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动物性

这次只是想简单地讲个故事,说到故事,分享刚看的一本书中关于故事的说法:一个讲故事的人即是一个生活诗人,一个艺术家,将日常生活事件、内在生活和外在生活、梦想和现实转化为一首诗,一首以事件而不是以语言作为韵律的诗。

几天前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应该是发生,而是制造,于是朋友的饭局上又有了谈资,甚至是一种讨论。手机屏幕“叮”地一下亮起,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沉迷于工作的我(请允许小小傲娇一下哈哈)并没有注意到,得闲时拿起手机一看,某瓣上有一人给我发来私信,问我前段时间去参见的一个活动怎么样,他也挺感兴趣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养成了一个坏习惯,除了人命关天的紧急事件,其他消息一律不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所以到了第二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回复他的问题,出于礼貌性,说了句不好意思,谁知这人是个交际大师,只要你说任何一句话,都能从你的话里找到许多话题,得了,您自个儿聊去吧,我要继续热爱我的工作了。说来也奇怪,他老能掐准我得空的时间点,然后发来一句问候,明摆着这是在勾搭嘛,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有空就满足一下你的成就感吧,谁叫我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呢。当然也有自己的小私心,有的时候可以不用经过大脑思考,去跟陌生人随意交谈,你不用顾及他怎么看你,因为他压根不了解你是怎样一个人,也不用在乎他对你的评判,就当是个树洞好了。聊了一段,这人竟然提出想要看我的照片,当时我并没有回应,他也在继续自说自话,看了这人平时的动态,从他看的书大致可以了解人品差不到哪里去,见我没有回应他也没有继续提有关照片的事情,很识趣地将话题转开了,去健身的路上我在想,从他提出要看我的照片的时候,就对这个人的印象不大好,一个低等的视觉动物,呵,哪个人又不是视觉动物呢,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的感情色彩在里面,只不过有的人能够很好地用理智去掌控这种倾向与感情,让自己的判断尽可能公正。想着想着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邪恶的点子,许是最近生活有点枯燥,找点事情来玩玩罢了。

回到家收拾完毕,开始我的邪恶行动,我主动打开与他的聊天对话框,发送了几个字:你是不是很想看我的照片呀,对方立即表现出如饥似渴的样子,好,我满足你,啪一下发过去一张照片,是一群女孩的照片,来吧,猜猜哪个是我,果然人想象中的永远是美好的,他挑了一个照片里最美的女孩,我给他指引方向,最终引导到了那个胖乎乎的女孩身上,“怎么样,可爱吧”···“呃,是挺可爱的”,感受到他被颠覆滋味儿的我在一旁独自暗喜,似乎一场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不,还没完呢,继续作,“哎,一般男生说女生可爱就是在说这个女生长得不好看”,“怎么会呢,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从此这个男生的对话框就再没亮起过。

和朋友一起吃饭时讨论了这个问题,有几个不同的观点,有的人觉得我错失了一个机会,万一这人真的不错呢,哈哈,你也说了万一,万一就是万分之一的概率。有的人也和我一样认为这个人不怎么样,这样做不正是检验了吗,有个朋友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每个人都希望另一半是自己的精神伴侣,能够真正地区了解对方的内心世界,希望相爱不是因为外表,而是你们的内心相互吸引,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的外在决定了他要不要继续去了解你的内心。多么经典的一句话呀。

最后想问一个问题,如果你被陌生人搭讪:美女,你长的真好看,可以加下你的微信吗?你会做出怎样的回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