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7

枫茹几乎一夜没睡。

没有了二丫要吃,涨奶了。双乳涨满了胸部,一碰就会裂破皮的感觉,两胳膊被撑开,放不下来,难以言状的各种疼痛折磨着她…

枫茹早早起来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收拾了,就几件换洗衣服。

本想去跟大哥嫂道别(枫茹过来一直住二哥船上),可船上人很忌大清早说话的,比如看到雾,在家里可以惊讶地叫“好大的雾啊”,在船上你可就犯了大忌,会害得船主一整天都会小心翼翼的。更别说枫茹此刻心里湿漉漉的,难免一开口又会流泪了。

二嫂早起来了,着炉,做饭。看到枫茹两膀都朗开了,眉头紧簇,知道是涨奶涨的,叫她用热手巾敷,过两天就会轻松多了。

“二嫂,我想吃过早饭就走。”“啊?不是中午十一点的票吗?这么早干嘛?”二嫂想留她一会好一会。

“想带欢欢去玩的,来几天也没带她出去玩过。,还有,你们可以多装一趟货的,这几天都被我们耽搁了。”

“快别这么说,姐妹有多少在哪儿,要不是有难事,请也请不到你们来玩啊”。二嫂总是朴实厚道,让人心生暖意。

“以后,不请我也会来的,二嫂。有空替我多看几眼二丫去呀,”

“放心吧,一定会让你二哥他们一起去的”。

一会儿,太阳升起来了,或许是冷的缘故吧,白渣白渣的。

枫茹进房舱叫醒欢欢,听说回家,欢欢倒也没闹,只是说,“宝宝呢?不带宝宝回家? ”枫茹不再吱声。欢欢使劲扯了她的胳膀,痛得枫茹眼泪都掉下来……

河港上陆续响起柴油机器启动的声音,大哥大嫂过来了,枫茹乘机道了别,又重复拜托去看孩子的话。

其实枫茹早早的存了心,她想走之前去看一下二丫,这一夜会不会哭哑了嗓子?还好,石头没有阻拦,他也有此意。

吃了点二嫂持地做的早饭,煎鸡蛋,她知道小时候枫茹喜欢吃,还是没能忍住与二哥嫂挥泪告别……

根据王拐子写的地址,枫茹他俩一边走一边打听,走走停停有两个小时吧,总算找到了王拐子写的那个地方。

庄后就是哥哥跑运输的运河,河滩上有一沙石场,再向南五百米处一幢居民楼,二丫就在这一幢最左的一家,有门出北,(有个便民店),此时该有九点左右了。

应该就是这儿了!越靠近,越心跳!二Y,妈妈看你来了…枫茹激动得不行。

“嘟,嘟,”身后突然有汽车鸣笛,枫茹他们下意识让了让。只见一辆公用面包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就在那幢居民楼后停了下来,车上打有计生办的招牌。

车上下来五六个男女,直奔最左一家,不一会儿听见,大人,小孩的哭声。

“什么情况?石头?”枫茹有点慌了,拉住石头,加快了脚步。

听到哭声,居民楼下围了好多人,吱吱喳喳,听不懂,枫茹刚靠近,看到几个抱了个孩子出来,后面跟着几个大人带着哭腔,双手合什带求情状。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是二Y吗?枫茹急的,她挤进人群,用生硬的普通话询问详情。没来得没及问清。面包车扬长而去……

原先跟在后面求情的其中两人,忙不迭回头,女的拎了个包裹,爬上男人的摩托车,飞也似的去了。

那包裹,那么眼熟!

枫茹急了,急了,拉住一个还能听懂些的问,究竟什么回事。

这家昨晚领了个女孩,好漂亮的,一家子欢喜着呢,只因领养证还有两个月才拿到,被人举报,计生办派人把孩子接走,等手续齐全再说。

啊?孩子带哪去?

扬舍镇有个育婴堂,就是孤儿院。

孤儿院?扬舍镇在哪儿?

是的,沿这条路右拐向北四五十里吧应该。

是二Y呀,我的二Y!枫茹彻底崩溃了……

二丫不是孤儿,她有父母,有父母啊,还有姐姐,二Y,妈妈来了,妈妈带你回家,枫茹沿着公路,发疯似的狂奔而去……(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