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鸡事件(下)

图文|王屿

尼克下班回来时,我把下午和麦雅的聊天告诉了他。他认真听完后没有怎么说话,但是抢过我手头的活,自顾自地做起了晚餐。我默契地往桌上摆餐具和酒杯。

整个晚餐很安静,只有刀叉和酒杯交碰的声音。

餐后,尼克一手夹住两只细高脚杯,一手提着半瓶喝剩的白葡萄酒走至炉边的小桌。壁炉里只剩一星红色的火粒,我赶忙往里面添了块柴。

新加的木头重重地陷入热灰,很快树皮冒起来一阵青烟。我飞快关好壁炉的玻璃门,拴上安全扣,将通风屉移开一点口子。炉内那块木头立即燃成一大朵火焰花,噼里啪啦在高温里绽放开来。

尼克整个人靠着沙发,白葡萄酒让他全身都放松了。我从壁炉边刚转过身来,他便伸开一只胳膊意示我过去坐到他身边。

“你父亲选择去林场伐木,应该是干伐木可以赚更多的钱。这样才能足够支付你们姐弟三人的学杂费。他那时没有其他选择。” 尼克盯着明晃晃的壁炉,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尼克,我一开始就知道这些。”

“亲爱的,换做是我。我是说真的,换做是我,也会和你父亲做一样的选择。” 尼克侧过身,用双手搂住我的肩膀。他一眼不眨地看着我,目光笃定。

“谢谢你,亲爱的。”这个男人试图以他的角度来缓解我的情绪,这样的设身处地让我非常感动。

落地窗外一只癞蛤蟆呱叫了一声,尼克掀开窗帘一角,并没有看到它的身影。山谷那头马里奥家的灯远远的亮着,我能想象麦雅和家人正坐在餐桌边讨论这一天田里地里的事务。

“尼克,明天我就把鸡带回来。”

“此话当真?!” 尼克兴奋地咽下一口酒,“杀鸡的时候,我...可以录像吗?”

“滚! ...... ”


我挑了次日鸡群入栏的时间去找麦雅。马里奥家的鸡舍沿公路而建,一共有三间,间间都漆得雪白。麦雅蹲在中央那间鸡舍前,准备拴上鸡舍的门扣,她身旁堆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块。

“嗨,你决定来把它带回家吗?”

“对的。我已经准备好啦。”

麦雅重新打开关上的门,弯着腰把一只手伸进鸡舍。她很快找到了那只鸡,似乎没有费太多时间和力气。我接过那只芦花鸡,握住它的双爪,拿手臂把它搂在怀里。

麦雅微微一笑,她把鸡舍门重新拴好,接着开始往木门外一块一块地垒着石头。“我得拿石块把整扇门都堵死,这样狐狸才没有可乘之机。”见我诧异,她解释道。

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一堆石头是做这个用途。 天马上就要黑了,她的动作非常麻利。

“这些技巧,都是爸爸告诉我的。很多这样的老古法子,现在的年轻人一般可都不知道。”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接着又回头把最后一块石头垒上。

“你知道吧,我和小马里奥是同学。” 她拍拍手上的尘土,和我并肩站在鸡舍前。

四周静得能听见猫往橄榄树上挠出的细响,山谷里最深处那户人家,已经亮起第一盏晚灯。但我愿意就这样站着,听她说点些什么。


麦雅和小马里奥的那个班,甚至周围一起长大的昔日小伙伴,目前留在海岸的并没有几个。一半多人都去了里斯本,还有的去了法国、比利时等其他欧盟国家,因为那里比海岸更容易找工作谋生。

她和小马里奥前几年也有出去工作的打算。可看到周围一批一批的年轻人都相继离开,这些村庄只剩下破旧的房子、独孤的老人时,她和小马里奥犹豫了。

牛群可以不养,可他们这么多橡树林以后怎么办呢?那可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产业呀!把地卖给喜欢这儿的外地人或者度假酒店集团? 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们能认认真真地传承采割软木这样古老的产业吗?权衡到这些,他们终究还是选择留在了海岸。

麦雅婚前住另外一个村庄,她的娘家做着和马里奥家一样古老的产业: 种植软木和放养牛群。玛利亚大婶去世不久后,她和小马里奥结了婚。

"有时候生活很难,但能选择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麦雅看着山谷深处,她语气平淡,眼睛却亮亮的。 此时,从那个方向传来一阵“嗒塔塔塔”的拖拉机的声音,小马里奥在地里劳作完,现在收工回家了。

"Boa nite(葡:晚安),屿菽。" 麦雅和我告别后,爬上那个缓坡朝厨房门走去。

"Boa nite,麦雅。谢谢你! " 我抱着鸡走上那条笔直的田间公路。

远远地,可以看到尼克已经把家里露台的大灯打开了。夜风很凉,但我感觉鸡在我怀里挺热乎。


“尼克,请帮我烧一壶开水。另外请留意麦西不要打岔。” 进门我就开始准备,不打算拖延时间。

“好的,我亲爱的太太。” 尼克按吩咐去做了。

我仔细回想十几年前母亲教我的步骤。

我把鸡爪和翅膀拿绳子绑好,拿胳膊夹住大半只鸡。一手固定好鸡头,掰朝相反的方向,定下下刀的位置,去好毛。旁边的十八子菜刀早已被我磨得锃亮。我拿起刀,准确地割在下刀处。

“哇呀我的老天....... ” 身高一米八+的尼克一声尖叫,他捂住眼睛跳出了门。麦西随即跟着他窜了出去。

“对不起,芦花鸡。可我只是一个主妇呀。” 我看着手上已经不再挣扎的鸡,忍住心里的波澜做着收尾工作。

明天早上,尼克可以喝一碗鲜美的热鸡汤再去上班了。我边拔着鸡毛边做着打算。

“呱……” 窗外的癞蛤蟆叫了一声,掷地有声。


本文属王屿原创,谢绝转载。

Costa Vicentina|前言与目录

上篇| 杀鸡事件(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Part 1 一个满是光斑的午后,小马里奥开着农耕机来来回回翻着地。他女人坐在农耕机后,往车斗里的机器口灌种子。 ...
    三儿王屿阅读 578评论 21 20
  • 若峰阅读 18评论 0 0
  • 这个世界上,有异性朋友是正常的。只是朋友得分为很多种:有的人可以做恋人,有的人可以做爱人,有的人可以做知己,有的人...
    雪莹一W阅读 263评论 0 2
  •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其他 Github博客 和 csdn ,互相交流! 1.什么是jsonp: JSONP(JSON ...
    Coding_ff阅读 423评论 1 8
  • 01 一个朋友最近辞职了,他说才进公司一年,但是公司的言行不一致,让他看不到前景。 初进公司时谈好的底薪加提成,五...
    浅浅煦阅读 6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