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晨读总结

96
王路读者群1
2015.02.03 23:46* 字数 1686

1.小镇青年:上周去大金陵,故地重游,觉得这座城市大气磅礴,多山多水,很美。大学四年却一直未曾察觉,或许有些东西要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或者说有些东西要离开了,有了距离也能欣赏到她的美,也许人也是如此。

2.睿想飞:饭前念准提若干遍。

「南无飒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诃。」

希望我们都开始美好的一天。另读印光法师文钞,看到两段,颇有触动。

「汝言:“随时随地,得死便死”之话。亦是求生之本,亦是招魔之根。死固人所皆有,但不得有求死之著心,求速往生。唯在一心念佛。若不一心念佛,唯求速死,必定招起无量劫来怨家,令汝横死。不但不得往生,待至将死,魔力已去,则苦不胜言,当生邪见,必致堕落。此执著心不可有,有即是病,不可不知。
汝今之欲求即生西方,此念头也好,然亦只任己之因缘。若特起一种之决烈心,必期于即去,则便成著魔之根,后来之祸,何堪设想。一心念佛,求速往生,如其一时不能即生,切勿起一念躁急之心,则病苦自能消灭,眷属自能调善,愿深思之。」

好好活着,好好念佛,阿弥陀佛。

3.露露

露露の晨读.jpg

阿弥陀佛,常乐我静~

4.莫非

「睿,雅好积书者书之主,爱书成癖者乃书之奴。藏书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能用不难,能记为难。只谨记,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平常心是道,常默念南末阿弥陀佛。莫非将此回向给群里各位兄弟姐妹,及六合八方众生,无复有烦恼。」

(睿睿)刚问了下她(莫非)打坐昏沉的问题,回复如下。

坐中若流泪,为心有牵挂不舍,或愧悔恨心重,宜暂时搁置,坚定不移。若昏睡来,可摇身或张目,安心于顶上、发际、眉间,犹未醒,以手拭目,或摩身,犹未醒,可起座经行,正要顺行,顺行百许步,昏睡或可醒,仍不醒者,当去睡觉。

(莫非向群里发信息了,我竟然在昨天没有总结~)

5.有容君:今天有事暂不打卡哇,(然后)晨读打卡:周恩来《送蓬仙兄返里有感》,后来又发了一篇《人月圆·山中书事》(张可久)

送蓬仙兄返里有感

相逢萍水亦前缘,
负笈津门岂偶然。
扪虱倾谈惊四座,
持螯下酒话当年。
险夷不变应尝胆,
道义争担敢息肩。
待得归农功满日,
他年预卜买邻钱。


东风催异客,南浦唱骊歌。
转眼人千里,消魂梦一柯。
星离成恨事,云散奈愁何。
欣喜前尘影,因缘文字多。


同侪争疾走,君独著先鞭。
作嫁怜侬拙,急流让尔贤。
群鸦恋晚树,孤雁入寥天。
惟有交游旧,临岐意怅然。

《送蓬仙兄返里有感》三首诗,作于一九一六年初,以“飞飞”的笔名发表于《敬业》第四期上。周喜欢写文章作诗,读书时代有大量作品流传和发表。建国后他仍有作诗,但通常用铅笔写在草稿纸上,而且通常写完就擦掉,原因你懂的。

人月圆•山中书事 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笔名竟然是“飞飞”,我突然懂了什么是真爱。)

6.飞飞:韦庄《木兰花》+《菩萨蛮》

木兰花
独上小楼春欲暮,愁望玉关芳草路。消息断,不逢人,却敛细眉归绣户。
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斑红泪滴。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
他的词不是静态景物的细致描写,而是动态地刻画人物行为举止。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词“似直而纡,似达而郁”的特色,就正在这表面率直而内里千回百转的文字中得到充分体现了。

(我觉得飞飞应该读林则徐的“海纳百川”和“壁立千仞”。)

7.嘟嘟熊:《菜根谭》

静中静非真静,动处静得来,才是性天之真境;乐处乐非真乐,苦中乐得来,才是心体之真机。

人们常说"静生定,定生慧,慧致从容";这与"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都有异语同心之处。苦为动,乐是充盈,四体不勤,哪来血脉充盈。

8.张问天:蒋捷《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今天武汉下着雨,站在窗台上,回想现在自身的困境,梳理过去的二十多年,人虽年轻,心态却已向壮年迈进,颠沛流离,疾病困苦,年轻好像不知道死亡这回事,几年前的毕业已表明悲欢离合是常有的!

整理:半山

每日晨读晚课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