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原创短篇小说集《君不言,花不语》

今日提供张老师线上课——示范文稿

(摘自原创短篇小说集《君不言,花不语》)

01

我这次到大山深处的红螺镇办事儿,要顺路帮朋友把她的孩子带回城。朋友的女儿叫杉杉,一直在乡下跟着老人长大,现在该接回城上学了。

来到老人家里,小姑娘出去玩,没有在家。

我和老人聊着天的功夫,时间不长,就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跑了进来,她紧贴着老人的身边站下。可能是急匆匆跑回家的缘故,圆圆的脸颊红扑扑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向我投来好奇的眼神。

“你就是杉杉?你好啊!”我笑着跟她打招呼。

她怯生生地说了一句:“阿姨好!”便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02

“师父,师父,你等等我。”小土豆喊着,一路小跑地追赶着前边已经走远的师父。

作为大燕国最有名的风水师,周云先只收了这么一个小徒弟。没有人觉得这个曾在大燕国都城以无赖著称的小要饭的有什么资质,又馋又懒,整日里和一些泼皮混在一起。谁家的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都缺不了他。到处蹭吃蹭喝,顺手牵羊的事更是司空见惯。

“师父,这事儿真的不能怪我。”小土豆一边跑着一边唠叨着,“就说那俞大小姐脾气性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她对下人,手段多的很,可会折磨人了。”

小土豆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跑都追不上前面的师父,只能一直看着师父的背影。

“她就是活该!谁让她心那么狠呢,放狗咬人,小果子和二饼都被咬伤了。”小土豆越说越气,“我也就是帮她醒醒脑子,不要觉得有权有势就可以这么欺负人。”

师父严厉的声音从前边传了过来“少说话!”

前不久,俞丞相家的千金小姐得了怪病,不断呕吐还不能喝水,遍请名医怎么都治不好。

情急之下,便请了周先生给看看是不是家里的风水什么地方不妥,触犯了禁忌。说起来也是神了,周先生到了之后,在家里前庭后院都看了看,便让人把家里养的几只看门护院的大狗送走了。

又让人带着俞大小姐到后山的山泉泉眼处,取了山泉水亲自煮水泡茶,给父母供茶。

周先生又建议俞丞相做善事,给城里的穷人看诊赠药三天。

果然俞大小姐的病就好了,能吃能喝了。

“师父,您老厉害,徒儿佩服,行了吧。”小土豆一副赖不唧唧的样子。“我就是气不过,小果子他们伺候她稍不如意就打骂,这次还放狗咬了他们,都没说理的地方。”

小土豆看师父不说话,继续说:“我是故意让她看见,她家的狗舔了她杯子里的水喝,您也知道,她家的那几只大狗口水很多的”小土豆有些幸灾乐祸地说:“她就开始呕吐,后来就一看见水就呕吐。哈哈哈哈,您是不知道,当时她的样子实在太可笑了。”小土豆絮叨着,眉飞色舞地讲述着。

小土豆发现自己有些说过头了,本来是要承认错误的,结果被自己炫耀起来,真是找打。

果然高大威严的师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小土豆。

“师父,您老别生气,我的做法欠妥,我认罚。”看师父还是没有说话,就连忙做可怜状说“师父,您别打我,我怕疼。我以后不敢给您添乱了。”

周云先看着眼前这个顽劣的徒弟,小土豆身上有一种天生做风水师的望气天赋,只是尚未完全开悟。

他对小土豆说:“那就罚你一个月内在这方圆三百里内,给当地百姓找到三处水源地。”

03

开完毕业班家长会,天色已晚。顾盼儿坐上妈妈的车一起回家,妈妈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她知道妈妈只有很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对她。车内压抑的空气让她有些头晕,她无奈地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后车窗玻璃上,冰凉凉的,感觉舒服许多。

自从上了这所省重点中学,顾盼儿便一直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考上重点学校的喜悦很快就被一扫而空,这里聚集了太多的优秀的学霸了。她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超越,无法成为老师和妈妈都喜欢的好学生。

“妈妈”

“嗯”

“能不能停一下车?”

“干嘛?”

“我……想透口气,有些难受。”

“马上过了桥就到家了。”妈妈的声音很冷,显然没有想要停车的意思。这些年顾盼儿习惯了妈妈的决断。妈妈是个助产士,工作很忙,为了贴补家用她经常外出接活,忙碌和疲惫。爸爸,这个称呼对于顾盼儿很陌生,妈妈从来不提爸爸,也不许顾盼儿提。

“妈妈,停车。”顾盼儿的声音听起来很坚决且大声。妈妈似乎有些吃惊,毕竟顾盼儿一直是一个羞涩且胆小的女孩儿。

妈妈将车停在桥头的路边,顾盼儿下了车,风很大也很凉,不过她喜欢。

她向桥上走去,黑漆漆地桥下,传来江水流淌的声音。这座桥她很熟悉,从小玩大的桥,是她每天上学都要经过的地方。

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车边等她的妈妈,微微一笑,便轻松地爬过桥栏,纵身跳了下去。

“盼儿!盼儿!盼儿!”妈妈的喊声被撕裂了。

顾盼儿的身体裹着风在下坠,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自由自在,好舒服啊。

顾盼儿眨眼功夫消失在黑暗的江水中。

04

那个矮小苍老的男人走出六号监狱大门,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湛蓝。他收回视线,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环顾四周无人。已经10年了,父母已经离世,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估计早已经忘记了这个世上还有他的存在。

“唉!”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让自己不去想那个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人。

他习惯地低下头,看到自己被阳光拉长的孤单的身影,低声嘟囔了一句“你好!咱们还活着,活着就好。”

05

陈晓晓独自离开会议室,走出腾丰大厦,夏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的心里空落落的,项目投标失败了。

公司这几年的不断扩张带来的后患问题已经越来越凸显,今年整个公司的资金链更是到了极其危险的状态。

原本她想着拿下这个青湖环境改造工程,就能缓解燃眉之急。为此,陈晓晓亲自带队,投入了公司最核心的团队,用了整整6个月的时间,从实地勘验到市场调研,从设计规划到精准计算,没日没夜的加班。没想到,最终还是输给了对手。

陈晓晓在结果公布的一瞬间,就发现她被算计了。不可能有这么相近的报价,对方对她们的整套方案都了如指掌,而且对方的整个思路竟然非常巧妙地打压了她们,堪称完美地让她惨败。

陈晓晓的思考不断被自己的耳鸣声干扰,她茫然地走在街上。

她右手紧紧握着的手机在不断震动,“陈总,您在哪儿?不好了,刚才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咱们的梁副总跳楼自杀了。”秘书小乔的声音混在耳鸣中,听起来呲呲啦啦像是一堆破碎的玻璃。

梁斌死了?一直负责公司外联沟通的梁副总,经验丰富的老狐狸会自杀?

又有电话打了进来,一个陌生的号码,陈晓晓犹豫着打开了免提,一个修饰过的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陈总,今天的结果可还满意?”

陈晓晓无言。

他继续说道:“别急,这才刚刚开始。之后我会不断给你惊喜,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06

大成年间,洪山县衙大堂正在审理一起状告儿媳孙氏杀死婆婆的案子。

原告与被告是叔嫂关系。日前,小叔子下地回家,看见自己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吊死了,他认为是自己守寡多年的嫂子,不愿意再伺候重病的婆婆,就残忍地杀死了老人。

“孙氏,杀人偿命,你可认罪?”王知县到任不久,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大案子。

“回禀知县老爷,民妇没有杀人。民妇侍奉婆婆多年,与婆婆感情深厚,绝不可能害自己的婆婆啊。”孙氏一边哭泣一边申辩。

“孙氏,人证在此,你还要辩解吗?”

“知县老爷,求您明察,民妇的小叔子素来不喜民妇,这是他的诬告啊。”憔悴不堪的孙氏极力为自己争辩着。

休庭以后,王知县着人调查。说这位孙氏是童养媳,九岁就到了婆家。她十六岁那年,公公和丈夫被县里征用修路,结果遇到山洪,给冲走了,留下她和婆婆还有小叔子一起生活。近几年,婆婆身体越来越不好,孙氏一边要忙着家里田里的活计,一边还要照顾老人。

听邻居说,这位孙氏与婆婆的确感情很好,并无嫌隙。倒是这个小叔子长大后,常常会为了家里的琐事与嫂子争执。

可也有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贤惠,未必就真能那么孝顺。俗话说,不叫的狗会咬人。

还有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一个儿媳妇了。

王知县有些烦躁,眼下这个案子非常轰动,许多人都在等着看他这位新任知县如何断案。

动刑,就不怕她不说实话。

“报告老爷,那位孙氏禁不住酷刑拷打,已然招了。”

“公告下去,严正律法,孙氏杀人偿命。”

王知县当晚做了一个梦,梦中孙氏仍在苦苦哀求,诉说自己没有杀人,是自己禁不住酷刑才承认画押的,她冤枉啊。梦中女人见诉求无望,便对他说,“我终日辛劳,赡养老人,养大小叔,何罪之有?你枉为一方父母官,你冤了我,势必会糟天谴。”

孙氏行刑之日,她指着一旁白色的旗杆对众人说:“我若有罪,血顺杆而下。我若蒙冤,血顺杆逆流。”

果然,行刑之时,有一股清晰的血迹沿着白色的旗杆上行至顶,众人哗然。

孙氏死后,洪山县三年大旱不雨。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100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765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393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1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108评论 1 26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23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27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80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5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40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91评论 2 216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44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92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8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54评论 3 21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70评论 0 16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54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0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