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面前,都想要体面一点

字数 1607阅读 83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突然全身是血,去医院检查,艾滋,(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我也真的不知道)。

那一瞬间,我先是想,什么地方才有可能感染上这样的东西。然后接踵而至的,恐惧,求生,不甘,一切都真实的可怕。

我才二十岁而已,我觉得我的人生都完了。可是我还想穿好看衣服,还想做很多事。可是一切都完了。完了。

我想象着自己满身溃烂的样子,几近崩溃。我沿着医院出来的路疯狂的跑,跑的跌跌撞撞,好像能听到风从我耳边略过的声音。跑的时候,我脑子里迅速就做了决定,最后好像决定跳楼。

我不愿意面目全非。我希望大家记住我好看的样子。我不愿受人指点。我希望我在最好的时候结束。

我知道这很不切实际,但这是我梦里的第一反应。

我蹲下来大哭。然后开始给大家留言。

梦里我对平时的每个人都情深义重,想起他们时都只有他们的好。我哭着,颤抖着,对这个世界充满不舍和留恋,那种绝望深刻得至今难以磨灭。

写到给我妈妈的留言时,我醒了。留言里最后一句话就伴着我醒来,像电影旁白一样一遍一遍的重复,一遍比一遍声音小。

我说。妈妈,我不怕死,我是怕不得好死。

醒来以后,看着屋子里熟悉的样子,还是情景带入的绝望了好半天,很久才感觉劫后余生,重生的激动恨不得热泪盈眶。梦太过真实,以至于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珍惜过生活,眼前的一切都这样可爱。

然后我又躺了一会,想着刚才那个梦。

想着想着,我又哭了。

我想起了我前男友。

认识他时候,他还是健康挺拔的少年模样,弯着眼睛一笑,对那时少女心萌动的我来说,整个世界都亮了。我是天生疏离感的人,却在认识他后,把所有女生的小心思都给了他。

那时我们是异地。

有一年,他突然很久没联系,朋友说他病了。

我盯着他看啊,看啊,想从他脸上找到一点端倪。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明明就和平时一模一样。

有一天去他家里,他下楼取快递,他妈妈看着我,低下头,肩膀一抖一抖,哭了。哭得我不知所措。

开学我要返回我的城市上学,送我的那天冷的滴水成冰。他在车下挥手。

很久以后我再想起那一幕,像极了一副,清晰的、放大了的,生离死别。

他没有了音信。

几个月后,我再收到他消息时,是他发小,带给我他的死讯。他支离破碎的告诉我,你别哭,别哭。然后他自己哇一声哭了出来,狼狈仓促的挂了电话。他给了我一个账号,是他生前留下的。

就这样,我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我真的就没哭。

我呆呆的,呆呆的,过了几天。好像一直在反应这件事。等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就天天哭,夜夜哭。绝望的在深夜抓着床单哭。看到什么都哭。想到什么也哭。

我想不通,那样一个人啊,昨天还鲜活的存在在我生活里,怎么突然从此以后,我就见不到他了。

我登了他的账号。里面很多留给我的随笔。

他在哪里哪里旅游,哪里哪里什么很好吃。

他在哪里哪里住院,请了什么什么专家。

他在靠窗的病房,外面风景很好。

他看到一个小女孩,长的很像我小时候。

他说,他的治疗可以保守,拖一天算一天,也可以手术,但成功率并不是很高。

他那时侯是有多孤独。以至于我从来不知道理工男可以写出这么多字。

他说,“趁我还提得动行李,让我再看看这个世界。趁头发还没脱落,让我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

进手术室之前,他给我留了最后一句话。那时候他也不过是个文艺青年。

他说。“如果不是死亡这么突如其来,我怎么舍得让你哭”

无数个深夜里我对着那句话大哭。

那时没有人理解他。我也不理解。

明明还可以活挺久,干嘛一意孤行那么冒险。

周围所有人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所有人都觉得,人的本能所以在求生面前会不顾一切。所有人都觉得,生命走到终点时是没有尊严的。所有人都说,医院里的人不过就是一摊肉。

怎么偏偏你,就不顾一切的,选择了死。

直到那个梦醒来。

原来我和他的完美主义太像,而我们又太年轻。

一贯骄傲的人,就是生死面前,都想要体面一点。

生命这样脆弱,和年轻的感情一样脆弱。那个眼里有星星的少年,早已化作石碑上凹凸的三个字,长眠在绿树成荫的山下。而那时我摆下的花,大概也早就风干不剩。

但我想,有时候,大概我可以懂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