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走来,谁是你友情以上的人

一个人,一张票,一瓶水,一辆车,一个已经去过一次的城市,距离今天,时间刚好是一年。

这一年,说好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得到实现,没有那么多的客观因素,只是想出去走走。

回忆没有步履阑珊,只是在指间的掌纹留下一段,或深或浅的累痕,只是说不清确切的时间。

这一年,毋庸置疑地说发生了四大不可思议——

第一大不可思议:她推荐的书《谁的青春不迷茫》已经拍成了电影,甚至已经上映。

第二大不可思议:她清唱的歌《不忘初心》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已经湮灭。

第三大不可思议:她落下的娱乐精神变成这个世纪最大的新闻,无人发掘。

第四大不可思议:她决定毕业以教师作为职业,只是迟迟没有消息。

比起四大不可思议,我终究没能逃离这场以时间为单位的游戏,我以渴望的,憧憬的,也是极具没有可能性的状态方式出现。

我的脑海总是浮现青春广袤的原野和恐惧,尽管我还一无所有,但是我偶尔仍然在幻想中具有一种拥有一切的感觉。

当我向朋友告知,我要再次去那座城市的时候,他以不屑的眼神告诉我——【不值得】。

我没有无可奈何,只是很坚决地说——【意义无外乎值得与不值得,我选择值得】。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里来得勇气,明明已经注定的结局,却总是希望它会有另外一种可能,于是不顾一切再次奔向那个有你的世界。

我知道在一座没有关于你的城市,找寻专属于你的足迹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或许我的勇气就是来自于《与自己对话的365个夜晚》。

听说,一个演了无数喜剧的人,很有会患有抑郁症,这让我想到周星驰,电影里的搞怪无厘头,现实中却沉默孤独,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于是,我没有抑郁地踏上去往那座城市的列车,一路上手机单曲循环着——李荣浩的《老街》。

没错,就是那首我说过,让我听一次哭一次的破歌,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哭,我居然笑了。

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何如此亢奋,也许是一年的时间,积攒了太多的想念,只是朋友之间。

一路上,我的头没有朝窗外探过,连机会都没有,因为旁边坐着一位熟睡的,带着蓝色鸭舌帽的女孩。

在这期间,我翻看了背夹里的人民铁道报,2大张,共有8页,内容都是关于劳动的主题,因此我在报纸上看见一首诗歌——

雨停的时候,灯火在郊外

打捞铁路上的夜色

火车牵着长长的车厢

沿着鹰夏线

运载南来北往的目光

在黑夜中行走的人,有一颗柔软之心

笛声落在肩头,纷扬的灯光

就能撕碎肆意的雨水

坐在车厢里的人,永远看不懂

窗外的风景

许多一闪而逝的事物

大都藏着隐忧,就像今夜

雨停了,路肩两侧的夹竹桃

花骸遍地,彷佛巡守人的念想

短暂,单薄,来不及抵达

他们不去触碰这些美

雨水再次来临前,他要摘下雨帽

让满头的汗水迎着列车

行注目礼

我忘了作者的名字,我只记住了诗的题目——《雨停的时候》,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记下了这首看了一遍的诗。

其中最让我感动的就是那句——【坐在车厢里的人,永远看不懂/窗外的风景】。

听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里面的世界不提多无奈。我坐在过道的位子,买饮料的服务员和列车长,来来回回走了几次,说着相同的话。

做着相同的事情,貌似很有规则,但似乎不那么深入人心,至少我没看懂,他们这样做的目的。

手机依然单曲循环着,听了那么多遍,依然没有听出个一二三,没有眼泪的陪伴,情绪略显得孤单。

在地图上找出两座城市的中点,需要花去一定的时间,我用不准确的方法佐证,这座城一定住满思念。

谁把香烟点燃,熏黄了城最厚重的那一片,也许索性出卖灵魂,让自己飞向未知的地域。

不去在意,窗外是用了何种比喻,让整个环境看起来有些和谐,有些超出了预期的定义。

好像有人总是在述说,往事只能回味,有些人,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

命中注定你是王国里的天使,我是落魄的灵魂,你的世界永远那么美丽,我的世界灰色到底。

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公主要吻过多少青蛙,才能找到真正的王子,有多少王子被吻过后会魔法失效变回青蛙。】

谁也没有办法确定自己,在抬头或转身的瞬间就看见那位和自己对上眼的人,不论我们是否期待!

是啊,连看的机会都没有,如何能看懂呢?就这样憋屈地到了J城。

城是那座城,人是那些人,就连天气都和一年前极其地类似,这便让我不可思议,这也让后面的故事不可思议。

下了火车,换了地铁,过了几站,步行几百米,左转一直往前,便是最后的目的地——你的王国,我的大漠。

阳光还是那么刺眼,也许是穿得太厚,所以汗流满面,不是似曾相识,而是太熟悉成了习惯。

说来也奇怪,J城虽然靠海,为何风和D风的不一样,一个只让人觉得苦不堪言,一个让人只想多穿几件衣。

刚好是夏天,所以彷佛听见那首——《被风吹过的夏天》: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

微风吹过的一瞬间

似乎吹翻一切

只剩寂寞肯沉淀

如今风/依旧在吹

秋天的雨更碎

心中的热却不退

彷佛/继续闭着双眼

熟悉的脸 /又会浮现在眼前

蓝色的思念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不会很遥远 .....

一首歌的时间,你和我碰面,彼此没有互道——【好久不见】。也许是时间还不够说出这句戏言。

随后,聊着天,注视了彼此一眼,你的笑容像你手中的奶茶一样甜,满满的一杯,荡漾在王国的世界。

也让我觉得距离并没有那么遥远,只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修炼,这公开的秘密变成笑容最厚的箴言。

过完马路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你把你和他们一起过马路不走寻常路的故事又认真地述说了一遍,而且我还认真地听完。可是老实说,这一次讲得没有上一次走心,上次具体到故事的地点和人物,这次只具体到事。

最后,沿着旧路一点一点向前,左转到另一个世界,高大的白杨,貌似生气地拨弄白色的飞絮,我来不及闭嘴,它飘进我的嘴里,难受顿时成片,一直到了墙的另一面。

一路上,貌似没有太多的欢颜,貌似这一趟,错误加载得有些格外的明显,不可逆转。

谁能借我一个刚才,让我好能够回到我的那个世界,也算对得起这张言不由衷的脸,哪怕是一个巴掌也好?

我好无奈,你可以看见,我一个人在那里自嗨,说一大段对白,延缓情绪不安地存在。

你已经让我得到最大的心安,只是没有理得罢了。

风企图把我的心掏空,送回到我出发的地方,我携带的心情也犹如一个薄脆的杯子,碎了满地,连影子都找不到自己的模样。在你平静的内心下,我空单的心灵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灵魂,你用幸福的样子赌了我输,我藏起眼泪用微笑表达祝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