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单向街

96
云翳
2015.04.21 00:24* 字数 646

我钻出长长的扶梯走路,迎着正午的阳光。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冷热相融,打包冷气的斜背包散着令人留念的凉意,在我身前晃动。

热气起来,周遭都是光芒。

一笑脸人叫我填表格,“美女,有礼物的!”也不见得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烦腻她这油腻的虚言。我讨厌她并不诚恳,近于调笑;我无感她的面具。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热气起来,周遭都是光芒。

一西装男拉我填信息,“要不要学英语?”传教一般的热诚。

我更反感他的自说自话。我避开他过度的诚恳,害怕传染上传销组织的瘟疫。

我不帮忙,我无宏愿,我但送问卷的之上,给与烦腻,反感,躲避,嘲笑。

我顺着光鲜的店铺走路,店里很明亮,明亮得让世界的饱和度突破阈值,让人只想像狗一样吐舌头。热气起来,封住我一句话不说的口。周遭都是光芒,我闻不到孜然。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送出教人理我:语调是轩昂还是恳求,出场是强势还是温和,态度是急切还是祥和,眼神是直射还是闪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到都市路人之上的烦腻,反感,躲避,嘲笑。

我将僵化我的微笑……我至少将不触心灵。

热气起来,周遭都是光芒。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光芒,光芒……

……

光芒……


但,依旧是烦腻。

在荧幕前悠悠醒转,发现垃圾邮件又多了几封,3开头的电话又有几个被扼杀在静音模式里,微博里又多了几个单向关注的营销号。 地铁里的微信二维码举牌者,之前还送小礼物,现在直接走过来——你付我的流量费?

在和陌生人交流的万千方式中,

我最怕假装很熟。

被信息轰炸,

不回应也逃不开。

心里住了多少个广告狂人,

就被标题党格式化了多少次。

插一脚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