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那么好看,我们为何还要费力去读书?

image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就提到过对文化环境的担忧。

他提到,有两种办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 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

无论是《娱乐至死》中描述的由电视媒介掌握了话语权的20世纪下半叶,还是互联网发达的现在。我们共同面对的是媒介变化带来的信息环境的变化,在互联网产品设计上甚至有一个观点“Don't make me think”,意思是不要让用户去思考,这个原则用在产品设计上,也无可指摘。

但是令人觉得可怕的是,为了抓取人们的注意力,无论是电视节目还是互联网App都在费劲心力地讨好我们,为了让自己产品的观念更短平快的传播,传播者们深谙“Don't make me think”这个道理。传播者们负责帮我们表达,负责击打我们的痛点,久而久之,我们只需要点头附和,手动转发,慢慢失去自己思考力和话语表达能力。

这正是《深阅读》的作者斋藤孝所担心的,换句话说斋藤孝秉持的正是赫胥黎式的观点。

斋藤孝是日本明治大学文学部的教授,他的观点是在日常与青年学生互动思考后提出的。它不仅仅适用于日本社会,因为我们处于同样的信息环境下。互联网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习惯了碎片化阅读,这些阅读只能带来浅层的刺激却无法带领我们做深入的思考,久而久之我们的思想和心境就会越来越肤浅。

斋藤孝认为当下比体力、精神力量更为重要的便是思考力——能迅速抓住事物本质,确定优先顺序,配合自身能力做出判断,妥善选择如何行动的能力。

而获取这种直攫事物本质能力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读书,相对于浅层的碎片化阅读,读书是一种“深阅读”,它费时费力,这种费时费力却能让我们安静下来,深潜下去,发现与浅层阅读不一样的体验。

细数一下读书的好处,我们会发现——

秉持着不同观点的书籍,能给我们带来看待问题的不同角度,避免我们看待问题太过单一,甚至偏执。

读书同时也是和“超一流人物”进行思想交流的捷径。作为普通人,我们在生活中想要和我们段位高一级的人交流,可能都不太容易。

但是读书轻而易举地把它变成现实,前人或者大拿早就把自己的观念,自己的技巧整理成籍,等待我们去翻阅学习。

那些伟大小说里的人物的一生,可能也映射着我们当下的境遇。生而为人无法避免掉的谋生谋爱的的艰难,无声告白的孤独,我们在书籍中也能找到慰藉。

**但是读书这件事,并非没有门槛。 **

读书能锻炼人们的判断力,但与此相悖的是阅读之前,我们需要判断哪一些书才是值得阅读的。

这就是读书的第一道门槛。斋藤孝分享了自己的选书标准以及技巧,虽然有个人色彩,但对于读者来说,这也是一种新的视角。

斋藤孝心目中的好书有两个评价标准:一是易读、而是有内涵。

易读颇有大道至简的意思,对事物本质了解越深刻的人,行文越简单扼要,一语中的,所以更容易理解。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有一次翻阅高中生妹妹的语文练习册,感叹一句以前不觉得这些选用的名家文章写得好,工作后再读书才觉得,这种遣词造句不赘余已经难得,

一两句话就能传神的描写更是高山仰止。这体悟,总是建立在自己能力上摔了跟头,回头看才觉得要正襟危坐,好好学习的地方太多。

至于有内涵,斋藤孝认为“有结论”的书最不值得读。

这让我想起来朋友圈风行的爆文,很多都是标题上已经给出一个结论,文章里再举几个例证。这样的阅读就是与“深阅读”相反的浅阅读。因为一开始就知晓结论,读起来不过是印证自己的想法,收获的是廉价的感动,充其量是自我安慰,并不能拓宽眼界。

这样的书籍或者文章流行,是市场的胜利,并不是书籍的胜利。

普通人开始探索自己的阅读之路要时时刻刻避开市场给我们挖的坑。

这也不是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越容易在市场上流通的,也是越能抓住人们心理弱点的东西。

在斋藤孝的建议里,阅读首先可以从一些门槛较低的本国优质文学开始,他列举了夏目漱石、村上春树这些比较流行且有口碑的作家作品。

相较于日本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可选择的就更多了。这里夹带一点私货,若我推荐当代文学作品,最想说老舍的作品有深度又不失风趣。

同时,阅读同一个作家的多部作品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会发现作家独特的个人风格。

其次,在看电影之前阅读原著也是一种令人享受的阅读方式。斋藤孝特意提醒,这种方式只适合没有阅读习惯的人,而且顺序不能变。如果先看了电影再读书,会剥夺“在大脑里把文字变成影像的乐趣”。

在这个观点上,我并不同意作者的看法,在我看来先读书还是先看电影不重要,他们有各自的乐趣。找原著和影视作品的不同,思考导演编剧为什么这样改编,也是一种乐趣。正如,余华的《活着》和张艺谋的《活着》,李碧华的《霸王别姬》和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风情。

阅读可以从“偷食古典”开始,古典图书因为文体或者翻译的问题可能十分难以理解,那么可以从一些解读书籍或者白话译本入口。斋藤孝说,生为日本人,读过《源氏物语》的人生和没读过的人生,在厚度上是有差别的。这让我这个四大名著都未读全的中国人感到十分汗颜。

再次,天才的传记也十分值得阅读,这种题材的书籍比较受欢迎,容易阅读。但是只是看热闹式的阅读就有点浪费了,我们可以从这些“天才”的故事里寻找的对自己有启迪的东西,学习他们的行动方式和思维方式。

另外,权威报刊的书单、有影响力的行家的推荐、网站的书评可以作为寻找优质书籍的参考。

在《深阅读》这本书中虽然也介绍了一些阅读技巧(第4、5章),但是这本书最大的篇幅还是围绕着“要读书,读好书”整个观点。虽然这个观点老生常谈,但能看到这样直言读书的问题的文章书籍,也应当看作是一种庆幸的事情。这会时时刻刻提醒我们,除了娱乐至死,我们还有“读书”这一个出路。

我很喜欢斋藤孝关于“贤者森林”的观念——通过读书了解到其他伟人的存在,即使偶见逆耳之言,仍能继续吸取精华。如果一本本的累积,终将在内心形成由其他人组成的郁郁葱葱的“森林”。

心怀“贤者森林”,其实是遇见了一个更大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