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留下什么 --写在巴西大火10天后

        海的那边,一场大火烧了200年的博物馆,毁了那里500年的文明印记。世界这么大,我还没有去看过,很遗憾,但这一次我不像从前看到文物灾难那么痛心。我只是觉得那些文物回到了他们(请允许我用“他”)该去也早晚要去的地方,他们的同伴在那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那些木乃伊身边曾经有很多的木乃伊;那些昆虫旁边有过无数的昆虫;那些远古的器物与雕塑,也不是当初独一无二的。两件镇馆之宝,“露西亚”只是11500年前生活的一个普通女性;而那块名为“本德戈”巨大的铁陨石,也不过是太空中无数陨石中不幸跌落地球,却幸运的留得残身的一块。 

本德戈陨石

        让他们成为文物的不是他们本身,而是时间。时间让那些普通的变得重要;让曾经重要的化为尘埃。然后又把被它包装成重要的东西也化成尘埃,或大火,或地震,或借人之手,有意的与无知的.......我们对时间充满兴趣,四处寻找亿万年前恐龙的足迹,却对自己刚留下的脚印从不回头。但当我们建立文明书写神话的时候,总是忘了真正的力量其实在时间手里,留下足迹比创造世界更难。恐龙的足迹只要用力踩下就行,而我们的足迹是什么呢,文物、记忆,还是把字刻在石头上......?

        百万年后,如果有“人”回望今天----人类的童年。我们这些智人的头骨应该和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处在同一地层,他们能分清文明是智人的还是尼安德特人的吗?

       在大火前,大火中,以及大火后的无数个长夜中,直至文明的尽头,我仿佛听到露西亚指着博物馆对本德戈        说:“你看,我来过”。

   陨石回答头骨说:“哦,我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