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香佛缘白台寺(三)


说句实话,寺庙里的斋饭都是少油少盐的,不怎么好吃,而且,在吃每顿饭之前,还必须要念“二时临斋仪”,就是供养偈和供养咒,念完,师父端碗,大家才可动筷子。

我一直都没有学会“二时临斋仪”的经文咒语,就算我跟着大家轻声唱佛,那音调也是跑调了的,不过信佛的人大都心善,也没人笑话我。双手合十的时候,我会反复地只念一句:“三德六味,供佛及僧。”

用宽师父的话说,要背的,这些都要会背才行,他说:“小小,你应该可以好好学佛,能得大智慧。”

我笑着说:“不行啊,我要吃肉,‘三德’里头我无肉不欢,‘六味’之中,我难以清淡。”

宽师父笑着说:“你是能闻得佛法的孩子,以后,你就会看到三德的好,也会喜欢淡然,淡,乃味之本源。”

宽师父是得道高僧,我肯定是讲不过他的。

他说:“你买肉来吃,和杀生没有区别,你可以初一、十五不吃肉,可以只吃‘三净肉’。”

“什么是三净肉?”

“就是你没有看见他杀,这个肉不是为了你而杀,这个肉不能自己买来吃,就是说,你可以去吃席,到席面的桌子上去吃肉。”宽师父解释道。

我笑呵呵地自动脑补一下那个画面,自己在宴会上疯狂吃肉的样子,同桌的人们是不是都不吃了,就看我一个人吃呢?

白台寺的饭很清淡,我想,也不只是没有肉才不好吃的,没有葱姜蒜,少油少盐,白水煮菜,虽然宽师父说:“淡,乃味之本源。”可是,那也得有一点咸味儿吧?诸味必以盐为首嘛。


我去厨房鼓捣,给饭菜里放盐加醋,对奶奶说:“佛祖涅槃时,诸优婆塞为佛及僧备办的种种饭食,具有三德六味,不加盐怎么能美味呢?”

“别瞎说!”奶奶呵斥我:“佛门是清净修行的地方,怎么能讲究味道呢?做饭要淡,宽师父说要清淡,要‘如法’!”

奶奶并不知道“如法”的意思,她只是单纯的敬畏神灵,以为“如法”就是听佛祖的话,听宽师父的话。

最让我崇拜的,就是宽师父超乎寻常的记忆力,我不知道这个老和尚是怎么做到的,把那些生僻的,深奥的,艰涩难懂的经书梵文背得滚瓜烂熟,还能像唱歌似的,在做早中晚功课的时候,到大殿里合着木鱼的节奏,用飘然出尘,清亮悠扬的声音,抑扬顿挫地唱出来。

曾经,我觉得心浮气躁,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去白台寺听高僧们做功课,在那袅袅禅香里,听到悠远清扬的梵音,让跪在佛祖脚下的我心平气和,昏昏欲睡。

每天,凌晨三点半,宽师父带着他的弟子们洗漱完毕,会准时敲响早课的钟声,开始集体念诵《楞严咒》、《大悲咒》、《心经》、《十小咒》,各念一遍,念诵经文的声音会传出很远。

我家距离白台寺大约有两三千米的样子吧,每天凌晨,寺里做早课的钟声总是能叫醒沉睡中的我。我想着他们在大殿里认真念经的样子,也虔诚地在被窝里双手合十,然后,继续睡觉。

宽师父说,他们早课所念诵的经文神咒是普度众生的,十方诸佛以此神咒而成无上正觉,诵持此咒有降魔息灾、拔济群苦、制伏外道的作用。我希望自己会念,最好能够熟练地背诵出来,事实上,我做不到,看见那些生僻字就脑袋发懵。

两个多小时的早课后,等听到“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的唱腔,那就是早课快结束了。

若是在农历的初一、十五,早课之前要加唱“香赞”,即《宝鼎赞》:“宝鼎热名香,普遍十方,虔诚奉献法中王,端为世界祝和平,地久天长,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彼时,宽师父已经是花甲之年了,他每天三课的间隙,会为善男信女们说因果,讲经文,弘扬佛法,劝人行善,那时候的白台寺香火旺盛,在晋南很有名气,白台寺的客房里常常留宿有远道而来的香客们,师父们,或者居士们,大家双手合十,对信众口称“菩萨”,都互相敬重,暖意融融。

白台寺每年正月十九和六月十九的庙会,都是很拥挤的,在庙会的前几天,我们村里人的亲戚朋友们就会来好多人,白台寺周围全是人,人山人海的,不仅如此,每逢农历的初一、十五,每位菩萨的殿前都会挂满了“有求必应”、“佛法无边”、“灵应”等的崭新的大红灯笼,人们都在“发愿”或者“还愿”,向亲友们宣传,并且夸赞着白台寺的佛祖菩萨们很灵验,“有求必应”。

寺庙里一天到晚不停地接待香客,宽师父自豪地说,咱们光马村白台寺名气越来越大了,香火旺盛,闻名遐迩,目前是晋南拥有僧尼最多的寺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