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如果记忆是风(24)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记忆是风 | 目录

上一章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什么意思?”我皱眉道。

蝎女还来不及说话瞬间就被吸入天空中的一个漩涡。我抬头才发现落星海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漩涡,此处的天空变得很薄,刚才还生龙活虎的魔族都悄无声息地被吸进漩涡之中,落星涯静地让人发瘆。

白墨一个跃身,拉住我的手:“怎么进来的?”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那漩涡处感觉很不好,白墨似乎也察觉到我的紧张,只是更加用力地握住我的手。

那漩涡吞吐之间就像一张巨大的嘴,似乎要吐出什么,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那里,如临大敌。一个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凭空出现在漩涡之下,尽管所有人都盯着,却没有一个人能说清他是怎么出现的。

“紫,紫清上神!”摇光星君惊呼道,众人议论纷纷却谁也不敢上前,紫清上神早在三万年前的仙魔大战中以自身化作天网,封印魔族,自此消散于天地之间。

我皱着眉看着玄袍男子,明明就是我在混沌处看到的在度雷劫的仙人,可是摇光居然叫他紫清上神。

“他不是。”白墨说道。

玄袍男子淡淡一笑:“我是,也不是。”

“你虽气息全收,但分明修的是魔道!”

玄袍男子一挑眉:“那你怎么不说感受到了我和紫清同出本源。”

白墨沉默不语,众仙议论纷纷。

我却捂着胸口,心跳越来越快了,快到好像随时会从喉咙口跳出来,若有似无的目光不时扫过我,我知道是那玄袍男子。

“好了,时间已到,数万年了我还第一次讲这么多废话。”

玄袍男子话音未落,我突然感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我提起,全身血液开始沸腾,一颗心渐渐脱离我的控制,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它,想把它摘出去。

我看见白墨想要拉住我,却被玄袍男子一掌挥开,辛右和贪狼星君等人也上前阻拦缺被无形的力量挡住,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冒出一阵阵白光,难受得想哭,却流不出任何眼泪。

“红衣!”

我好像听见白墨在叫我,我想回应他,却发现自己只能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嘴巴安静地一张一合。

“哈哈哈哈,凤凰之心不枉我等了这么久。”玄袍男子握着我的一颗心仰天大笑,白墨想去抢回我的心,二人纠缠起来。

失去心的我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发出的狂笑像是钢针一样刺进我的脑袋,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疼,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突然我怀里的玉匣子掉了出来,里面的朱果悬在空中离我不远,发出淡淡的红光,我恍然中听到有人在吟唱:凤起舞,凰唱歌,梧桐烈焰照昆仑。

我慢慢挪动自己的手指,艰难得触碰了一下朱果,轰的一声,朱果化作红色的流光滑进我的体内,而我的涅槃之火不知何时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我闻到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感受到皮肤被火灼烧的刺痛,本来对我来说像玩具一样的火焰突然变得面目狰狞,吞噬着我的身体。

不知何时,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摘心和火焰灼烧带来的疼痛已经不见了,我看见辛右在地上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血,我伸出手想去扶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肩膀,我大声喊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声音。

原来我是一个灵魂。

我抬头看到半空中熊熊燃烧的大火,我的人身早已化为凰鸟本体,在火焰中像极了一只烤鸡,我有些难过,这不是我第一次涅槃了,但涅槃绝不会是像我现在这样的状况,看来我就要死了,也许还会成为所有神仙中死得最难看的。

白墨神力远不及这玄袍男子,对战许久被他一掌打落,我看到白墨躺在地上却无力爬起,怔怔地看着半空中的那堆火,我在他身边急得直哭,却触不到他。

“红衣。”

我拼命点头应答,却发现他只是在自言自语。

而半空之中的玄袍男子见众仙都无力再战,就盘腿而坐,将我的心托在掌中,似乎是在修炼。

我望着伤痕累累的仙人,残破不堪的观星山,干涸的落星海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闭上眼睛,感受到父王和族人的气息,我慢慢向涅槃石走去,无数颗涅槃石安静地躺在那里,分明诉说这曾经发生多么惨烈的战斗,凤族和凰族只有死于非命的族人才会有涅槃石,铺满落星海海底的涅槃石,就像是无数块族人的墓碑,我抚摸它们,有温热的触感,但无论我怎样呐喊,回答我的只有冰冷的风。

我坐在一颗带着猩红的涅槃石旁,我知道这是父王,他的气息还是那么温和,我抚摸着它就好像父王还在我身边。

白墨躺了好久,艰难地爬起来,晃晃悠悠地朝落星海走来,我看着他踉跄的脚步,想去扶他才想起自己无能为力,我看着他走到我的身边,坐下来。

我心里微微期待,他是不是可以看到我,但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还是看不到我。

“凤王,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红衣。自我接受紫清上神的记忆和你的嘱托时,我一直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现在这幅场景你也看到了,是我无能。”白墨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那似乎永远燃烧不尽的涅槃火,神色让我心疼。

“只是连紫清上神都料错了,玄袍当年放过红衣不过是为了养凤凰之心,他也根本不是想让魔族一统仙界,他的心里只有他自己,他的魔道已经修到了极致,进无可进,只有用凤凰之心洗去一切污浊,他才可以重修仙道,届时仙魔双修也不知会是何后果。如果不是他枉顾三界性命,凭他求道的极致我也心生敬意。”

白墨停了好一会儿才道:“可是这些话我不能说,若是被玉帝知晓,他定会为了所谓的三界让我交出红衣,凤王,红衣的心还在玄袍手里,我要把它拿回来,希望两族能再帮我一次。”

白墨站了起来,他一抬手,所有的涅槃石头悬浮而起,我十分不安,急得在一旁打转,可是无论我怎么喊都无法阻止白墨。

无数涅槃石像河流一样涌向玄袍,玄袍似有所应睁开双眼,将凤凰之心投向云层深处,他冷笑一声:“不知死活!”

(未完待续)

下一章 | 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记忆是风 | 目录 上一章 | 第二十二章 (二十三)第二十三章 我在落星涯外的混沌处已经徘徊了三日,依旧没有...
    辰小夕阅读 215评论 5 29
  • 01.“和”是本,即为‘和’众,‘同’意,‘共’生,其中太保守和太急躁都会误事”。 个人认为,便是更通俗的说法是“...
    哎呀李咸菜阅读 104评论 2 2
  • 自打干服务行业以来每天我们会听到说顾客是上帝,很少有和顾客做朋友的。 一个月前有个顾...
    临淄茂业DDM王丽萍阅读 51评论 0 0
  • 上句:山有木兮木有枝 下句:心悦君兮君不知 能否按此类型做出诗来? 我先来一个 并不知道好不好? 上句:枝有杜鹃兮...
    狸果阅读 116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