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说我爱你

(十)

有人说不遵循生活规则的人,注定在生活面前撞得头破血流。然而就算你遵循了所谓了规矩,生活也不一定让你一帆风顺,生活中总是处处充满了意外。就像你一厢情愿的天长地久,不过是现实生活中的曾经拥有。

陈晨和刘佑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刘佑佑的成绩稳步提升。她一扫往日的淤积情绪,在各个学科上苦习钻研,她在课堂上解决难题的速度再次获得老师们的认可。刘佑佑很拼,在她心里埋藏着一个信念,她想用行动证明她可以在谈恋爱也可以不耽误学习的,由此得到老师和父母的认可。陈晨这边的成绩同样喜人,他对篮球的领悟以及个人的专业素质都得到了老师们的青睐,他只要一直这样坚持下去,就可以由学校提名保送到一所不错的大学去。

邹老师只有一个要求,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把成绩提上去了,他对于陈晨和刘佑佑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刘佑佑和陈晨经历了这场洗练后都比以前成熟多了,面对爱情,理智多于冲动。刘佑佑主动去跟陈晨说他们要恢复正常的来往,让刘佑佑感动的是陈晨只是要求每天下晚自习后一起去操场上散散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很快就到了高一年级学生选择文理科的时候了。邹老师早早宣布高一(2)班是理科班,要选文科的同学早做好打算。陈晨天生不喜欢背诵,他毫不犹豫的填了理科,她不知道刘佑佑填的是什么,但她自信刘佑佑也填的是理科,因为刘佑佑知道他要填理科。

填选择文理科志愿的几天前,晚上11点左右,刘佑佑开着台灯在寝室做作业。突然她的手机一阵接着一阵的震动,宁静的夜晚,这声音让刘佑佑有些害怕。

这么晚了谁会打电话来呢?刘佑佑心里紧张地想。会不会是陈晨,以前陈晨会在晚上给她打电话,有时候她在洗澡,就会被室友一通恶搞。刘佑佑拿着手机走到寝室门外的通道上,她一看原来是爸爸打来的。

“喂,爸爸,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刘佑佑的爸爸用一种缓和的语气问道:“最近生活上还好吧?”

刘佑佑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回答:“嗯,一切都好,爸爸也要注意身体。”

“那最近成绩怎么样呢?”

“也好啊,你的女儿现在都还在学习呢。”刘佑佑彻底放松了,生活和成绩是父亲永恒不变的话题。

“这样就好,我们家的希望就看你了。”

......

“听说你在谈恋爱?”刘佑佑的父亲语气突然变调,“还是和一个叫陈晨的人。”

“嗯。”刘佑佑只敢回答这么一个字,她的心狂跳起来。看来邹老师没有骗他,她感觉爸爸的电话来者不善。

“马上分手,否则你这个书就不要再读了。”刘佑佑的父亲大吼道,她甚至清楚的听见了父亲愤怒的的鼻息声。

刘佑佑听到马上分手后急的在的走廊走来走去,她解释道:“爸爸,可是我的成绩提上去了,我学会了合理安排时间啊。”

“就算你考全校第一也不行,他是我们仇人家的儿子。”刘佑佑的父亲咆哮道,“什么也别说了,后天天我就来学校找你,顺便给你带点鼻炎药。”

“可是......”刘佑佑还想解释,父亲已经挂断了电话,她看着嘟嘟响的电话流出了眼泪。刘佑佑靠到通道的墙上,任由眼泪滑下,她靠了一会儿又沿着墙蹲了下去。

通道边上门都紧紧的关着,天花板上一排灯亮着冷清的光芒。刘佑佑还蹲在地上,她停止了哭泣,她一遍又一遍了想父亲电话里的仇家。仇家?怎么会有仇家呢?什么时候有仇家的?无数个为什么把她的脑子搅得好乱,她不敢相信父亲的话,却也清楚这不是梦境。

刘佑佑实在是想不通,她想从父亲那里得到答案,却又怕知道真相。等着吧,父亲不是说过后天要来的,可是这件事情该不该告诉陈晨呢?刘佑佑回到寝室后座在床上思考这些问题。室友们都睡得很安详,刘佑佑今晚上注定无眠。

刘佑佑掏出手机打开QQ,她给陈晨写了一条消息:“橙子,陪我说说话。”后面是两个哭泣的表情。但是她迟迟的不敢按发送键,她担心陈晨知道了会闹出什么事情。

刘佑佑默默的等待着,在父亲面前,她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第二天下晚自习后,陈晨和刘佑佑一起在操场上围着跑道走。

“橙子,明天我爸爸要来学校。”刘佑佑打算告诉父亲要来的消息。

陈晨有点警惕的问:“你爸爸来干嘛呀?”

刘佑佑回答:“来给我送鼻炎药。”刘佑佑决定什么都由她一个人承受,她始终是爱护着陈晨的。

陈晨用手搂着刘佑佑的肩笑着对刘佑佑说:“柚子要照顾身体哦,你看橙子多壮。”

陈晨说完跑到刘佑佑的前面向猩猩那样用拳头捶胸,还哇哇的咆哮了几声,逗得刘佑佑捂着嘴笑了起来,心里却是更加的苦涩。

第二天数学课上刘佑佑的父亲带着刘佑佑走了,陈晨只看到刘佑佑父亲一个背影,手里拿着用白色塑料袋装好的一包药。

刘佑佑跟在父亲的身后,两父子一句话也没有说。邹老师的办公室在四楼的拐角处,两父子很快就快了,刘佑佑感觉这段路太过漫长。刘佑佑想要陈晨在身边陪她,这时候怀恋陈晨的笑脸真是一件让刘佑佑害怕的事情。

一进办公室,邹老师就一脸笑容的吩咐刘佑佑父子在旁边的椅子上做。刘佑佑的父亲回头对一脸紧张的刘佑佑说:“我跟邹老师是老朋友了。”

刘佑佑渐渐发现这是邹老师与她父亲安排好的一次见面,刘佑佑的父亲问了几句刘佑佑的近况,邹老师回答了几句刘佑佑很有希望的话后两个人都叹起了口气。

刘佑佑的父亲说:“这是命,人终究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邹老师说:“我一直相信命运。”

接着两个人进入了正题,让刘佑佑知道了某些事情。

陈晨自然不知道刘佑佑经历了什么,但是她发现刘佑佑回来后眼神空洞,时不时的一个人流泪。陈晨担心刘佑佑发生了什么事情,刘佑佑却是一直用“没事”来阻挡他进一步了解的打算。这让陈晨感动很痛苦也很委屈,刘佑佑心里面有事情就是不给他说。

“柚子,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承担好不好?”橙子坐到刘佑佑的位置前面问道。

刘佑佑爬到桌子上哭了起来:“对不起,有些事情你现在不要知道的好。”

怎么跟邹老师说的一样?陈晨想到了那次邹老师神神秘秘说的这么一句。陈晨这些天很痛苦,刘佑佑一反常态的对他百依百顺,有时候发呆似的看着他,看一会儿就掉下了眼泪。陈晨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会让刘佑佑会变成这样,但是就算陈晨发火刘佑佑也不会说。他无论怎么问刘佑佑,刘佑佑始终只字不提。陈晨的努力就像是拳拳都打在棉花上,他也就放弃了。

填报选择文理科那天,陈晨已经没有多少心力去询问刘佑佑选的是什么了,但是他还是相信刘佑佑选的是理科。

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完了,寒假到了。有的同学在打算去哪里完,有的在谈论过年又会收到多少压岁钱,有的计划去上补习班。陈晨和刘佑佑心事重重,刘佑佑明白这段感情已经走到最后了,这是她和陈晨一起待在教室里的最后一节晚自习。陈晨被刘佑佑最近的古怪行为搞得精神疲惫,可他依旧对这段爱情毫不怀疑,他坚信会有个永远。

晚自习下课后,陈晨和刘佑佑怀揣着不同的心思走去了那早已刻在记忆里的操场上。

“柚子,我们要谈多久的恋爱啊?”陈晨牵着刘佑佑的手问道。他在心里猜想刘佑佑会告诉他永远。

“现在...我们就...分手。”刘佑佑说的很慢很清晰。

“什么?你再说一遍。”陈晨简直难以自信,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们现在就分手。”刘佑佑看着陈晨一脸焦急的脸说。然后他留下一脸茫然的陈晨一个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刘佑佑心里面尤如刀绞。

意外来的太突然,陈晨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刘佑佑走远了才意识到害怕。

陈晨跑着追了上去,他追到刘佑佑就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柚子,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说出来,我一定改。不要离开我好不好?”陈晨说完把头放到刘佑佑的肩上呜呜的哭泣,刘佑佑听到他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放在她双肩上的嘴唇也在颤抖。

刘佑佑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她想起来邹老师和她父亲的那句话。她使劲的想挣脱陈晨,他在陈晨的怀里反复说着:“陈晨,这是我们的命,你放手好不好?”

“我不放,我不放。”陈晨大哭起来,“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就是不可以分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对陈晨和刘佑佑议论纷纷,很快,学校的保卫也闻讯赶来。刘佑佑急的哭了起来,陈晨却是一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放的样子,抱刘佑佑的力度丝毫没有减少。

现场一片混乱,有人窃窃私语的讥讽,有人摇头叹气的离开了。认识不认识他们的人都没有人上前去劝解。

刘佑佑慌了神,陈晨再这样闹下去,到时候他们非得被学校开除不可。

刘佑佑别无选择,张嘴一口咬向了陈晨抱住的手,陈晨突然大叫了一声后刘佑佑挣脱了。人们看见陈晨的手上有一大个牙印,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滴了下来。

刘佑佑跑去了寝室,陈晨顾不得手上的伤,发疯的向女生宿舍冲去。

陈晨在女生寝室门口被三个宿管阿姨和两个校园保卫叔叔死死的抱住,他拼命的想挣脱。陈晨看着刘佑佑渐渐远去的背影哭着大喊:“柚子,没有你我会死的。”他叫了几声后已经看不到刘佑佑的背影了,他不再反抗,在嘴里模糊不清的说着:“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谁曾经爱的轰轰烈烈,以为拥有了一切,谁现在就一无所有。爱情最好永远不要与现实沾边,在现实面前,爱情是那么的无力抵抗。

分手,接受得了就只是两个字,简简单单。接受不了就是一把刀,给心无疤的伤,无药可治。

(一十一)

你为了所谓的爱情寻死觅活,如果你爱的人没有看到,不过是委屈了自己而已。青春年少的陈晨不懂这些,就算懂,也不会听。放眼望去,无论什么年龄,又岂止是陈晨是这个样子。对于爱情,我们毫无防备的走近,但每一次远离便会痛彻心扉。

寒假一结束高一下半学期就开始了,陈晨的哥哥陈天开着车一起陪他来学校。如果不是哥哥的催促,陈晨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到学校,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开学的时间。

陈晨瘦了,脸色蜡黄有些油腻,眼窝深陷鼻尖很红,满脸萎靡不振的样子。头发乱蓬蓬的像很久没有洗过似的,衣服上有一大股难闻的烟味酒味。看着陈晨现在的状态,很难预料他还能不能恢复到以前那个英姿飒爽的陈晨。

陈晨的哥哥陈天把车停在寝室门口,陈晨走出来关上车门后习惯性了摸出了烟和打火机。一阵风吹过,白色的烟雾飘向陈晨的身后。陈晨刚吸几口就被陈天从嘴里抢下,陈天掐灭了烟头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陈晨也不拦陈天,任由陈天的安排。兄弟俩把寝室该买的都买了,一切事情都弄完了后一起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陈晨和陈天都在抽烟,陈天边走边对陈晨说:“晨晨,你又不给家里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样一直低迷下去,你都不知道妈为你哭了多少回了。”

中午,足球场上坐了许多晒太阳的男男女女,陈晨和陈天也坐到了主球场上。陈晨触景伤情,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看,手里的烟都忘了抽。香烟已经自燃了一小段,灰白色的烟灰弯成了一条,很快就被风吹散了,夹香烟的两根手指被烟熏的有点淡黄。陈晨根本没有听哥哥在说什么,也懒得去管哥哥说什么。

“哥,你谈过恋爱没有?”陈晨看着陈天问。

陈天和陈晨一样高,身材有些微胖,一个小型的啤酒肚把衣服圆鼓鼓的撑起。陈天留着平头,架一副眼镜。他猛吸了一口烟,烟雾从他的鼻孔里嘴里慢慢冒出来,穿过眼镜蔓上头顶。

“有。”他看着陈晨说,“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也是在一中。”

“那你爱她吗?”

“我们彼此深爱对方。”

“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陈晨知道哥哥现在都没有女朋友,肯定是分手了的。

陈天又猛吸了一口烟才说:“她影响了我的成绩。”

陈晨笑了起来,他站起来自言自语了一句:“人都是自私的,这就是他妈的现实。”

陈天也站了起来,手放到陈晨的肩上说:“这还是我们得接受的生活。”说完两兄弟都笑了起来。

陈晨把烟扔到了操场上,脚用力的碾压起来。

刘佑佑离开了高一(2)班,她当初填的是文科。

陈晨坐到教室的老位置上倒头大睡,至于班主任讲的一些话他一句也听不进。现在班主任要留他还是要撵他,陈晨一点也不在乎。

高一(2)班很热闹,教室里吵吵嚷嚷的,邹老师在举行欢迎仪式和送别仪式。送走离开高一(2)的,欢迎来到高一(2)班这个大家庭的。送别仪式上,邹老师没有发现刘佑佑,陈晨也没有在班上看到刘佑佑,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这件事情保持沉默。

陈晨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的脑袋最近都是昏昏沉沉的。他感觉教室里安静了下来,就翘起脑袋虚着眼睛朝前看了看。白晃晃的灯光有些刺眼,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后看到纪录委员坐在讲台上手里一直在写,他也不理睬纪录委员是在记他睡觉还是在做作业,他爱记不记,陈晨的叛逆比以往更胜一筹。他又看一下左右,发现几个陌生的面孔,想想应该是其他班来的。既然没事,陈晨又继续爬下睡觉。

“晨哥,我加入你们战戟怎么样。”左边的有个人问陈晨。

陈晨听到有人叫他,又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时原来是许昊,刚刚陈晨竟然没有认出来。

许昊的出现,给陈晨灰暗的世界里带来了一丝光芒。

(一十二)

许昊跳槽了,退出了黑锋加盟战戟,自此战戟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战戟的辉煌离不开陈晨,他对情感的宣泄完全寄托在了篮球上,陈晨和许昊带领战戟几乎打遍了这个小县城里的所有球队。

早上、中午、下午、晚上陈晨都要打球,甚至上课了也还拉着许昊继续打。陈晨打的比以往疯狂,一抓住机会就进攻。用球技过人的时间少了,用身体碰撞的时间多了,陈晨每次打的球衣湿透了才停下来歇会儿。他坐在球场上抽着烟,心里面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一样,仿佛跟刘佑佑没有分手,刘佑佑一会儿又会像从前那样拿着纸给他擦汗。想的多了,陈晨就感觉头很痛心情很沉重,只有每次打球打得大汗淋漓了才会让他的脑袋他的心情放松。见鬼的是,每次意识清晰了,心里面对刘佑佑更加思念了。

陈晨掏出手机打算给刘佑佑发短信,可是看到自己手里的眼看到寒假给刘佑佑发的几百条消息后他把手机扔到了一旁。陈晨深吸了一口烟,还没等烟雾全部从嘴里出来就拿着旁边的水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让陈晨扔掉了烟吐掉了嘴里的水。

“把球给我。”陈晨在半场站着看着许昊说。

从半场起跑,陈晨在众人的瞩目下扣向了篮筐。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2013年的夏天。陈晨的恢复得很好,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情。

这天中午,陈晨、王小雯还有几个同学在教室里面一起聊天。

王小雯一脸疑惑的问:“陈晨,你还喜不喜欢刘佑佑啊?”又补充说:“佑佑她有自己的苦衷的。”

旁边的一个女生听到了也说:“就是,我有一天晚上还看到你在赵庄亲刘佑佑呢,那个时候你们在一起才两周,我想知道感情升温快的人降温快不快。”

陈晨没有回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很愤怒的盯了王小雯她们几眼,吓得几个女生往旁边靠了靠。

陈晨扭动着下颚似乎要回答的样子,最后他看向了坐在位置上许昊说:“打球。”

许昊是一百个不情愿的跟陈晨去了球场,因为中午实在是酷热难耐,也没有穿球衣,但谁叫陈晨是他的好哥们呢。

陈晨和许昊在足球场旁边的篮球场上打球,球场还是水泥地铺成的,球场前面就是曾经刘佑佑吻陈晨的排桂花树的地方。

太阳很大,塑胶球场上仿佛有一股热气在蒸腾。在初中的时候,陈晨在这样酷热的中午光着脚在塑胶球场上打球,脚板都被磨破了不知道多少次皮。两人很快就大汗淋漓了,许昊清楚他劝不了陈晨的倔强,叮嘱几句小心中暑就离开了。

玩了一会儿陈晨觉得无趣也走了,他抱着篮球上了球场旁边的台阶。

“陈晨。”

陈晨听到背后有个女生叫他,转过去一看原来是叶欣。叶欣额头上挂满了汗珠,看来是找陈晨找了一会儿了。叶欣以前也是高一(2)的,分班后,陈晨听说她跟刘佑佑都分到了高一(17)班。

陈晨看到是老同学叫他也就没当回事,随便回答了句:“有事吗?”

“刘佑佑住院好几天了,还很严重,明天就要转到市里的医院去了。”

“然后呢?”

“你就不打算去看看她吗?”

陈晨嘴里“切”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们这些男的真狠,陈晨你知不知道刘佑佑选文科完全是因为你,她现在在学的一点也不好,住院回来后她就要休一年的学。”叶欣站在原地说。

叶欣想让陈晨觉得感动,然后去看刘佑佑,没想到陈晨还是继续走了。

叶欣看着陈晨的背影大声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和刘佑佑分手的真相吗?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她现在肯定会告诉你的。”

陈晨听到“分手、真相”,就站住了脚,回头去看叶欣,却是只留下一个转身离开的背影。陈晨骂了句脏话:“操,去就去,谁怕谁。”

陈晨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跟邹老师请了一整天的假,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买了一袋水果和几根棒棒糖以后就坐上出租车去了医院。

(一十三)

陈晨到县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城市的夜空一片昏暗,一排排的路灯给地面行走的人带来了光芒。医院紧邻的那条街车水马龙,陈晨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突然感觉自己好渺小。他常常想开着小车的人应该算的上是成功的人,在他的家乡或许是个受人尊敬的人,然而走进了社会,也是大多数的沉默者。

陈晨要去见故人,心里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反而有一种平淡感,那感觉就像是久经沧桑的人看透了生活一样。陈晨对真相不是很感兴趣,他其实更想看看刘佑佑,那个心心挂念、魂牵梦萦的爱人。

陈晨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才进入了医院。一路上他看到许多看上去令人心痛的病人。有烧的脸上皮肤都紧皱到一起的,有躺在排号椅上呻吟的,有断腿断手的......医院是个让陈晨心情沉重的地方,看到那么多医好了也是残疾的病人仍然抱着巨大的期望去医治后,陈晨特别感慨,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幸福很任性。但感慨归感慨,生活还得继续下去。陈晨在咨询台问到了刘佑佑的病房号:刘佑佑,内科楼403。

陈晨坐上去电梯才感到有一丝紧张,他想象着第一眼看到刘佑佑的样子。来到403号病房,陈晨在房外面犹豫了一下理了理衣服才鼓起勇气踏了进去。他只是第一眼,就让快变得坚硬的心融化了,甚至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只有刘佑佑一个病人。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棉被,一切都是白色的,白的单调白的有些孤单。刘佑佑穿着医院发的病服躺在床上安静的睡觉,旁边的铁架上挂了几个空瓶子,刘佑佑的手上绑了输液时用的线。刘佑佑整个人都瘦了,脸上没有以往的红润丰满,连嘴唇都少了少女该有的肉色,两双握在一起的手白皙、纤细。

陈晨心里一阵酸楚,慢慢的把水果放到刘佑佑脑袋旁边的台子上面。

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响声吵醒了浅睡的刘佑佑,她以为是爸爸回来了,缓缓睁开了。

她只是第一眼,便已热泪盈眶。那个朝朝暮暮牵肠挂肚的人啊,我最爱的爱人,看到你一眼,便是一种幸福。刘佑佑没想到陈晨会来,看着坐在旁边的大男生手里拿着几根棒棒糖,眼泪不停的流。

“你来了。”刘佑佑带着哭声微弱的说。

“你还好吗?”陈晨看着刘佑佑的泪眼问,他也流出了泪水。两个曾经的爱人,有一个共同的想法,他们想把一切的杂事都抛开,在这个心里最想亲近的人面前畅畅快快的哭一场。

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爱人吗?这就是我为之心痛无数遍的爱人吗?这就是抛弃了我的爱人吗?原来她也过得不好。两人的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你来了、你还好吗”。

陈晨伸出手想去给刘佑佑擦掉眼泪,刘佑佑急忙缩回手擦掉了眼泪后说:“给我洗两个苹果吧。”刘佑佑盯着转身去洗苹果的陈晨,他的背影依旧是老样子。她想冲上去抱住,她相信她还保得住陈晨,只是她不敢。以前是青涩,现在是人情世故。

陈晨陪着刘佑佑说了很多话,多数是有关最近的生活,无关感情。陈晨也不打算问分手的原因了,他很满足两个人这样安静的待在一起。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刘佑佑突然很惊恐的看着陈晨身后的门口。陈晨看到刘佑佑一脸诧异的盯着自己的背后,他也回头看了去。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些花白,神色严肃。

“爸。”刘佑佑首先喊道,“他是我的...我的同学陈晨。”

刘佑佑的爸爸手背在身后慢慢走了进来,看着慢慢站起来的陈晨说:“听说你球打的不错。”

陈晨从他的语气听出了两种意思,一是真实的赞扬他,二是讽刺他不务正业,不好好打球而谈恋爱。

“嗯。”陈晨回答。然后回头对刘佑佑说:“我先走了,好好养病,我有空了再来看你。”他突然想在走的时候拍拍刘佑佑的头,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哦,原来曾经他跟刘佑佑分别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抚摸刘佑佑的头,这时候这种想法只能让陈晨内心无比酸楚。

陈晨走到了门口,刘佑佑的父亲叫住了他。

刘佑佑的父亲走到另一张床上坐着,看了一下刘佑佑又看了一下陈晨后说:“小伙子,你过来坐下,我给你说一件事,当着佑佑的面告诉你也许更好。”

刘佑佑盯着陈晨看,眼里充满了怜惜。

告诉我什么?是分手的原因嘛?要知道真相了吗?陈晨心里面打着鼓。现在他反而不太想知道了,他看着刘佑佑的父亲慢吞吞的坐到了位置上。

刘佑佑的父亲叹了口气才说:“六年前,我的大女儿轶楠在一中读高一,跟你一样,也是练体育的,不过她是踢球。她跟你的哥哥陈天一班,最后他们两个在一起了。是轶楠追的你的哥哥,当时我并没有反对,我觉得让一个高中生经历一下感情也许会更加成熟一点。然而,你的哥哥成绩却是一直下降。有一天你的母亲知道了你哥哥成绩下降的原因,就到你哥哥的班上,找到他们两个。当着全班的面打了我的女儿一耳光,打完了看着捂着脸的轶楠问你的哥哥是要学习还是跟轶楠在一起,要学习的话就跟她走。说完你妈妈就走出了教室,你哥哥犹豫了一下都没有看轶楠就走出去了。”

刘佑佑已经流出了眼泪,陈晨把头低着一脸的痛苦与惊讶。

刘佑佑的父亲继续说:“你母亲的一耳光,你哥哥的无情离开,对于你们家或许没什么了不起的,却是毁了我的女儿,毁了一个姑娘的一辈子。”刘佑佑的父亲语调中有些愤怒了。接着刘佑佑的父亲又说了许多他大女儿后来的事情.....

陈晨也不知道怎么走出医院的,站在大街上特别的迷茫。这就是他想要知道的真相,只能让他更加的难堪。

陈晨掏出了手机,他想找哥哥聊聊。

“哥哥,你在哪?我有事情找你。”

“现在吗?我现在还在公司忙,过几天去跟妈妈去学校看你好不好?”

“我想跟你说说刘轶楠的事情。”

“在哪儿?”

“县医院门口。”

陈晨站在路边等了三十分钟左右陈天开着车来了,陈晨上车后陈天偏过头问他要去哪。

“酒吧!”

酒吧,在年轻人的心里就是一个埋葬忧伤的地方。

(一十四)

“忘忧”酒吧在城南碧津广场旁边,寒假陈晨经常关顾这里,他喜欢这个名字----忘忧。

晚上10点,酒吧里灯红酒绿,聚光灯到处摇曳。青年男女摇摆晃动着身体,摇滚音乐的声音占据了所有的空间。这真是一个埋葬过去的好地方,想在这样的地方长情的回忆曾经,简直是一个笑话。

俩兄弟找了个位置要了三箱啤酒,两个人都是直接拿着瓶子灌了起来。

陈晨扔到手里的一个空瓶后又打开一瓶,直接一口喝了半瓶。他喝完后有些醉意的看着哥哥说:“我今天知道了你为什么跟那个热恋的女孩分手。”

陈天的哥哥叹了口气回答道:“兄弟啊,是我对不起人家。”

陈天说着竟然流出了几滴泪水,他丝毫不管陈晨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你不找女朋友的原因?”陈晨试探着问。

“嗯。”陈天继续灌酒。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箱啤酒没有剩下几瓶了,桌子上桌子下满是横着竖着的空酒瓶。期间陈天跟陈晨说了很多当年他和刘轶楠的事情,两兄弟都有些醉了,但是还在继续喝酒。

“两位帅哥,请我喝杯酒怎么样。”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个空酒杯。她一手搭在陈天的肩上,陈天不耐烦的就把她的手甩开了。

“帅哥这么凶干嘛,到这里的不都是买醉的人,既然同病相怜,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说着她直接爬到陈天的身上。

陈晨拿起手里的酒示意那个女子把酒杯伸过去,那个女子娇滴滴的说了句谢谢就把酒杯递了过去,陈晨正对着她的脸。

陈晨看着那个女子的脸越看越觉得熟悉,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等到第三次给那个女子倒酒的时候他想了起来,在刘佑佑给他的那张照片上。陈晨越想越觉得像,他心跳加速,他害怕这是真的。

陈天继续喝酒,他见多了这样的女子,懒得去理。

终于,陈晨战胜内心的恐惧慢吞吞的问:“你是刘轶楠吗?”

陈天没有听清弟弟在问什么,继续喝酒。

刘轶楠停止了喝酒,看着眼前的少年疑惑不解,她在心里想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一般她都不会用自己的真名面人。刘轶楠最后也懒得去深究,就说:“帅哥怎么知道的啊?帅哥叫什么呀?说出来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

陈晨害怕了,他紧张的看着刘轶楠颤抖说:“我叫陈晨,你身上靠的是我的哥哥陈天。”刘轶楠一听到“陈天”两个字笑容立马僵住了,她用力的把陈天的身体掰了过去,让陈天一下子仰面躺在皮沙发上。

刘轶楠看着陈天的发胖了脸嘴唇颤抖了,陈晨再变她还是认得。陈天被这一掀搞得很烦躁,本想上去发火,却看到了她,他想吼出来的话吐不出来了。陈天也认出了他,陈天张着大眼一脸惊讶的问了句:“你是轶楠?”

刘轶楠快速的站了起来,把酒杯里剩下的酒直接泼到了陈天的脸上,甩了陈天一个大耳光后走了。陈天没有去管脸上的疼痛,跑出去一把抓住了刘轶楠的手。

刘轶楠挣了几下没有挣脱,背着身对陈天说:“怎么,陈大少爷看上我这风尘女子了吗?也可以啊,一晚上一千,可是我不想上陈大少爷床。”

陈天死死的抓着刘轶楠的一脸痛苦的说:“轶楠,你让我补偿你好不好?”

“补偿?你补偿得起吗?警告你,再不放手我叫人了。”刘轶楠说完甩开了陈天的手离开了。

陈晨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去理睬,这是陈天的情债,他管不了。

陈天看着跑远了的刘轶楠,又回头看陈晨。

“你快去追啊。”陈晨看着站在原地的哥哥大吼道。

陈晨走出酒吧的时候街上行走的车都少了许多,他习惯了麻木,于是更加的害怕清醒。

(一十五)

生活变化的太快,陈晨和刘佑佑都没有能力反抗。爱恨情仇让人们充满了烦恼,却是又舍不得把它抛弃。毕竟我们都是凡人,潇潇洒洒只是在梦里。

陈晨少了许多暴戾的情绪,他安静的接受身边发生的一切,不笑不痛没心没肺的活了半年。他唯一感谢的是许昊,这家伙成天的陪伴让陈晨走出了孤独。陈晨有时候想兄弟比女人好得多,当初如果不追刘佑佑,那自己会不会和她现在也是亲密的朋友呢?

刘佑佑自从和陈晨分手,就过上了听从“安排”的生活,她相信了老师嘴里的“命运”。转到文科班那半年,她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她擅长的数理化现在变成了政史地,大量的背诵让她苦不堪言,她细腻的心思在文科方面一点优势都没有。刘佑佑没有抱怨,她选择沉默。

默默的接受生病了住院,默默的接受一年的休学,默默的接受和陈晨的分手。

女生对待感情,表面上比男生冷静的多,心里的波澜起伏不低于男生的疯狂。

2014年的春天,刘佑佑已经休学半年,陈晨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时间总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解药。

这周周末,陈晨突发奇想,打算去“忘忧”找刘轶楠问问当晚她和哥哥的情况。

他在“忘忧”找了几圈也没有发现刘轶楠,倒是看到了以前浪迹酒吧认识的社会混混黑子,那黑子旁边跟了一大帮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黑子是当地有名的地痞,黑白两道都有熟人。

陈晨打算去碰碰运气,他走到黑子的旁边叫了声黑子哥。

“原来是陈二少爷啊,怎么,没有读书了?我看那个书不读也好,老子看了就头痛,出来跟你黑子哥混,你看哥现在活得多痛快。”黑子有些醉醺醺的说,看来喝了不少酒。

“我跟你打听一个人,她叫刘轶楠。”陈晨说完给了黑子一根香烟。

黑子旁边的混混替黑子点上了烟,黑子吸一口才说:“那个婊子啊,老子也很想她呢。”黑子身边的混混全都笑了起来。

陈晨听到“婊子”二字,心如针扎的隐痛。

陈晨有些愤怒的问:“你说她是什么?”

“婊子,他妈的就是一个婊子。”黑子说完了看着身边的混混哈哈大笑。

“啊!”黑子突然惊叫一声后抱着头像杀猪般的吼叫起来。陈晨听到他继续说“婊子”就一时难以压抑心里的痛苦和愤怒,抓起来了旁边的酒瓶子砸到了黑子的脑袋。砸的瓶子碎了一地,黑子头上酒水和血液混在一起,脸上、脖颈里面到处都流去了。模样狼狈不堪,丝毫没有刚开始的神气样子。

陈晨砸了黑子后慌忙的走了,他怕黑子在酒吧里面找他麻烦。

黑子的嚎叫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不过只是一会儿,音乐继续,酒吧的人继续买醉。

陈晨知道他会遭到黑子的报复,那只是时间问题。等待不幸的安排的人是可怜的,但是安安静静的如陈晨那样,确实是一种境界,看淡生活的境界。

也就是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黑子叫了一大帮人把陈晨拖到了一个角落,看到黑子的脑袋上裹着纱布。他满脸煞气的看着被打的蜷缩在地上的陈晨说:“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敢打老子。给老子继续打,给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教训。”黑子吩咐打手们继续踩踏没有反抗的陈晨,直到陈晨昏迷过去他们才停手。

陈晨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白色的灯光有些刺眼。他想动一下身体,一阵酸痛传来让他放弃了。

“儿子你总算醒了,想不想吃什么?打电话让你哥哥买来。”陈晨的母亲看到缓缓醒来的儿子急切问。

“妈,黑子呢?”陈晨想起他是被黑子打的。

陈晨的母亲回答:“不用担心,你哥哥已经替你摆平了,他已经滚出了这座城市。你现在就安安心心的养病,养好了病我们再去学校。”

陈晨难得去管哥哥是怎么摆平黑子的,是拿钱还是打他出去的。

陈晨躺着问:“妈,读书是为什么啊?”

“傻儿子,读书肯定是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啊,就像你哥哥那样。”

“你知不知道哥哥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女朋友?”

“你哥哥他事业忙,不着急。”

陈晨没有去和母亲争论,他闭上眼睛自言自语了一句:“没有了快乐哪有幸福的生活。”

(一十六)

2015年的春天,一中的桃林开满了粉色的花朵,新树老树都抽出了新芽。

陈晨已是高三,今年六月份将引来毕业的日子。刘佑佑现在了高二,2016年的六月份,她也将离开一中。

刘佑佑休学一年后,选择理科班继续学习。她在教室的广播里听说陈晨打架的事情,陈晨被学校给予记大过的处分。她想去找陈晨说说话,又担心打扰陈晨的生活,在去或是不去的矛盾心理下,拖了几个月还是没有去。

6月10号农历的5月25,陈晨18岁的生日。陈晨的几个室友集资买了蛋糕到外面的饭店给他庆祝生日,生日宴会上只有王小雯一个女生。让大家想不到的是这是陈晨第一次像模像样的过生日,第一次过生日吃蛋糕。

过完生日已是晚上6点了,陈晨在许昊的搀扶下走上了大街,他喝了不少酒。街边的音响大声放着邓紫棋唱的《喜欢你》,一旁路灯的灯光有些昏暗。这样的时光,心里最好别想念一个人,那只会给你无尽的寂寞。陈晨深感寂寞,这寂寞不是身边有多少人就能减少的,因为它是由一种情感的淡化引起的。

“陈晨,这是佑佑给你的礼物。”王小雯跑到陈晨旁边把一个礼物盒给了陈晨。

原来她还记得,我日思夜想的爱人。

陈晨打开看,也是一个相册。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那是他在学校校队选拔的时的一场比赛。照片上陈晨的头发有些凌乱,额头和鼻梁上挂了几滴汗珠。两个防守队员向前弓背张开双臂想对他左右夹击,陈晨放低中心,把球运的很低。他看着面前的防守队员,眉头紧皱眼神犀利,嘴角掠起一丝自信的微笑。

照片上面写道:希望你会好,无关于我。

无关于你?我便不会好。

陈晨看着照片一直发呆,时而冷笑时而一副哭丧脸。

“佑佑她现在很努力,她想考南方的一所师范大学。陈晨,高考加油哦!”王小雯说完就转身走了。

照毕业照的时候很多以前是高一(2)班的同学都来了,陈晨给刘佑佑发许多次一起合影的QQ消息,刘佑佑一条都没有回,刘佑佑好像彻底的跟陈晨断绝了一切的往来。许多同学的班服都留满了其他人的签名,陈晨的却是一个人也没有留下。大家在教室里、操场上与同学一起合影留念,有人叫陈晨一起拍,他就去,没人叫他就站在原地看走过来走过去忙碌的同学。

高三年级在班里面举办了庆祝活动,教室的墙上、门口挂满了多彩的气球。每个同学的脸上都洋溢着好似节日一样的气氛,在这最后的相聚日子里格外投入。在活动的最后时刻,大家站在一起看着投影仪放出来的大屏幕上《再见》的歌词唱了起来。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地方熟悉的你......”

忧伤的旋律在这告别的时刻响起,大家像一家人一样聚在一起唱一首歌,这情景格外的煽情。几个女生已经开始相拥着哭泣,陈晨强忍着泪水走到了操场上,仰面躺下看着繁星闪烁的星空,任由眼泪顺着脸颊留下钻进耳洞。

陈晨和许昊都被保送到了南方的一所大学,坐火车离开的前一天,他给刘佑佑发了一条QQ消息:

“我不知道现在该叫你什么了,刘佑佑?佑佑?柚子?明天我就要走了,也许我们会再也不见了。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我都放在心底。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把它遗忘了,那时候我应该过的很幸福。如果再选择一次,就算知道真相我还是会选择跟你在一起,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那么离开之前,你能来火车站送我一下吗?我只需要一眼,就无憾的离开。”刘佑佑没有回陈晨消息,他也就不晓得刘佑佑会不会来。

第二天下午陈晨拖一个箱子在车站外面一直等着,他盯着一个个来往的行人看,生怕漏掉了那个熟悉的样子。大屏幕上已经显示绿色的“开始检票”,陈晨还不愿离开。最后是许昊一路推着上的火车,上了火车才感觉危险,因为火车两分钟后就发动了。陈晨坐在硬卧上,看着缓缓后退的背影,他扔在月台上的香烟还冒着烟雾。

刘佑佑坐在教室里根本没有心思做作业,作业本被乱画的一团糟。

书桌上有一张粉红色的便签,上面写道:我希望他有一个新的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 比赛那天,蒋露让男生头上绑一条红带子,女生则绑在胳膊上。高一(2)的舞蹈统一整齐,队形变化多样。人群里面的...
    扯闲话阅读 42评论 0 0
  • (一) 2012年9月初,一中高一年级的军训结束。总算摆脱这难熬的苦逼日子了,很多刚进高一的男孩女孩开始了庆祝活动...
    扯闲话阅读 36评论 0 0
  • 早上小熊比利和他的小兔子玩偶起床了。 “吃早饭了。”妈妈在楼下叫。“等一下!”比利喊道,“小兔子在跟我捣乱呢。”“...
    贝多星光营阅读 59评论 1 1
  • 送宝宝入园时,宝宝洗漱总是磨磨蹭蹭,不管你怎么催促都不凑效,路上也是走走停停,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宝妈巧管家阅读 37评论 0 0
  • 文/骑马上岸的人 春 小雨多愁 杏花多愁 跨鲸而来的马儿 也多愁。
    骑马上岸的人阅读 114评论 1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