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0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走了数年,终于在那一日来到如来座前。师父被封为旃檀功德佛,大师兄被封为斗战胜佛,二师兄被封为净坛使者,三师兄被封为金身罗汉,而小白龙,虽然只是座驾,也有了封号——八部天龙。

跟师父回长安城传经数日后,几个师兄弟终究耐不住寂寞,各自走马上任,离开了长安。小白龙敖烈却辞去天庭赏赐的肥差,回了西海,继续做起了不学无术的龙王三太子,不同的是,此刻已经没有人敢为难他。

敖烈不再惹事生非,而是整日无所事事,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痴痴的望着东方。东胜神洲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那里便是大师兄的家,家还在,大师兄却不知魂归何方。

岁月蹉跎如白驹过隙,天庭之上斗战胜佛名头愈响,敖烈就愈是念着那人。

“救苦救难观世音大士,我只想知道孙悟空他究竟在哪里!求求您告诉我吧。”这是敖烈跪在普陀山的第十八个年头,只为得知孙悟空的下落。

“斗战胜佛不是在天庭蹦得正欢吗?南天门上,那么大一座府邸你看不到吗?”观音菩萨低垂眼眉,每次都给的相同的答案。

“大士,您又何必瞒我,您知道,我问的是孙悟空,不是斗战胜佛。那只六耳猕猴与我何干,我在乎的只有他一个而已。”敖烈淡然一笑,无悲无喜,“大士,他六耳猕猴即使瞒得过天下人,也不可能瞒的了我。”

“你们相交数百年,自然是瞒不过你。”观音菩萨扭头便走,话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声音变得柔软,叹道:“他死了,你也去跳轮回台殉情好了。”

敖烈呆呆傻傻的望着观音菩萨远去的背影,那一声熟悉的叹息,跟记忆中菩萨的叹息重合起来。小时候,自己缠着观音菩萨玩耍,每次他不得不放下公务陪自己的时候,总会这般叹气。那时,敖烈还不叫他观音大士,只会亲昵的唤他一声大哥哥。

“大哥哥,谢谢……”细如蚊声的低喃却被观音菩萨听了个一清二楚。

“菩萨,你……”金吒从未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观音大士。

“金吒,下雨了。”

“是,下雨了。”

万山之祖,巍巍昆仑。被视为天庭禁地的轮回台就在昆仑腹地,说是禁地,守卫却极少。一入轮回九死一生,神仙们好不容易脱了凡胎,得了永生,又怎会轻易舍去。敖烈不费吹灰之力地绕过守卫,站到轮回台跟前。放眼望去全是白色,类似汉白玉垒成的祭台,中央是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你个死猴子,藏了这么些年,等我找到你非拔光你身上的毛不可。”心念一动,纵身跃入黑暗之中,不见了身影。

没入黑暗的瞬间,敖烈便失去了知觉,等再醒来时,却是身处西海龙宫自己的卧房。冲出卧房,一眼就看到厅堂里那颗闪瞎眼的明珠,“原来如此,死猴子,等我。”

腾云驾雾来了花果山,随手揪了只小猴子,“你们大王呢?叫你们大王来见我!”

小猴子怯怯的说:“大王去学本事了,走了好些年了。”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一闪,敖烈不见了踪影。这件事给小猴子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致使几年内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敖烈直奔灵台方寸山,险些冲入斜月三星洞,只是停的太急,一个跟头栽了下来。不知是不是摔傻了,看着门口的扫地童儿直发痴。门口的童儿也看到了尘土飞扬下发痴的敖烈,“你个傻龙,怎么才来……”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走了数年,终于在那一日来到如来座前。师父被封为旃檀功德佛,大师兄被封为斗战胜佛,二师兄被封为净坛使者,三师兄被封为金身罗汉,而小白龙,虽然只是座驾,也有了封号——八部天龙。

跟师父回长安城传经数日后,几个师兄弟终究耐不住寂寞,各自走马上任,离开了长安。小白龙敖烈却辞去天庭赏赐的肥差,回了西海,继续做起了不学无术的龙王三太子,不同的是,此刻已经没有人敢为难他。

敖烈不再惹事生非,而是整日无所事事,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痴痴的望着东方。东胜神洲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那里便是大师兄的家,家还在,大师兄却不知魂归何方。

岁月蹉跎如白驹过隙,天庭之上斗战胜佛名头愈响,敖烈就愈是念着那人。

“救苦救难观世音大士,我只想知道孙悟空他究竟在哪里!求求您告诉我吧。”这是敖烈跪在普陀山的第十八个年头,只为得知孙悟空的下落。

“斗战胜佛不是在天庭蹦得正欢吗?南天门上,那么大一座府邸你看不到吗?”观音菩萨低垂眼眉,每次都给的相同的答案。

“大士,您又何必瞒我,您知道,我问的是孙悟空,不是斗战胜佛。那只六耳猕猴与我何干,我在乎的只有他一个而已。”敖烈淡然一笑,无悲无喜,“大士,他六耳猕猴即使瞒得过天下人,也不可能瞒的了我。”

“你们相交数百年,自然是瞒不过你。”观音菩萨扭头便走,话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声音变得柔软,叹道:“他死了,你也去跳轮回台殉情好了。”

敖烈呆呆傻傻的望着观音菩萨远去的背影,那一声熟悉的叹息,跟记忆中菩萨的叹息重合起来。小时候,自己缠着观音菩萨玩耍,每次他不得不放下公务陪自己的时候,总会这般叹气。那时,敖烈还不叫他观音大士,只会亲昵的唤他一声大哥哥。

“大哥哥,谢谢……”细如蚊声的低喃却被观音菩萨听了个一清二楚。

“菩萨,你……”金吒从未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观音大士。

“金吒,下雨了。”

“是,下雨了。”

万山之祖,巍巍昆仑。被视为天庭禁地的轮回台就在昆仑腹地,说是禁地,守卫却极少。一入轮回九死一生,神仙们好不容易脱了凡胎,得了永生,又怎会轻易舍去。敖烈不费吹灰之力地绕过守卫,站到轮回台跟前。放眼望去全是白色,类似汉白玉垒成的祭台,中央是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你个死猴子,藏了这么些年,等我找到你非拔光你身上的毛不可。”心念一动,纵身跃入黑暗之中,不见了身影。

没入黑暗的瞬间,敖烈便失去了知觉,等再醒来时,却是身处西海龙宫自己的卧房。冲出卧房,一眼就看到厅堂里那颗闪瞎眼的明珠,“原来如此,死猴子,等我。”

腾云驾雾来了花果山,随手揪了只小猴子,“你们大王呢?叫你们大王来见我!”

小猴子怯怯的说:“大王去学本事了,走了好些年了。”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一闪,敖烈不见了踪影。这件事给小猴子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致使几年内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敖烈直奔灵台方寸山,险些冲入斜月三星洞,只是停的太急,一个跟头栽了下来。不知是不是摔傻了,看着门口的扫地童儿直发痴。门口的童儿也看到了尘土飞扬下发痴的敖烈,“你个傻龙,怎么才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