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因祸得福

海明在邻居大李家玩,他正把玩一个精美的艺术品,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海明伸手去掏手机,那个艺术品在他手上一滑“哐当”一声重重地砸在下面的音响上。

海明吓出了一身白毛汗,他之前听大李和他吹嘘过这套音响价值两万多元,效果特棒,大李爱不释手。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呢?”海明急得手足无措。

他慌乱地打开音响的按钮,扭来扭去,糟糕,不出声了!

他拍一拍音响,还是没有动静。

“完了完了,音响砸坏了,这下可摊大事了!”

海明听到大李哼着小曲上楼的脚步声,大李到楼下取快递回来了。

海明的心顿时紧缩成一团,他慌乱地把那个艺术品摆回原样,端坐回沙发上。

见大李进屋,海明忙起身告辞。

“你急什么!我刚买的唱片,咱俩一起听听。然后我搞俩小菜喝一盅。”大李热情地说。

“不了不了,我家里还有事。”海明急急地离开了。

“奇怪!这个家伙今天怎么了,平时都是赖在这里噌吃噌喝撵都撵不走。”大李嘟囔着。

海明回到家,忐忑地在屋里转,坐不稳也站不牢。

“大李一会听唱片,肯定会发现音响坏了,他找上门来我该怎么办呢?”

“我拿什么赔他呢?母亲正在住院,手术费需要一大笔钱,平时父母让我出去找工作赚点钱,我不是嫌恶这个就是嫌恶那个的,整天游手好闲赖在家里吃闲饭,结果一分钱也没攒下。”海明急得抓耳挠腮。

“我到哪里去搞这两万块钱呢?”

“三十六计走为上,干脆先溜吧!让大李找不到我。躲一天是一天。”

海明急匆匆地跑出了家门。

“躲到哪里好呢?干脆去医院。”海明耷拉着脑袋晃晃地来到了母亲住的医院。

母亲看到他很高兴,欣喜地摸了摸海明的头,一向严肃的父亲脸上也有了笑模样。

海明在医院里陪母亲呆了一个下午,他六神无主地一会东转转,一会西转转,一会闷在那里玩手机,一会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他,一下午抽掉了大半盒。

晚上父亲让他回家睡觉,海明破天荒地说要给母亲陪夜。

父亲千叮咛万嘱咐地回去了。

母亲因为有儿子陪在身边还激动地掉下了眼泪。

海明在走廊里踱来踱去忧心忡忡,隔壁床的阿姨突然来喊他说她母亲的点滴没有了,让他赶紧去叫护士。

海明这才醒过神来。

护士过来看海明的母亲睡着了,点滴已经进了空气,护士便拉长着脸教训海明这样会有生命危险,然后又重新给母亲扎了点滴。

海明蔫头耷脑地听护士训。

后半夜没有点滴了,海明就坐在走廊尽头的板凳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傻乎乎地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第二天,海明不敢回家,还坚持要在医院照顾母亲。

殊不知海明心里揣着什么鬼。他人在这,魂不知道飘在了哪里,这两天他满脑子都是两万块钱。

到了第三天,父亲赶他回家,让他回家洗洗澡换换衣服。

海明没办法,只能忐忑地往家走。

上楼的时候他一直在心里祷告:“my god! my god! 千万别让我碰到大李,我换完衣服就走。”

都说无巧不成书,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海明蹑手蹑脚地上楼,正要开门,对面大李家的门开了,大李走了出来。

“海明,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我正找你,有事问你呢!”海明开始心虚。

“你那天走后,我发现我家的音响坏了,是不是你弄坏的?”

海明脸冒虚汗,心想:“千万不能承认是我干的,反正大李也没有证据证明音响是我弄坏的。”

“大李哥,你说什么呢,什么音响就是我弄坏了?”

“我家的音响那天你来之后就不响了,你说不是你弄坏的是谁干的?”

“我没干,我根本就没动过你家什么音响。”

“那你躲什么,你好几天不着家!”

“我妈病了,我去医院陪我妈了。”海明嘴还挺硬。

“奥,你突然变孝顺了,整天去医院陪你妈。”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不是你弄坏的,我希望能听到你说实话。”

“不是我干的。”海明嗫驽着说,他一想到两万块钱腿就发软,如果父母知道他捅了这么大娄子还不直接要了他们的老命,海明打定主意打死也不能承认。

“海明,我可是有证据证明是你弄坏的。”

海明想大李肯定是在诈他,他怎么可能有证据。

“你过来,到我家来。我给你看样东西。”海明战战兢兢地跟着大李进了屋。

大李打开电脑,里面海明没拿住艺术品掉到音响上把音响砸坏的录像清晰地摆在眼前。

去年大李老婆生小孩,家里雇了月嫂看孩子,当时就装了这个摄像头,这时候竟派上了用场。

海明顿时傻眼了。他低下头,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对不起,大李哥,音响是我弄坏的,你说怎么办吧!”海明哆哆嗦嗦地说。

“大李哥,你知道我不挣钱,我妈还在医院躺着,我爸正愁手术费呢。”海明嘟囔着。

“我俩必竟邻居住着,你看这样行不行?音响原价两万块,折旧就算一万,我知道你没钱,你明天就到我建筑公司去上班,从搬砖做起,每月三千五,三个月之后攒够一万还给我,你觉得怎么样?”

海明没有办法只能同意,之前大李多次让他去他的公司搬砖,他都嫌掉价嫌累拒绝了,现在只能这样了。

海明开始在大李的公司上班,每天的工作又苦又累,就是来来回回不歇脚地搬砖,还得计件,搬不够数每月三千五还挣不上。

海明哪里吃过这苦干过这么重的活,只搬一会儿他就一脑袋瓜子的汗往下淌,两腿发飘,汗水和泥水混在一起没了人形。

一天下来,两腿像灌了铅一样挪不动步,就差爬回宿舍去了。

管他们的头儿还特别横,扯着嗓子训海明,这要是搁之前海明早跟人家甩脸走人了,可如今没办法呀,海明只能忍气吞声。

好不容易挨到发工资了,海明心里特别高兴,看到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海明这回知道什么叫血汗钱了。

他一分也舍不得花,也不敢花。

可是没出几天,一千块钱不翼而飞了,这可把海明气坏了,同屋住着的只有他和顺子,海明断定肯定是顺子拿走了。

平日他和顺子关系挺铁,哥们长哥们短的,顺子竟然干这种事儿。

海明气哼哼地去质问顺子,结果顺子死不承认,海明气愤至极,可是苦于没有证据,他和顺子就这样闹掰了。

他憋了一肚子的恶气无处发泄,独自一人在工房里喝闷酒,他想到自己把大李家的音响弄坏了也是拒不承认,不是和顺子一个德行么!

海明从此踏下心来,他想快点把欠大李的钱还上,不然真是没脸见大李。

他开始加班加点地干,不出三月,一万块钱攒够了。

海明兴高采烈地拿着这一万块钱去敲大李家的门。

大李热情地把他让进了屋。

海明把一万块钱毕恭毕敬地交给大李,大李却没接,他放回到海明的手里。

“海明,这一万块钱是属于你的,不用赔给我了。”

海明一头雾水。

“海明,跟你说实话吧,你弄坏的音响只值两千块钱,之前我和你说那个两万多块钱的音响让我妹妹借走了,她要参加歌唱比赛。”

“这个旧的音响本来我也没想让你赔,我气的是你不说实话死不认错,你平时又吊儿郎当不好好找份工作也不心疼父母,我就想出这么个法子教训教训你。”

“这段时间你表现不错,这一万块钱你就拿回家孝敬你母亲,她老人家不正缺手术费么!”

“合着大李哥你玩我呐!”海明重重地打了大李一拳,但还是惭愧地点了点头。

打那以后,海明更加努力地搬砖头,他任劳任怨,还能帮助和团结别的工友,不出一年,他就升任主管了,逐渐走上了公司的管理层。

顺子后来也和海明认了错,他当时想讨好女朋友给女朋友买衣服,可是兜里没钱,看到海明的钱露在裤兜外面就起了歹念顺手牵羊了。

海明原谅了顺子,两个人在工作上互帮互助,成了真正的好哥们。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感谢韩涵微语老师对本文的指导。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

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作者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

我们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我们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文字之光

找到我们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私信给: 朋友是老酒 瑾字翁 王大珊 韩涵微语 无色生香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