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厨师沙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孤独到了深处,孤独就成了盔甲。——题记

周末的清晨,她总可以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家中空无一人,用微波炉热一杯牛奶,坐在可以晒到太阳的书桌边,对着窗外稍稍发呆一下。阳光轻手轻脚地爬过桌面,轻轻打在她的手心,带着常年如夏的热度。

屋子里空荡荡的,楼下整个小区周围都寂静而安详。随手拿起昨晚抛下的书,窝在沙发里又或继续回到床头去,就着昨晚停下的地方,接着读下去。常常不知不觉中,她就会再次睡着,呼吸间带着点浊重,如同一只懒猫……

吵醒她的是母亲大人的电话,接起来的话题有三:1吃饭了么?2 周末有没有和朋友去约会?3 出去玩有没有遇到对上眼的异性?

三个问题都可以用“还没”来回答。然后母上大人就会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她已经三十出头必须严肃对待不能总在家里宅着。“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

听到母亲这么说,她竟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头雾水的母亲问她为何莫名其妙地大笑,她说真没想到从来不摘墨镜的导演王家卫的台词,竟然会从从母亲大人的口中念出来,丝毫没有违和感……

挂掉电话,饥饿感也如期而至。她忽然就很想吃厨师沙拉,还必须是一边看粤语长片一边吃。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十年前她也跟风在已然式微的BBS论坛灌水的时候,也曾经文绉绉地转发过这些句子。

她与潮就是这样在一个“灌水版”里相遇相识的。她在论坛上发帖子询问要去哪一间音像店开可以买到便宜的盗版DVD,她要找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潮说他正好有,决定借给她。

他们约在某个周日的午后,在她家里一起看这部电影,聊起还是中学生时各自的偏执,他说他每天晚上都会在晚自习之后打包一碗干捞螺蛳粉回家做宵夜,她说他每天清晨都会吃一碗越南牛肉粉做早餐。

然后,他们都觉得饿了,潮就用她冰箱里剩下的果蔬做了一道沙拉。

“厨师沙拉”的意思,就是大厨我决定了要放什么材料,你都必须要乖乖地吃光。潮是这样对她说的。

她的冰箱物资颇丰,因为工作太忙,她甚至没有时间和胃口去消耗里面的储备。生鸡蛋,小番茄,火腿肉片,烟熏鸡肉和三文鱼,还有芝士片,除了没有难以保鲜的玻璃生菜,冰箱里的食材可谓做沙拉的标配。

他对她说,你若喜欢我便每天都做。表情诚恳笃定,让人窝心。他总在周末懒惰出门时,打开冰箱去想方设法凑出一盘沙拉。

她的偏执,就是厨师沙拉里必须要放煮熟的鸡蛋,三刀切八瓣,在沙拉碗里轻轻搅拌额时候,粉糯的蛋黄就会顽皮地一下蹦出来,碎了一碗底。

一晃三四年,然后有一天,他说,他遇到另一个人,他没有料到会和另一个人成为知己。潮涨潮退是必然。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有说冷笑话的天赋。

那一个晚上,她像警察223一样看了两套粤语长片,吃了四次厨师沙拉。觉得生活和电影一样可笑。原来在那之前,电影里那份小人物的无常人生和城市人的落寞,她都似懂非懂。

他搬出去之后,她的生活依旧。周末的清晨,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家中空无一人,用微波炉热一杯牛奶,坐在可以晒到太阳的书桌边,对着窗外稍稍发呆一下。

屋子里空荡荡的,楼下整个小区周围都寂静而安详。常常不知不觉中,她就窝在沙发里再次睡着,呼吸间带着点浊重,如同一只懒猫……

醒来之后,她会很想吃厨师沙拉。

“每天你都又机会用不同的配搭做出一道不同风味的厨师沙拉,你也许对这样的配搭一无所知,不过也许从某一天的某一个偶然开始,你就爱上这种味道并走向偏执。”她想,他大约不懂。


原创作品

2014年9月11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并非关于吃的一切】

微信搜索:chilechilechile (谐音:吃了吃了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