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阶段和灵性阶段的治疗模型

存在病理学:存在治疗法

当内省和哲学思考功能已经成熟时,在世存有(being-in-the-world)的存在关怀将会浮现(参考Maslow,1968;May,1958)如果这些关怀把刚形成,把整合阶段自我卷走,并且冻结它的心灵洞见功能,就会发生存在病理学。这些病理症状有存在性忧郁、焦虑、不真实性和逃避死亡等。

不同的治疗体系有各自处理存在病理症状的方法。有些处理方法只是延续和深化内省的心智。但是,这些治疗方法有一个共同的治疗课题。那就是清除以权力为基础的非本然真实的存在模式,让自我更加清楚知道和反省自己的存在关怀,建立一个以自己为基础的本然真实的存在模式(Zimmerman)。这种本然真实和自主性的奠基工作就能提供个案一些生命的存在意义,来击退恐惧和焦虑,也能提供个案一些勇气来面对从“病苦到死亡”的过程(Tillich,1952;May,1977)。换言之,真实存在带来内存的意义。追求外在的意义才造成不真实的存在方式,也就导致存在的绝望。因此,本阶段的主要治疗技巧就在于分析非本然真实的存在模式,特别是外在导向、非自主性或否认死亡的模式(Koestenbaum;Yalom,1980;May,1958;Boss,1963)。

这些内在意义的概念(即新的更高阶段的内在化)和自主性的保证(即新的更高阶段的自我责任)就是各个人本主义的存在疗法所强调的两个重点。这两个更高阶段的重点也得到临床各经验研究的支持,如卢文格的整合性自主阶段(相对于前一个良知性个体阶段)。

我必须指出:存在疗法提出自我向存有开敞的主张,并不是在说自我有一种超越时空的存在模式,而是说这开敞是有限的、个体的和必死的。这里基本同意这种说法,因为整合自我并非永恒不朽,而且有限本来就是人类真实的存在情境。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完整的真实,就会把整合自我当成最高的自我。但是根据常青哲学的看法,整合自我上面还有超越个体良知的领域存在。如果这个看法是正确的,那么否认灵性超越的可能性也是一种防卫机制。存在主义者所说的自主性只是一个意识的高等内在化阶段。如果内在化持续下去的话,就可开启通灵和微光阶段。此时,自我就不是向存有开敞,而是与存有合一。

拙火失调症:瑜伽士之道

约翰(Da Free John)把世界的灵修传统分成三个阶段:瑜伽士之道致力力于灵性阶段;圣者之道致力于微光阶段;智者之道致力于自性阶段。在后面的段落会继续沿用他的看法。

可是,这些阶段也可用初阶、中阶、高阶,或是根、道、果来描述。这里试图公平对待各种不同的灵修传统。如果读者发现有任何偏见的话,请自行根据自己的灵修传统来加以重新解释。这里只想强调一点:灵修的发展可大致分成三个阶段,每个阶段会浮现出不同的课题和能力,也会发生不同的扭曲、病理或失调现象,并且需要不同的灵性疗法(有些病症可附加传统疗法来改善)。

下列关于灵性阶段的病理学讨论可分成自发型、类精神病型和初阶禅修者型。

1.自发型:由灵性能量自发觉醒所造成的病理现象通常有两种治疗方法:(1)个案必须“安全度过”这段时期。可是,有些精神科医生会把这种现象解释成边缘症、精神崩溃,并且禁止个案禅修,而且阻断个案进一步复原的可能性。(2)个案也可用禅修的方式,来自觉地调控整个过程。

如果这种自发性唤起拙火,就适合用瑜伽士之道来对治。如果可能的话,个案应该接受传统治疗之余,也去接触一些合格的瑜伽士(参照Avalon,1974;Krishna,1972;Mookerjee,1982;Taimni,1975;Da Free John,1977;White,1979)。

2.类精神病型:对于精神病或类精神病发作期间的灵性症状,可以用荣格疗法(Grof,1975;White,1979)来对治,但不要用禅修的方法。因为,禅修需要一个稳固的自我或整合的自我,而精神病或边缘症的自我结构十分不稳定(Engler,1984)。个案必须经过一段充分的结构建立时期(荣格治疗师很清楚这一点),才能接受比较不激烈的禅修方式(如持咒)。

3.初阶禅修者:

(a)灵能膨胀症:这种把灵能阶段与整合自我混在一起的症状可用“彻底清醒法”的精细版本,来让灵性阶段的事件与自恋症的幻想分隔开来(Jung,1971)。如果情况无法改善的话,可能是因为灵性状态会重新再激发自恋症、边缘症和精神病的残余物。这个时候必须立刻停止禅修,并且改用结构建立技巧(精神分析或荣格心理学)。如果个案能够强化自我的结构,并且了解自己的灵能膨胀症,就可以再导入禅修。

(b)修练方式错误所引发的偏差现象:个案应该跟灵修老师查证自己的状况。这些常见的不平衡状态正好指出接受合格上师的重要性(Aurobindo;Khetsun,1982)。

(c)灵魂的黑夜:阅读他人(如St. John of the Cross,Underhill,Kapleau)如何度过这一段时期的解说会很有帮助。当灵魂陷入极度沮丧的状态时,可能会求助于祈祷文。我们不必取笑这个需要,因为这是向自我的高等原型祈求的祷告文(Hixon,1978;Kapleau,1965)。不管灵魂黑夜的忧郁状态有多深,灵修文献的记载并没提到这会导致自杀(这正是与边缘性或存在性忧郁的不同处)。因为,灵魂黑夜的忧郁有一个“高等”、“净化”或“智性”的目标,而这正是灵修的宣称(St. John of the Cross,1959)。

(d)生活目标的分裂:一个人的灵修必须与生活工作整合(如菩萨的行愿),这是现代化社会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你只想隐居和退缩的话,也许该尝试另一种方式。我认为禁欲的出世之道经常会造成高阶段与低阶段的分裂,并且把对于世俗生活的压抑当成对于世俗生活的超越。

(e)虚假性苦受:虽然灵修老师可以治疗这个问题,但却不适合进行这种治疗。因为,灵修老师通常不了解边缘性或神经官能症的心理动态。他们往往只会对个案说“更加精进修行”,而这正是问题引发的关键。禅修者应该停止练习几个月。如果个案仍有中度和重度的忧郁现象时,就表示边缘性或神经官能性的经验可能被再度激发,此时应改用适当的结构建立技巧或提露治疗法。除非个案已经充分察觉到这个次阶段缺失,否则实在不宜进行密集鬼神修。

(f)生命能失调症(Pranic Disorder):大家都知道这些症状经常会导致类似歇斯底里的转化症,并且会引发身心症(Da Free John,1978;Chang,1974;Evanswent,1971)。它们最好瑜伽师和医师来处理,特别是王者瑜伽和内观瑜伽(Khetsun,1982;Rieker,1971;Chang,1974)。此外,针灸也十分有效。

(g)瑜伽士疾病:最好的治疗就是预防。强化和净化情绪和身体的方式,如:运动、素食、限制咖啡因、糖和尼古丁。

原文链接:整合阶段和灵性阶段的治疗模型 - 清心涟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