自己的所有,好像一辈子最大的事就是生孩子带孩子。

许诺又打来电话,听声音还是刚哭过的节奏,张口就骂史航混蛋。

“张鹏的女儿住院了,他得看着女儿,让我们先帮他看着酒吧,你要不先过去吧,我下了班过去。”韩杨说。

“你那工作,忙起来就没有时间了,还不知道几点。”许诺在电话里抱怨。

“我要是迟到了,你就辛苦点吧。”

许诺看着电话,叹了口气。

韩杨下了班已经接近十点钟,疲惫的想回家,可想到和许诺约好的,只好开车赶过去。

许诺坐在吧台里招呼客人,见韩杨进来,朝她使劲儿挥手。

“累死了,我只能坐一会,我还得回家休息,今天忙得连口水都没捞着喝。”韩杨找了舒服的座位坐下来。

“今天看我给你调一杯酒,准比张鹏的那什么‘马德里的忧伤’好多了,就那名字差点没把我酸倒。”许诺边有模有样的开始调酒边朝韩杨炫耀。

“以后你不当医药代表了,学张鹏开酒吧也不错。”

“一点不错,我现在觉得,我这个工作太苦逼了,虽然看起来收入似乎还不错,其实都是表象,出去就得跟人家喝,这年头不吃不喝就能办成的事,少之又少,有些人我看着都讨厌,但是还得陪着笑脸好言好语,而且社会上目前对我们这个职业误会甚多,一提起来就跟社会上投机取巧的骗子似的。”

韩杨直笑:“任何工作都不是这么简单的。”

“杨杨你说,其实你心里也觉得我们这一行就和推销员一样是吧?”许诺将一杯黑乎乎的饮料放在韩杨面前。

“这是什么?看起来像一杯毒药一样。”韩杨举着杯子撇着嘴观赏。

“你尝尝,味道保证好,叫‘夏威夷的夜空’我觉得不错。”许诺向她介绍。

“你比张鹏的酸劲儿好不到哪儿去。”

“你夸一句能死啊。”

韩杨喝了一口:“就是红酒兑了一点奥利奥的碎末?”

“你不懂。”许诺低头继续弄。

“其实我觉得,现在没有一样工作是能把所有好处兼顾的,咱们一个班的同学,80%当医生了,10%当教师了,剩下10%工作就五花八门了,医药代表算一种,做其他生意的算一种,出国不明行踪的算一种,还有极个别嫁了富豪什么的靠老公养了。不管选择哪一种了,我觉得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区别。”韩杨晃了晃杯子看着杯底的碎末。

“你这样想就不对了,捡破烂和造火箭没区别吗?一个人捧着高学历回家煮饭洗衣服,这没区别吗?”

“你能别净挑极端个例说事吗?”

“这是真理。杨杨,我现在觉得,人生在适当的时候要学会转型,决不能指望一种职业干到老死。我最近琢磨投资一个项目,还在研究当中,你要是有兴趣,咱们姐妹俩合伙?”

韩杨听了直挥手:“算了,我就老老实实当我的医生,我可没有那个精力,更没那个头脑做生意,当一名医生是我一直以来的职业理想,何况这一行不是吃青春饭的,是越老越有市场的。我还不急着转型。”

许诺给自己也弄了一杯喝的,品了一口却直皱眉:“你主要还是觉得林森是你的保障,我一想到史航那青葱少年,毛头小子的劲头还没消,我恨不能手里有个几千万。”

“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的。”

“当年是你恐怕你和我的选择一样,那年他刚要从学校毕业,帅的昏天暗地,身上八块腹肌,一笑起来倾国倾城,多少在校女生简直挤破脑袋给他发短信递情书,恨不得围追堵截和他偶遇制造机会,人都没看上。当时我去学校宿舍看我妹妹,我穿的那条粉色的露背的连衣裙,我就这么婀娜多姿的在校园的林荫道上走过。”许诺说着还学起了当年的姿势,“你猜怎么,他就对我一见钟情了!气死了一堆青春美少女,这简直就是我人生得意之事排名第一的!”

“还倾国倾城,说的史航跟杨贵妃似的。”

“你别酸葡萄的心理了。”

“行行,算我酸葡萄,真觉得你们俩都是人才。相遇都这么浪漫,你知道我跟林森怎么相遇的?就在我们医院外面的那家馄炖摊儿上,当时老板把两碗馄炖上错了,我要的是香菇猪肉的,他要的是荠菜三鲜的,最后他拿到香菇猪肉的居然吃的特别香,一点没提出异议,我跟老板反映了以后,他居然站起来说把已经吃了一半的馄炖给我调剂几个过来,还说这样我们俩都能尝到两种口味的馄炖。”韩杨说起来还觉得林森当年是个很奇葩的人。

“林森才更是人才,陌生人也能调剂?”许诺笑的前仰后合。

“当时我跟你的反应一样,帐都没结就走了。后来我第二次去买馄炖,居然又碰到了他,他主动跟我打了招呼。”韩杨将酒全部喝光,躺着沙发上回忆着。

张鹏拎着一袋女儿的生活必需品匆匆进门,看韩杨和许诺都在,过来招呼。

“怎么样了?欣欣的现在怎么样了?”许诺和韩杨凑过来问。

“腰穿结果显示没有脑炎,还好,但是烧还没退,身上的小红点越来越多了。现在护士正在照顾她,那小护士人挺好的,我说我回去拿东西,她很热情的专门帮我照顾欣欣。”张鹏说起来挺欣慰的,“我回来先把酒吧门关了,再带点欣欣的东西过去。”

“今天生意不错,加上我新调制的‘夏威夷的夜空’,卖的很好,估计要到很晚才能结束,我替你关门吧,你把韩杨送回去,我看她已经快不行了。”许诺忙给韩杨张罗。

“没事没事,张鹏你赶快去医院照顾欣欣吧,我自己能回去。”韩杨站起来,晕头转向的找手提包。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张鹏过来扶她。

“没事,我很女汉子的。”

“就因为这样,防止你酒劲儿上来再把谁踹河里了,不是谁都练过游泳的。”

许诺估计挤兑她两句,张鹏扶着她就上车了。

到了韩杨家时,她已经处于半昏睡状态,张鹏背着她进出电梯,按响了门铃。

林森穿着睡衣出来,看见是韩杨,连忙伸手要扶,张鹏反而拦住了:“你别压着她了,她现在想吐,她包里我刚给放了瓶蜂蜜,给她冲一杯。”

林森看见张鹏对她关怀备至,心里多有不舒服,扶过他随便寒暄的两句就想关门。

张鹏再次拦住:“林森,有时候别给女人太大压力,婚姻是你们两人的,你们舒服是最重要的,别因为别人的意见和说了什么,就影响家庭的气氛。”

林森实在忍不住,搂过韩杨来对他说:“这是我们家的事,我们家的气氛一向融洽,不了解的人与其评头论足不如先把自己家的事处理好。”

“林森,我……”

“行了,别多说了,谢谢你的关心,时间的关系,我就不留你喝茶了,改天有机会见面咱们再探讨家庭关系的问题吧。”

林森尽量放低声音,怕吵醒林苑中,将门轻轻带上。

“不行不行……我要……”韩杨捂着胸口跑到卫生间,关上门一阵呕吐,自来水传来哗哗的响声。

林森心情不好,拿着一卷纸站在外面,等她出来讲纸塞给她。

林森第一次早晨没起来做早餐,而是装睡的窝在被子里。韩杨一阵风似的穿好衣服进行洗漱,饭也没吃就匆匆离家了。

林森睡不着,躺着看天花板。听到外面林苑中起床了,拖鞋的声音刷刷直响。过了不到五分钟,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林苑中匆忙跑过来把儿子的被子一掀。

“您干嘛,爸。”林森吓了一跳,身子本能的往后一缩。

“你吓成这样干吗?你爸我是洪水猛兽?”林苑中教训儿子,“这都几点你还睡着,你不上班了?”

林森不耐的抓了抓头发坐起身上:“马上就起来了。”

“等会等会,我有事问你,你媳妇怀孕了吗?”林苑中按捺不住喜悦。

“啊?”林森没明白父亲的意思。

“厕所的垃圾桶里,她吐的?是不是有了?”林苑中一脸期待。

林森迟疑着不知道说什么,林苑中反而催的更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扭扭捏捏了?”

林森满心烦躁:“其实吧,爸……”

“开门见山,有还是没有?”

林森实在架不住父亲狂轰滥炸的追问,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林苑中兴奋的猛然站了起来,一拍大腿:“我就说,看这架势,肯定是有了,这真是太好了!啧啧,不行不行,从今天开始,你爸爸我和你一样,都不抽烟了,家里坚决不能有烟味。你以后别睡懒觉了,你媳妇上班时间早,你就全当锻炼了,每天去接送,不会耽误你多少事的。”

林森话一出口不知道该怎么否定:“用不着这么夸张吧爸。”

“怎么夸张了?你35了才有这么个孩子,能不仔细点吗?实在不行,让你媳妇请假休息吧,医院病人太多,病菌多,工作强度又大,不差她那份工资。”林苑中言语中十分慷慨。

林森没理父亲的自言自语,洗漱后就匆匆去上班了。

林森进了办公室,看到堆了一堆的文件和策划书,脑袋顿感嗡嗡直响。想到最近在父亲和韩杨中间不停周旋,哄着这个又不能冷落那个,简直筋疲力尽,工作上的事也令人烦躁。

坐在转椅里发呆,忽然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史航伸头进来:“林总,我能进来吗?”

“请进……”林森强打起精神。

“林总,我看您今天精神不振,不会跟嫂子吵架了吧?”史航直言不讳,盯着林森的脸看来看去。

“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事这么难以启齿?”

“我想辞职……”

林森没想到史航说这个,愣了几秒,不敢相信:“为什么?公司给你的平台不错,同事关系也很融洽,你业务能力也一直很强。”

“……有公司想挖我。”

“哪家公司?他们给你什么待遇职位,我这边照给,你要是觉得不行,咱们加倍都行。”

史航也知道林森平时为人义气,尤其对待下属从不含糊,心里也矛盾:“我其实……就是准备骑行去周游各地。”

林森皱眉:“你是18岁的小伙子,还是退休老年人?你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你辞职去骑行?”

“我,我也不是对骑行就这么热衷,关键你知道我现在在家多么压抑,许诺这女人太强势了,我第一次见了她,以为她是那种温柔似水的女人,结果和我幻想的完全不同,她是我的初恋,但是我现在相信初恋都是让人眼瞎耳聋般美好的假象了,婚后越来越没有当年的感觉了。”史航搓了搓额头抱怨。

“谁能整天保持初恋的感觉?你27了,也不小了,说辞职就辞职,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你打算到什么时候成熟?”林森开始教训他。

“那你让我怎么办?家里我真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我始终觉得,男人不应该逃避责任,婚姻一辈子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家里你都呆不下了,出去骑行就能找回自我?”

“我整天和朋友喝酒聚会都受限制,许诺最近还跟我谈起二胎的事,我妈打电话来也跟着帮腔,说实话,我觉得人生太琐碎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结婚太早了,我当年的同学,很多还都是单身,我儿子都已经5岁了,我的青春就这么荒芜了。”

林森沉默了片刻:“这样吧,放你个大假,你回去调整一下,去外面走走也好,我就说派你出差半个月。”

史航犹豫了片刻,终于点头:“那……谢谢林总。”

林苑中带着豆豆下楼,心情极好,觉得这下心头的事都放下了,抱孙子的事也进行的十分顺利,完全在他的掌握当中,一路哼着歌心里舒畅极了。

还没走到公园,就看到一个老太太也牵着条狗在草坪上散步,豆豆看到那条白色的萨摩,顿时发疯一样“汪汪”的叫着拼命的要往前凑,萨摩瞬间也往豆豆这边挣,两条狗凑到一起你追我赶十分激烈。

林苑中和老太太简直牵不住绳子,混乱的绕了几个圈,已经热的后背湿透,才勉强把两条狗分开。

林苑中弯着腰手撑着膝盖,老太太直接坐在草坪的长椅上。

“你家狗也太鲁了!直接就往上蹭!公狗吧?”老太太摸着萨摩的头抱怨。

“肯定你家狗先发情的,不然就我们家豆豆,平时老实着呢!根本不至于!”林苑中护着豆豆朝老太太瞪眼。

看清楚了双方都愣了一下,林苑中顿时指着她大喊:“是你?!”

老太太也认出了他,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你就是那个老小三!”林苑中鄙夷的看着她,看出她就是当时在机场和一个有老伴儿的老头一起下飞机的那个老太太。

“你说什么呢,我告诉你,你这是损害我名誉权!”老太太也急了。

“你有胆子做就别怕别人说!这么大把年纪了,丢不丢人!”林苑中冷哼了一声。

“你个老变态!我今天豁出去了,你再敢胡说一句试试?”老太太已经卷起袖子。

公园里散步的其他老人看到他们吵了起来,都围了过来。

“老小三!怎么了?本来就是!我爱说就说,试什么试?”林苑中依旧硬着脖子一句话不肯少说。

“我今天跟你拼了!”老太太放下狗链子上来就要和林苑中拼命。

围观的人见两人打起来了,连忙过来劝架,老太太不依不饶,扯着林苑中的衣服不松手,情况一片混乱,直到景区保安过来才把两人拉开。

林苑中的衬衫已经撕烂了一半,白了一半的头发乱的像刚经过一场台风,他扶着腰:“要不是我看你是个娘儿们,加上我腰受伤了,今天不能给你轻易拉倒!”

老太太眼睛红了,头发后面的簪子也掉了,被众人扶着痛哭不已。

公园保安看着她:“这不是王大妈和林大爷吗?你们俩怎么打起来了?”

“他血口喷人!”王大妈的声音无比尖利。

“我实事求是,她还委屈,还不能说实话了?自己什么样的德行自己不知道啊?”林苑中不服。

“林大爷,王大妈,先别激动,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要不先到治安办公室咱们坐下慢慢说。”公园保安早旁边极力调解。

“我没工夫,我儿媳妇儿怀孕了,我还得去市场买鱼,才没工夫跟这个老……”

林苑中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王大妈正憎恨的看着他,他把话咽了回去,拍了拍手,领着豆豆就往菜市场走。

王大妈依旧一脸委屈的站在原地,散步的人纷纷安慰他。公园保安追了上来和林苑中说:“林大爷,王大妈挺可怜的,如果是小事,您好歹也是个男人,就别计较了。”

“我可一下都没还手,我绝对不会跟她打架斗殴的,这不是我的行事风格。”林苑中反而表现的大度君子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林大爷,您刚搬来,有什么问题意见,可以直接跟我们提。”保安伸手递了一张名片。

林苑中看了一眼:“没戴老花镜,看不清,我收着了,这点事,我不会计较的,就是我这衣服可惜了,但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保安跟着点头:“不过大爷,您刚才说,您儿媳妇儿怀孕了?怀孕家里养狗恐怕不太合适,对孕妇不好,平时还是小心为妙。”

林苑中看了看旁边的豆豆,没发表意见。

林苑中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林森帮他另外找了件衣服,又找了碘伏来把被抓伤的地方涂上。

林苑中疼的呲牙咧嘴。

“爸,您多大年纪了,还能跟人打架,我实在服了您了。”林森哭笑不得。

“我这人太直,看见那些个伤风败俗的,就忍不住想发脾气。”林苑中突然哎呦一声,拿过胳膊看了看,“老娘们儿太泼了,自己理亏还打人。”

“爸,您平时能别这么愤世嫉俗的吗,就算人家是您说的那种什么……老小三,那也是人家的事,上次就因为这个进了机场警务室了您忘了吗?以后万一再见面,您绕道走不就完了。”林森教育父亲。

“凭什么我绕道?我做错什么了?她都不知羞耻,当然是她绕道。”林苑中顿时火大,“更何况今天是因为豆豆,一见她们家萨摩就疯了一样往前跑,我拉都拉不住!”

林森不禁叹了口气:“总之这次过去了,咱们息事宁人吧,和咱们又没关系……”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不是你爸爸我的风格,我在镇上当宣传部长的时候,哪家有纠纷有困难,我都是冲在前面的。”林苑中坐直了开始讲。

“这不是咱们那镇上,咱们镇上才多大,半个镇的人都认识,谁家什么情况不用打听都知道,但是大城市,都是关着门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别人的情况咱们完全不了解,您就代表道德的制高点骂人家,这合适吗?”林森跟父亲辩解。

“我怎么代表道德制高点了,你小子什么意思,连你爸都敢骂了,你翅膀硬了?”林苑中指着林森气的直颤。

“您别急别急,我就说这个道理。”

“道理个P!”

林苑中忽然感觉到一阵焦味,吸了吸鼻子:“坏了坏了!鱼汤别靠干了,您赶紧去看看,今天晚上给儿媳妇儿做的鱼头豆腐汤,可别搞砸了!”

林森连忙站起来到厨房去。

韩杨回到家忽然发现桌上的菜异常丰盛,平时四菜一汤的标准,今天竟然翻了一倍,并且每一样菜色看的出来都是用心而营养的。

一家人坐下来,林苑中高兴的示意林森给韩杨夹菜,一时间让她觉得受宠若惊:“今天菜实在太多了,咱们三个人吃不完。”

“吃不完明天白天林森打包去公司吃,我在家也可以吃吃剩菜,到明天晚上再做新的。”林苑中安排道。

韩杨一时间有点懵。林森暗地里冲她使了个眼色。

“现在是特殊时期,咱们家也不缺钱了,尤其不能在吃上面省。”林苑中指了指菜,“我今天在市场买了一本书,专门讲孕妇饮食的,我研究了一下午。”

韩杨忍不住“啊”了一声。被林森在下面踢了一下。她大概明白了一点状况,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冲林森暗地里直瞪眼。

林苑中夹菜的时候,胳膊上的伤引起了韩杨的注意:“爸,您胳膊怎么了?”

林苑中“哼”了一声:“小事,一个老小三,不知羞耻,还理直气壮的打人。”

“老小三?”韩杨惊讶。

“所以说大城市乱,什么事都有,要是在我们镇上,这么大年纪搞这种事,非得被人笑死不可。”林苑中提起来还直撇嘴。

“你就别问了,这事就别提了。”林森碰了碰韩杨提醒她别问太多。

一顿饭吃的云里雾里,韩杨悄悄的把林森叫进卧室关上门:“你跟我说,今天咱爸这是怎么了?太怪异了,他不会是以为我怀孕了吧?”

林森连忙冲她“嘘”了一声,示意她小声:“权宜之计,策略你懂吗策略,他现在心心念念要抱孙子,你昨天又正好吐了,我只好这么说了。”

“可这是没影的事,你这么骗你爸,迟早会穿帮的!”韩杨简直被他气死。

“不会的,只要咱们演的好!”林森扶着韩杨的肩膀,“我爸我还不了解吗,他是三分钟热度,在大城市住不惯的,你看看今天,逛一下楼下公园都能和人老太太打起来,说明他不适应这边的生活。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就回去了,老家还有他一堆老伙伴呢。咱们这段时间先把他伺候好了,等他回去了,再慢慢跟他解释。”

“可万一演砸了,这可怎么收场?怀孕可不是小事,我没这个演技。”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们医院天天一堆孕妇,那种种情态,你硬学也学来了,就一段时间而已。”

韩杨简直没办法,指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以为我想?我整天忙得像孙子似的,伺候好你们两位祖宗容易吗?”

韩杨沉默了一会:“你这么忙还把史航派出去出差?许诺可都跟我抱怨了,说你怎么老是安排史航出差,你这样不是存心破坏人家夫妻和谐吗?人家还等着生二胎呢。”

林森叹了口气:“这么跟你说吧,你没事劝劝许诺,别太强势了,女人还是得温柔点,适当的时候知道示弱,不然你看看,把史航逼得都想离家出走。”

“许诺逼的?”韩杨不可置信。

“他前两天来找我,差点提出要辞职,说要去骑行周游各地了。被我硬劝回来的,他说他实在不想在家里呆了。”

“就因为许诺?”

“可不是吗,他就这么说的,你说许诺也不容易,史航整天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多操心。我就怕他这样出事,所以说让他放个假,出去旅旅游,说不定就想通了。”

“呸!”韩杨骂道,“什么说不定就想通了,说不定他心更野了,我真替许诺不值,找这么个小男生,他简直连点担当都没有。”

“你就没想过史航吗?他还年轻,看到周围的朋友还都年轻未婚,没有牵挂,随随便便就能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自己已经是个五岁孩子的爸爸了,这多可怕啊!加上许诺平时说一不二的那个性格,肯定在家里没少给他气受。”林森替史航辩解。

“你怎么老替他说话?”

“他是我的下属,我该教育的教育,该维护的也得维护。”

韩杨不说话,拿过手机想打给许诺,想了想又放了下来。

第二天林苑中牵着豆豆下楼,想起昨天小区保安的话,心里始终窝了个疙瘩,豆豆虽然是只听话的狗,可养狗的事毕竟没有生孩子的事重要,万一影响了孙子,可怎么办呢?

林苑中一直牵着豆豆走了很远,心里迟疑,想着想着,就越走越远。

一直都到自己也不熟悉的地方,眼看到下午了,夕阳从对面映照过来,天边一片红红的。林苑中狠心放下狗链子,将准备好的一块肘子肉放在地上:“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我们家要生孩子了,不能留你在家,说不定你自己走着走着,就能碰到另一户好人家肯收留你了。”

林苑中站起来,走了几步,豆豆放下地上的肉跟了上来。林苑中有点心疼,伸手摸了摸它的头:“你跟着我干什么?我们家真的不能要你了,真的,你走吧,我也得走了。”

豆豆好像听懂了,反而跟的更紧。林苑中重新将肘子捡了回来喂他吃。豆豆闻了闻竟然没张口。

一直等了一个小时,林苑中实在没办法,远远的看到公交车要进站了,拿出乘车卡,一咬牙朝公交车跑去,将豆豆一个扔在马路上。豆豆连忙追了过来。林苑中赶忙上车,车开动了,他透过玻璃看着外面,豆豆正无辜的追着车跑,跑了一段,远远的停了下来,眼睛还看着公交车的方向,林苑中忽然眼睛湿润了……

林苑中魂不守舍的回到家,看到林森和韩杨都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着晚饭。林苑中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心里满是心思。

林森将炒好的菜放到桌子上,又招呼韩杨布置碗筷。

“爸,您今天在外面逛了这么久,刚才差点想给您打电话呢。”林森看了看屋子里,“豆豆呢?还在楼下玩?”

“它……对……在楼下玩儿呢。”林苑中明显底气不足,心里已经多少有些后悔。

“别让它自己在下面,危险,这年头偷狗的人多着呢,我下去把它牵上来吧。”韩杨松开围裙要换鞋下楼。

“没事没事,豆豆平时挺机灵的,应该没事,一会它自己就上来了,还会敲门呢。”林森没在意。

林苑中脸色难看,对着一桌子也觉得没胃口:“我不太饿,你们先吃吧。”

林森和韩杨不知道他怎么了,连忙追过来:“爸,您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韩杨凑过来:“要不我给您量个血压吧。”

“没事没事,都不用,你们吃饭吧,我这会真的不饿。”林苑中摆手让他们出去。

韩杨和林森直到吃完饭也没看到豆豆上来,一起到下面去找。林苑中看着他们担忧的样子,反而更加愧疚。

韩杨没找到豆豆,一直到很晚也没上楼来,坚持要到周边去找。林苑中怕她动了胎气,只好下楼和她解释。

林苑中遗弃了豆豆的消息让韩杨都无法接受,林森也抱怨父亲做事太鲁莽。

“我还不是为了孩子着想,家里到底是一条狗重要还是肚子里的孩子重要?”林苑中反问。

“可我根本没……”韩杨激动的要说出事实,被林森连忙拦住,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林森在中间调解:“杨杨你先别激动。爸,您把豆豆扔了,为什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

“豆豆我们已经养了三年了,从一结婚开始就在我们家,感情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我绝对不能接受把它遗弃,如果您非要这么做,宁愿离开家的那个人是我……”韩杨哭的像个泪人,转身就往小区外走。

林森和林苑中跟着她,一路苦劝:“杨杨,我们先回去,先回去好吗?回去再想办法,天已经这么晚了,外面也看不到了,你先回去,我开车去找。”

“我跟你一起去!”韩杨拉着林森。

林苑中觉得自己确实做的过分了些,又不愿意轻易承认,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

韩杨几乎哭了一路。林森一直皱着眉头舒展不开。林苑中也急了,到处看着路两边,按照他今天记忆中的地方找过去,可都没看到豆豆的身影。

爱与不爱,不将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