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6

补3:2018.12.31

打卡,打卡,打卡。

我觉得,我身上的细胞,好可怜。

各种事情,至今为止都已明确显示,我不是一个好主人。如果我是一个雪人,那我一定是最先融化的。

希望像雪人一样融化,像沙雕一样溃散。像魔法一样消失。

消散的过程,一点一点分解的过程,或快或慢,应该能更清楚地看到自己吧,也许能神奇地找到一个核,也许闪着光,也许就像果核一样朴素。会不会,找到这样一个核呢?当果子逐渐腐烂之后,几乎都会生下一个明显可见的核吧。除非,是可怜的未成熟果子,它们大多会完全腐烂,毫无理由地。天哪,似乎花和草也没有核呀。

核,并非所有东西都具备的。

能成为有核的东西,真幸运。目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果子,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核呢?是在生长的过程中,还是,在腐烂的过程中呢?也许,每一个果子都不一样吧。如果是石头,没有核的石头,它会去关注是否有核的问题吗?

地球上,有多少果子呀?有多少果子有核?地球自己,是否知道自己的核呢?是在生长的过程中知道,还是在腐烂的过程中?每天,有多少生长和腐烂呀?

在产房中,这些问题显得荒谬,不可解。

面对一个刚诞生的宝宝,看到它自发的吮吸动作,那柔弱可爱的小嘴,真是有力,似乎,引力就是从那张柔弱无牙齿的嘴巴里,诞生的。

一股一股的引力,像丝线,像蛛网,像锋利的钩子,从一张柔嫩的小嘴里发射出来,牵扯着外界交织成谜的神经,吸收着空气、水、尘土,还有太阳,还有味道和颜色。

婴儿,就像一个果子,就像一个星球一样。

Moiy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