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去了你,就像夏天失去了秋天

可能以后的以后,我会遇到很多和你一样好的人,却再也遇不见第二个你。


01

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想到以后会发生这么多的故事

昨天吃饭的时候,爸爸突然问了一句:你和阿呆还有联系吗?本来听似一句云淡风轻的饭席话,却莫名氤氲着一种尴尬的气氛,然后堵在喉咙,硌的生疼。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的见面,那么刻骨铭心又手足无措。

那年,我九岁,升四年级,是个听话的住校生。

而你,十岁,也是四年级,却是个不得不住校的留级生。

九月的天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燥热,阵阵的蝉鸣声古远悠长,就像每天隔壁的爷爷拉起的二胡,飘出一缕缕的困倦。

此时的我,正背着放有整齐的本子和削的尖尖的铅笔的书包,抱着刚刚领到的生活用具,像个无心的木偶穿梭在拥挤的人群爬向五楼的宿舍。

后面有小孩子推推搡搡的,高声尖叫着,满足而快乐。然后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我,慌乱中我只知道我狠狠地踩到了一个人的脚,那种感觉就像半睡半醒的课堂被老师点到了名字般立马精神起来。

记得那时候涨红了脸,然后朝着对方一直道歉,那个人就是你,干净的短发,白色体恤和牛仔裤,本来很青春洋溢的赶脚却弥漫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而从你的反应也足够让我为自己的判断力沾沾自喜。

你的样子还蛮毒舌: 真是倒霉,刚买的新鞋就被踩脏了。你小声嘀咕着,同时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扬长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我。

恰好我也自尊心要强的很,刚想要大干一场的时候,联想到妈妈那张唠叨不完的脸,我就退缩了,可还是很幼稚的摔了东西,很大声地骂了一句:神经病!就好像这样在向旁人宣誓我可没输!

然后就怒气冲冲的跑到五楼的宿舍,被分到下铺的喜悦都没把怒气减低一毫,不过看到床头的名字还是蛮激动的,就像预感自己要拿一个很低的分数却意外得到一个不错的成绩般喜极而泣。

雨泽,雨寒。

还蛮像姐妹,真是有缘的不像话!

下午就是简单的班会和发书仪式,而自始至终我都沉浸在因为相似的名字而油然而生的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完全不是按常理的因为想家而难过。

夜晚自习后,大家都陆续回到宿舍,然后我就坐在床边,做的端正正的打量着每一个人,这个这么矮肯定不是,这个长的不好看,也不是。我就自己在心里做着排除法还乐此不疲。

“喂,你做我的床打坐呢!”

“握草,又是这家伙!wait!她就是雨泽?!!”

这两句话足以让现在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然后就是睡觉后屁股对屁股狠狠的挤着对方,后来累了就睡着了。

后来我都一直没能想明白,对于第一眼就讨厌上的人,我是怎么样一步步沦陷的。

大概也就是相似的名字,就像一条无形的绳子将我们牢牢捆绑在一起。

可是后来,绳子断了,我们也就散了。就像爷爷的耳背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又好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岁月。


02

更多的是臭味相投让我们生死与共

我们住的是一个混合宿舍,大部分都是五年级的学姐,所剩下为数不多的四年级同学也在学姐的怂恿下加入巴结老师的浩浩荡荡的队伍。

应该是从小比较执拗,对待她们的行为也是嗤之以鼻,宁愿每次坐在床上和你大眼瞪小眼不说一句话也不要一大群人讲着违心的话去讨好。

“喂,干嘛不说话,怪安静的!”

“哦!说什么!”

就像这种莫名其妙的对白,我们彼此妥协,然后就很自然形成了特立独行的二人组合。

当我的作文在全班传阅着看的时候,你一般都会扔过来一个小纸条不偏不倚砸痛我的脑袋,埋怨我为什么不给你写一份。讨厌每次按班级排队吃饭最后才可以进去,我们就等点名后一起猫着腰,夹在一班队伍的后面偷偷进去,乐的不可开支。

放学跟踪班草,然后互相推搡。伪造请假条装病出去就为了吃一碗辣到要用半卷卫生纸的牛肉丸子面。上体育课怕太阳晒骗老师低血糖然后蹲在阴凉的地方偷笑。因为和舍管阿姨闹矛盾不肯道歉闹到校长办公室半夜哭着写检查。

我记得你说过你嫌弃我的假正经要教我更多好玩的技巧呢,可是你爽约了。

就是突然间的不联系。

然后就散了。

03

后来的我们,依旧爱玩,也很快乐

很幸运,我们被当做实验品,直接送入县城最好的初中,这一次我们主动成为了同床。

还好我们按成绩选座位,让不相上下的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坐在一起,不用耍小心思。

还好我们够默契,凑钱以学习的理由买了一台学习机,你玩贪吃蛇,我听武艺的歌。

还好我们成绩一样烂,被强制周日下午补课遇到喜欢的男生。

还好我们抗干扰能力好,每天阿姨一遍遍叫我们起床都睡的蛮好。

还好我们遇到了一群很好很好的老师,总是可以在班主任的课上和他开玩笑打闹,虽然也怕数学怕的要死,总是可以在姑妈的历史课上少背那么一两段的内容,总是可以轻易把语文课后答案修饰一番然后被当成标本来读给大家听,总是可以在英语老师听写的时候把夹带放到透明书皮里......

再多的还好终究抵不过一句,可是我们落榜了!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对于学生而言,最大的痛楚莫过于落榜了,经历过黑色六月的我们尚能执着地去复习班读书,为什么生活的很好的我们却莫名散了呢!

就像我们在复习班的日子,不动声色。

04

我们会考入同一所高中

复习的日子其实还蛮难熬的,曾经信誓旦旦的告诉爸爸要去复习的一腔热血都在枯燥的生活中化为乌有。两点一线的生活被遥不可及的梦想拉成了万里长城。

台灯下的阿拉伯数字被缩成一排排的蚂蚁大小,若隐若现,我终于还是投降了自己。

就像那次的考试般无能为力,可是你却得了一个很好的名次。好像心情不好就觉得什么都是讽刺与落井下石。

然后就是女生之间的冷战。

雨泽,你这次退步好多,来我办公室!

老师,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是否你是想让我心理平衡一些还是什么缘故,下一次的考试你考的很差劲,总之,我们又心照不宣的和好了。

之后的争吵与打闹在喧闹的初四生涯已经微不足道了。

记得英语老师经常把我们两个搞混。

雨泽,上课不要老做小动作!

然后你就狠狠的掐着我,小声嘀咕着:握草,又让我替你背黑锅。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一脸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你们两个,站到教室最后面!

哦!

都怪你!

是你啦!

记得班主任语重心长的找我们谈话,之所以让你们坐一年同桌呢,是觉得你们关系好成绩又可以互补了。以后要独立一些,上了高中就没这么幸运了。

才不要!

然后相视而笑!

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最好的高中,就像那晚的星空般璀璨。

哈哈,我比你多一分呢!

切,你比我大几个月的智商也就只值一分!

你滚!

略略略!

后来我就一直在想,是否我们只适合互相来损,一旦正经起来就疏远的可怕,就像两个遥不可及的星球。

05

友谊是否也有保质期

乱糟糟的人群挤在一团,雨寒,高一253班,从头至尾,一共三遍。高一253班,无雨泽。雨寒,快去找老师报道。妈,让我再看看!

就像正在放映的喜欢的电视剧突然没了信号,大脑焦急难忍却一片空白。

雨寒,我们又在一个班呢!在上宿舍楼的时候恰好碰到你和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怎么会?我在253,你呢?

259啊,我有看到你!

what?

好像一场闹剧,253的雨寒和我重名。又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就好像被一大团的棉花糖砸到了,轻飘飘的,舒服极了。

很幸运又分到了一起。


却很遗憾不再无话不说,没能分到一个宿舍。

很遗憾我们都有了新的小伙伴,没能再和你同桌。

很遗憾你第一个想到的不再是我。

很遗憾我去了文科,你还留在理科。

很遗憾我的生日你没能来到。

很遗憾我读了省外的大学。

很遗憾彼此的空间都有了权限。

很遗憾失去了你。

终究是回不去的岁月

感觉都变了

一切也都回不去了

我在心里写了长长的邮件

没有邮编,没有地址

就像夏天失去了秋天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第二次跑步,明哥给的训练内容也很轻松,走一圈慢跑半圈,重复4次。 他让我跑要跑的很慢很慢,我说那还不如快走,...
    橙橙橙橙橙大姐阅读 69评论 0 0
  • 就呆呆看着窗外,我脸浸在潮闷空气 哼着小众歌曲,不理乱的思绪 没晾干湿的外衣,像我粘连不离 只留给你背影,...
    秋伶By阅读 172评论 0 1
  • 破茧成蝶,当你的视角由蝉转变成蝴蝶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广阔和丰富。 爱情不是世界的全部,更不是你的全部,前面...
    小花爱冰灵阅读 35评论 0 2
  • 今日(2月28日)上证指数上涨13.07点,收盘报3241.73点,成交量为1860亿元,如下图所示: 站在均线系...
    工行谢韵珊阅读 143评论 0 1
  • 《Grid systems in graphic design》 (中文名《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by Jose...
    quantre阅读 3,423评论 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