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致终将绕不过的你,周莹

文/数海潮

                                  《那年花开月正圆》|致终将绕不过的你,周莹

目录

1、心大,才会长大。

2、心宽,路才宽。

3、张良计,过桥梯。

4、谁也收不了野猫

5、行远,必自省。

正文

看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写了四篇文字,没写周莹。反正剧早已收官,正好是一个台阶,就此罢了。

谁知道那念头,像趵突泉水,突突往外冒。些些踌躇,微微挣扎,像山间清风,拂过面颊。还是牵挂。

好吧,致终将绕不过的你:周莹。

1.心大,才会长大

周莹不知亲生父母是谁,自己来自何方。跟着坑蒙拐骗的养父周老四过州跑县扯场子耍大刀卖艺。

她从小四方漂流,居无定所,养成了洒脱的习性,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大不了一走了之。

周老四嗜赌,回回输了银子,就把周莹卖了。周莹隔几天瞅准时机又跑回来。

这个不着调的养父,一身本事加偷鸡摸狗,吃喝嫖赌,还给周莹惹事。唯一的长处,是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胸怀。也是无奈。周莹心不大也长不大。

周莹一句“天高任我飞,牛皮任我吹”的口头禅,惊掉吴家东院学徒们的下巴。

细究周莹,也是骨骼清奇。内心晶莹,头脑聪颖,像七仙女忘在凡间的孩子。

旧衣旧裤,脏兮兮的面容,是个快活的小仙儿,长到十几岁,擦把脸,也能辨出这姑娘的水灵。

否则呢。

隆升和老板,公公杜明礼第一次路遇胡咏梅,隔着半条街就嗅到清雅扑鼻,撩帘的手也放不下。

何况生在花丛的吴聘、沈星移这些个少爷们。不是因为周莹长得漂亮?

王世均学徒房情窦初开。图尔丹只是因为周莹的精明?赵白石虎着一张脸。绷着的。

欢喜美是天性。其它的家世啊,性格啊,才学啊,尔等慢慢计较。

2.心宽,路才宽

吴聘从死亡线上醒了,吴家人潮水般一拥而上,又一涌而出。

来来往往完全把义字当头充作新娘的周莹忘得干干净净。

镜头慢慢摇。由远及近。周莹背影。

高大屋檐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落寞冷清地蹲在地上。

吴家的那种兴奋,激动,好像与她没什么关系。观众感到了过河拆桥的悲凉。

但那小小的人儿一脸的无所谓。

她记得他的好。

骗他五两银,他笑着给;藏进他的轿,才逃出沈家;留她在东院,她才躲避了追讨。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吴聘碰到要命的坎儿,她客串一下算什么,离江湖义气还远得很呢。

现在坎翻过去了。拍拍身上的土,她背上小包袱又要去浪迹天涯了。

后来,进了吴家。老爷、夫人和叔婶嫌她出身卑贱,瞧不上她不懂那些繁文缛节,动不动被罚跪。

给老爷跪,给夫人跪,给关二爷跪。为了吴聘她都乖乖的跪。

周莹出身不由己,没人教她那些贤良淑德,现学也记不住。

很努力了。夫人却还是不满意,想着与胡家尽释前嫌,娶回才女胡咏梅换掉周莹。

吴家老爷、吴聘遭祸,周莹没了依膀,二叔、三叔、四叔撕掉薄如蝉翼的亲情,处处算计周莹和她婆婆吴夫人,哪管她们死活。

还好,吴家老爷洞察一切,把吴家大印转交给她,让她坐上了大当家的位置。

亲戚们不服。周莹想要回三元典当行的股权,被陷害差点丢命。

二叔、四叔见织工闹事把机器砸了,投入的二十万两银子打漂,翻脸撤回股份。

遭遇困境,这些亲戚们第一时间釜底抽薪,让周莹雪上加霜。

即使这样,周莹明白,最好忘了那些不痛快,忘不掉也不要成天背着。

一个人让昔日苦难黏在身上,始终义愤填膺,只会加倍难受,自己也会困在原地打转。由不得自己的东西要随它去。

周莹流浪的时候,被人白眼,被人踩脚下,是家常便饭。

周莹要是这也在乎,那也在乎,不要说振兴吴家,周莹她活都不要活了。

家道中落,亲戚疏远冷落,婆婆吴夫人失魂落魄,只有周莹陪着婆婆。

婆婆见家里桌子板凳到处贴的都是抵押条,很不舒服。但知道是周莹干的,她也不说什么,她已经把信任交给了周莹。

周莹为吴家尽心尽力。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亲戚们也有了变化。周莹得到了吴家的信任。

吴夫人把她当女儿,也不计较周莹出身卑贱了,对周莹蹲在凳子上跟她讲话,笑笑作数。

周莹进了死牢。两个叔叔凑齐500两银,交出与洋人的十年生丝合同,换她性命。

3、张良计,过桥梯

周莹遇到事情,一个态度,不吝赐教;一个姿势,蹲地苦想。或四处寻访找到启发,或听取旁人的开导。不乱方寸。

周莹被周老四卖到沈家当丫头,天天陪少爷沈星移玩儿那些他没见过的戏法,赢他钱。时刻为逃跑做准备。

出了沈家又进吴家,还是当丫头。周莹心不在焉地干活,挑水砸缸,扫地砸花盆,泡茶打翻茶碗。

喜欢旁听学徒房先生讲生意经,听明白了就帮那些学徒写作业收钱,赚得荷包鼓起来。

几个叔叔欺负东院,周莹婆婆空有大家闺秀出身也无能为力,只有唉声叹气。而周莹考虑的是怎么对付这帮刻薄的叔叔们。

周莹撮合东院、中院、西院三家合股,搞成产供销一条龙,把布匹生意做大。

四叔不干,说周莹是“丧门星”;二叔是个老油条,说四叔画押他就同意。

这难不住周莹。

四叔迷信,她让周老四找个假道士对四叔说,跟“丧门星”在一起才能转运。这下四叔上门求合作。

第二次购买广东二手织布机,周莹用卖股的办法筹银10万两。

她把吴家的桌子、板凳、水缸和门板都抵押给丫头、小厮、保镖和杂役,收罗他们手里的散碎银子,许诺盈利按股分红。

这些人成了小股东。后来分到红利,个个眉开眼笑。

这个集银股的方式说明,股份制那时候民间就有了。

周莹的卖布也是奇招频出。

周莹与古月商行胡咏梅约定低价包销她的民富洋布三十万匹。

当胡咏梅看到供状说他爹胡志存的死是吴蔚文所为,她气疯了。

为了报仇击垮周莹,毁约降价古月洋布,把泾阳的客商都抓在手里,使周莹的民富洋布一匹都没卖出去。

周莹不怕,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

用田忌赛马的方式,把三十万匹民富洋布分成三等。

一等高于古月布价,二等与古月布价持平,三等低于古月。

周莹通盘核算盈亏,只要通盘赚钱,具体哪个等级优惠价卖出的,哪个等级是赚的超额利润,这都无妨。

吴家给予承销商许多优惠。承担商贩在胡家损失的定金;买布免费剪裁;拿布多的免费送货。

与胡家比拼质量。买通小乞丐在集市念儿歌,说古月洋布如何不好,质次价高。

在集市摆擂台,用驴拉磨,碾压两家布匹,4个时辰之后,古月洋布先破。使胡记商行的布一下滞销,而民富洋布则供不应求。

泾阳布厂上了轨道,周莹不是想着坐享其成,而是到上海去长见识。

周莹在十里洋场如鱼得水,撬了沈星移的客户,爽爽地与法国客商签订了十年生丝合同。

周莹的经营,一是打破清规戒律,二是周全利益关系,利润自然水到渠成,步步登高。

4.谁也收不了的野猫

周莹看到了军需案的卷宗,知道陷害吴家的真凶是沈星移的爹沈四海,她马上停止与沈星移谈情说爱。

她对沈星移说:“我并非铁石心肠,你对我的情意,我不可能无动于衷。

但吴家对我是再造之恩。你我之间不仅隔着寡妇的身份,不仅是神堂永不改嫁的誓言,更有一段血海深仇。”

她不是个木头人,但她是个穷够、苦够、被欺负够的人。对昙花一现的爱情从不奢望。

她知道如果接受沈星移,就意味着认可沈星移的爹沈四海迫害吴家。

她没有两全之法,只有斩断情丝,复仇沈家,为吴家洗冤报仇。

周莹复杂的感情线,与她要实现的目标挂钩。

她对感情问题有多小心,对每一步目标的实现就有多上心。

嫁到吴家,尽管与吴聘琴瑟和鸣,若那时不能让她学做生意,她会逃之夭夭。

王世均若不懂专心经营辅佐,而想和她搞暧昧,她会给他银子叫他离开。

周莹的格局与赵白石“心系天下,解救苍生”的政治抱负合拍,才有了彼此之间的互利共赢。

喜欢她的这帮人,倒是情感胜于理智。而周莹这个事主,在生意上敢作敢为,在感情上却特别慎重。

她背负了复兴一个大家族的重任,必定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也不会沦陷小情小爱。

所以,周莹像颗恒星,她有专门的运行轨道,与她同行的人,如果偏离了轨道,哪怕是心爱的人,她选择放手。

周老四说:我女儿属野猫的,她要不愿意,谁也收不了她。

迪化大财主图尔丹与周莹是一类人,在商言商,不会违心。

图尔丹求婚被周莹拒绝,像是一盘没谈成的交易。二话不说,抬起金子,收拾行囊快马离开。

绝不死缠滥打。

周莹敬他是条汉子。

5.行远,必自省

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吴氏家族财富增长带来黑暗势力的嫉妒、破坏和恶斗不断。

毒招此消彼长,应接不暇。

是一般人早已打道回府,躬耕桃花源了。

而周莹是“打不死的小强”,那管世界凉薄,只管向选择的方向走。卡顿。宕机。重启。

一次又一次,峰回路转。

如果不是这样,她不是沉塘变鱼虾,就是问斩秋后,哪有成功的道理。

人的一生,要攀爬到另一层面,需要有认识的整理与更新。甚至推翻过去秉持的理念。

周莹有两次。

第一次,是周莹建议用杜鹃花叶子代替血竭作为军需膏药的原料,被公公吴蔚文暴骂。

苦口婆心地给她讲解了吴家诚信为本的家训,轰塌了流浪生涯给她的坑蒙拐骗的人生观。

她臣服照做。所以,吴蔚文才会把大当家的大印传给她,把振兴吴家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这时候的周莹,再也找不到那个“天高任我飞,牛皮任我吹”的流浪女、小混子的影子。

第二次,周莹羁押死牢,与外界隔绝。

她将吴家东院的落败和自己做生意的兴盛仔仔细细复盘,冷静地捋出了头绪。

她对探监的赵白石说:我想,我的能力不是想象中那么大,我低估了黑暗势力的强大。

她得出了结论:硬碰硬,牺牲了自己,振兴吴家的愿望也实现不了。

这不是胆怯,也不是退缩。而是自省。

自省过后,重新上路,凤凰涅槃。

从此,周莹所代表的吴氏家族所向披靡,蒸蒸日上走上巅峰,带出百年秦商的商道理念。

不断刷新家族命运,最终跻身百年秦商首富。

真实的周莹比剧中人物更加激进。

在家乡兴修水利、建学校、助军饷,赈灾放粮,成为秦商大义的榜样。

她在泾阳仿造紫禁城建了一个吴氏庄园,极尽奢华。庄园里佣人家丁保镖2000余人。解放后,继子吴怀先将庄园捐赠给了国家。

用辰东《神墓》里的一段话来形容:“千重劫,万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无人敌!”

周莹如是。

编剧虚构了周莹。也没什么要紧。虚构会有缝隙,漏出一线光亮,与观众心有灵犀。

你做不了周莹,可做赵白石;做不了赵白石,可做沈星移;做不了沈星移,可做王世均;做不了王世均,可做某某某;...。

总有一款适合你。

周莹有周莹追求的卓越,你有你安于寻常的幸福。

周莹的往昔不可回望。如果她回到过去,就是一枚流浪女。

所以,周莹只有硬起心肠往前走。

而人最缺的,就是硬起心肠往前走。

End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924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02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716评论 0 239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8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166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10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84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76评论 0 196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96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59评论 2 24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7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1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64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4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3评论 0 19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30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20评论 2 26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