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字数 1191阅读 7

以前我觉得高考很重要,后来快高考的时候,班上出了一个意外,我觉得生命很重要,所以我开始颓废了!甚至还给自己找理由的颓废,高考也一塌糊涂的结束了,麻木的报考了学校,尽管学校的学习氛围很好,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个城市。可我始终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一直这样我怀疑自我与间歇性奋斗中度过了我的大学生活。今天是大二结束离线的前一天,我的大学生活也仅剩下三个月了。虽然我这两年来真的很累,但起码我觉得自己开始学会长大了。听闻了很多的忧伤,也经历了很多无奈。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这句话,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可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吧!

就在刚刚姐姐发消息说舅舅又经历了一次抢救,不过生命垂危了,可能就是今天晚上的事了,突然我真的很想很想,我很想丢下明天的考试,不顾一切的冲进医院,去告诉所有人我舅舅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多好,有多健康,有多强壮,他有多坚强!我多想我有能力哪怕出钱出力,我只想我舅舅好好的,好好的活着!事情还是从今年4月20号,那天我永远不会忘,五点过被手机铃声吵醒,爸爸说问我外婆的电话,又说舅舅去简阳医院动一个小手术,他带安哥去看病顺便看看舅舅就回家。结果,当天晚上舅舅情况不断恶化,被紧急送进了省医院。第二天,我马上跑到医院里面,只有一天的时间,第二天我还要去幼儿园见习,我没有看到舅舅。那天晚上姐姐也急急忙忙从北京飞回来了,当我见到姐姐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像当初外公生病一样,抱着姐姐痛哭一场。可是当看到姐姐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脸上的坚强沉稳。那一刻,我突然懂了,我们再也不是那个三岁的小孩,受了伤哭一哭就好了。从长大起,我们不仅要学会承受还要学会去解决。可是愚蠢如我,我以为去报复那个推卸责任的医院就好了,我发微博骂医院,结果却惹来第二天全家人的责备,还是只有姐姐替我安抚大家。从那以后,我不是不关心不是不想问,我是怕啊,我怕我又惹事情了,所以每天催着姐姐去问问舅舅在医院怎么样了。两个多月了,舅舅一直在ICU里面,家里面所有的钱该花的也花得差不多了。不知道怎么舅舅突然说不想治疗了,原本被感染的器官已经在一点点好转了,可是感染指标一下又上来了,伴随着颅内出血。医生抢救以后,今天给舅妈们说要做好准备了。我真的好心疼舅舅,去年过年,是打我记事起,舅舅第一次过年有时间来我们家吃饭,还在一起玩了一个下午,通常大年三十他也舍不得休息一下。吃饭的时候,我给舅舅讲我以后想开一个幼教机构,舅舅还答应得好好的以后给我装修。我从小特别喜欢《粉刷匠》这首儿歌,我很自豪的给别人讲,我舅舅就是粉刷匠。舅舅是一个尽责的粉刷匠,他在进重症监护室前两分钟还在跟舅妈和哥哥安排工作上的事情,他说不要拖到别人的活儿不做。这么好的人,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求求上天开开眼吧!我就这么一个舅舅!我好舍不得他!我还没有来得及为我以前做得蠢事好好的给他道个歉。求求您了,开开眼吧,我真的求求您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乡村杂记 有亲戚不在了,爸妈回了老家,妈回来说,姨姨将七十了,血压高,天天头晕,一个人住天天做噩梦,三个儿子顾不下...
  • 中途接班,诚惶诚恐,各方面了解班级情况。蒋某:小学低年级时,父亲去世,爷爷奶奶收回住房,将妈妈和她赶回了外婆外爷家...
  • 这个春节,按惯例,是要回武汉老家的。弟弟一家入伙工作所在地的新房子,按当地的风俗习惯,要在新房子里过年。父亲常年跟...
  • 每个人心中似乎都有不可磨灭,不可翻阅,不可触摸,不愿提起的回忆! 为何会有如此只说,只是因昨日的惊讶和今日的回忆罢...
  • 所谓机耕路,现在恐怕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了,机耕路其实就是能开拖拉机的乡间小路,不铺柏油,不铺沥青,当然更没有水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