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

七月,不是个让人能快活起来的季节,哪怕有个七夕节打岔。也沉重的让人忧郁!

一入七月,老人们便翻着墙上的日历絮叨着:“七月半儿了哈,要上山了喔!”

姨母粗糙的食指在挂历上游走,然后慎重的在其上指指点点,面色庄重,“这一天,”她说,并用力的戳着,“敏你记住啊,这一天,我们要给伯和妈烧纸的,你千万莫忘了,”她扭过头去,拿起一支笔,郑重其事的在挂历上的七月十五那一天画了个圈圈。

老家人们到现在都习惯性用阴历过日子,习惯性翻日历,过一日撕去一页,或者用挂历,在重要的日子那里画个记号。这个记号通常标记着家族里哪一家婚嫁或者生辰寿诞。

这让我觉得很生活!年轻人么通常都看手机啊,一抬手,几月几号星期几就知道了,但通常不太记亲人的生日啊或者家族里亲戚们的婚丧嫁娶。

七月,缅怀的气氛便格外厚重起来。

唉,一转眼咱爸都走三年了,我其实特别想他,虽然他常常骂人。

嗯,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没见过她爷爷呢,这次去烧纸,你多买点纸钱。

三嫂啊,马上七月半了,我们几家一起去上山啊。

好,那我买蒸馍,你买纸吧,让老大家买酒和肉。

我说王大娘,过几日你去不去上山啊?

不去了,身子骨不行了,我就在后墙根儿画个圈儿烧点儿,唉,啥时候,我走了,就不挂心了。


这样的对话,街头巷尾的人们每日挂在嘴边说,你家什么时候上山?备了什么东西?做大祭还是小祭?!需不需要家族里的人都来?备不备饭?

我觉得小城还是非常重视中元节的,节日氛围也特别浓重。遍大街的纸钱摊子,菊花卖的特别俏,馒头店开始蒸老大个儿的馒头已做供馍,大人孩子们脸色都庄重一些,小城少了好些喧闹。天黑后,七岁下的小儿是不允许在外面玩耍的,必得待在家里或者在灯火通明的巷口玩。

晚上,江边的河沿上,隔十几步,就有人手持纸钱点燃,地上画了圈,留了口,一边烧一边絮叨着,翻飞的纸蝶,袅袅的乌烟,隐约的啜泣声,也确实,让人瘆得慌。

上山,就是去墓地或者公墓给故去的亲人烧纸钱,也叫送钱,规矩也还是有的。讲究些的人家,会买香烛,买酒,买肉,自己蒸馒头,买鞭炮,买花果。不讲究的单单烧几沓纸钱就算了。

纸钱得用真钱100元50元20元的人民币拓印一下子(还必须家里男丁来拓印),老话儿一说这样子,烧给亲人的纸钱他们在那边才值钱,才花的掉,二说这叫有零有整。拓印完了,先开始点香,也是男丁来点,香火香火么,男的点燃才算香火才算传承。然后香点燃,插上,然后摆馒头,再点燃纸钱,尔后才是女儿们或者媳妇们来烧纸,烧到差不多,男丁扭开酒瓶,撒一圈儿在纸钱堆外面,男丁开始磕头,等其他人磕完了,男丁开始放鞭炮,并大喊爸(或者爷爷)你在那边好好过啊!!大家依次下山不可以跑不可以回头不可以喧哗(估计是怕吵到安睡的亡灵,)

松柏层层叠叠,小卫士一样站满了公墓,山风无声,四下默然。

你在路上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朝思暮想也见不到的人。

你看到的每一座坟都埋着别人撕心裂肺的痛。

你害怕的鬼都是别人魂牵梦绕的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在云南做生意的表妹回来了。 表妹的名字里面就有一个男用字 平 几年没见,发现她瘦了好一圈人也黑了一圈,一个...
    冷棋云阅读 57评论 0 0
  • 和朋友聊天,聊起灵异事情,他说在他小时候,他的村子里就发生过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一个邻居奶奶去世了,按风俗习...
    精神病和神经病阅读 2,236评论 16 57
  • 奇门遁甲用在保险签单中 求测人是保险业务员,说他跟了个大客户,去谈了几次,对方都爱答不理,他非常想签成这笔单,来问...
    陈思妤9阅读 154评论 0 4
  • 16日晚,微信上一客户前来求测,问自己的钱被骗了,报警是否能追回?! 当天为庚子年,丁亥月,癸亥日...
    陈思妤9阅读 75评论 0 0
  • 泰安州人聂鹏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不幸妻子得病死了。聂生日夜悲痛伤心,如失魂魄。 一个晚上,聂生一个人孤独地坐着,...
    塞外渝家阅读 1,015评论 5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