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叫大哥(二)

一个冬日的早晨,母亲的灶火刚刚红起来,屋子里缥缈着淡淡的柴草煤炭味。

周末回家度假的大哥要坐早车去单位上班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声,叫醒了我的耳朵。在睡眼朦胧中我看到大哥下了炕,站在父亲的头顶旁,伸手从里兜掏出一沓钱,恭敬地放在枕头旁,缓缓地说:“您抽时间去买台彩色电视机,买台好的。”母亲一旁看着,阻止大哥“你结婚要花钱呢,攒着吧!”,只见哥低着头边穿鞋边说“爹爱看,先买电视吧”,我躺在被窝里偷偷地笑了,我们终于可以有彩电看了,其时并没有想到大哥挣钱的艰难以及他为家人无私付出和周全打算的精神的可贵,直到多年以后,自己有了工作,体会到了挣钱的不容易以及生活的拮据之后,才正真觉得大哥宽广的胸怀和他对家人的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1995年的早春三月,田野里刚刚探出小草的嫩芽,太阳妩媚得动人,院子里飘散着淡淡的柴草味。母亲从早上起就开始忙里忙外了,因为周六大哥要回家,最要紧的是大哥要带女朋友回来。

这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啊,大哥要成家了!未来的嫂子憨实地笑着,我好奇地打量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和酸楚。因为大哥高兴,所以我高兴;因为大哥爱嫂子,所以我酸楚。那天,大哥的手拉着的是嫂子的手,我只能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说笑,我假装有事到院子里呆呆地蹲在墙角看蚂蚁……

反正那一个春天心情很不美丽,有谁能理解一个被宠着的小妹的复杂心情呢?

大哥的婚事是他自己一手操办的,没有让父母操劳一点心。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工作,凭着自己的省吃俭用,攒了一部分钱;凭着自己的出众才华,凭着自己的和善人缘,借了一部分钱。他没有向父母张口要过一分钱,没有诉说过一次生活的艰难。大哥的字典里只有体谅和责任两个词。

大哥给我做了最好的榜样。后来我结婚了,也懂得去体谅公公婆婆的不容易,支持老公作为长子对父母的关心和爱护,在钱财上我们从不向公婆伸手。

大哥为我们诠释了有一种美德叫孝悌。

大哥结婚了,我心里的象牙塔轰然倒塌,人们都说弟兄自古就是两家人,大哥有了自己的家,我怅然若失,担心从此就要失去大哥对我的爱护了。

1995年的中秋节前夕,大哥骑着一辆自行车到大学校园里接我回家。下坡路载着我,遇到上坡路,我们一起步走;一路上,大哥和我谈论着大学生活,和我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悠长的小路两旁五谷飘香,车子的吱呀声悠悠扬扬……大哥用力蹬着自行车,一摇一摇的背影至今仍然烙印在心里,无论时光如何变迁,我知道这辈子我们的兄妹情是无法改变的了。

我仍然理直气壮地享受着拥有大哥的幸福,大哥义无反顾地履行着当大哥的职责。

每次开学前,先到大哥家“报到”。大哥的心很细。每个学期,他总会为我准备好洗漱用具和一些学习用具;周末放假回到他家里,他说我在学校里吃不上好的,就领我出去吃“大餐”;每次返校时,大哥总要送我下楼,然后在电梯关门的一刹那,塞进一张钞票……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温馨的场面依然时常闪现在眼前,如同发生在昨日一样。

大哥用自己的行动为手足情深作了最好的注解。

大哥把那么多的爱心给了他挚爱的家人,有时却忽略了爱人。嫂子是个大度的女人,可是有时也难免唠叨。大哥倔强地坚持自己的做法,所以冲突也在所难免。那时还没有成家的我,也并不能体谅嫂子的辛酸悲苦,时常出言不逊,姑嫂关系着实紧张了一阵子。其实现在想来,大哥处在那样的位置上左右为难,该是多么难过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大哥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一次,我们兄弟姐妹聚在一起,酒酣阔论之中,大哥歪着身子斜靠在窗台边上呼呼睡着了。我扭头看着他酣睡的面孔,不觉心中一酸:大哥的脸上皱纹横生了,鬓角有了星星华发。我赶紧拉过来一个枕头给他垫上,在那个时刻,我突然觉得大哥再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大哥了,我们应该走在他的前面拉他的手了。

前年,大哥查出了心脏疾病,他瞒着我们独自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后来嫂子告诉我实情。我慌慌张张去看望他,他像没事人一样神情自若,笑着说“没关系”,然后反复叮嘱我们不能让父母知道他的病情……在回家的路上,我和老公细数着大哥的好,一边流泪一边担心。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大哥关照的我,不知所措。

可大哥毕竟是大哥!

每天微信运动里,大哥经常占领封面;

每天晚上,大哥要去游一两个小时的泳;

大哥仍然能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面对困难!为了方便照顾父母,五十岁的他学会了开车,每周穿行在回乡的路上。

那天,我坐在旁边看大哥给父亲理发刮胡子,突然发现,大哥越来越像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