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路上,成南别扭地坐上坐在座位上,脸恨不得贴在窗户上,虽然不疼了,但是心却像被人揪着一样,生剌剌的难受。眼睛眨也不眨看过窗外一瞬而逝的街道,建筑物,树木,人,如果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就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事情,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甚至,也不用躲着那个男人。

回到家后,和衣躺在床上,脑海里回放了一遍这两天发生的事,自己没有拒绝成忻的请求,也没有不听他的话,但是,但是……为什么呢……

这是成忻第一次打她。

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下来,在家里没哭,在车上没哭,可是,一回想发生的事,一想起那个巴掌,泪腺像断了一样,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床单上很快洇湿了一小片。

好像,是自己做错了。


第二天起来也没有心情给自己做早餐,妆也没化,直接出了门。

太阳照常升起,公司更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情绪失控而发生什么变化,成南眺望公司巨幅LED屏幕,花花绿绿变换的画面仿佛在嘲笑她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呢!呵呵,成南也勾起嘴角笑了笑。

办公室里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不用说,又是小秦,成南心底升起一股厌恶,面无表情走进去,直接无视她们。

小秦见着成南这样也没有说什么,只当她心情难得不好,没有再笑下去,成南平时就是这样,照她的话说,就是“高冷”,和成南平时相处也习惯了,可是,落在她人眼里,就变了味儿。

“人家素质高!哪管我们这些小底层的快活!”说话的是和小陈平时关系还不错的阿美,阿美比小秦成南她们早进公司一年,作风有时比小陈还要嚣张些,说话老是高人一等,不过总算是高学历,据说还是博士生,不论做什么有着一股学究味,成南有时候又有些佩服她,这样的人总是容易骄傲,她也看不惯和她相同冷性情的成南。

成南没说话,她向来沉默,吵架更不会吵。反办公室本来人就没来全,倒显得阿美咄咄逼人了。

“哼!某些人以为往总裁办公室走几趟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真是异想天开!”阿美见成南若无其事坐到秘书专供的座位上,火气更大了,这位子怎么也不该是她这个才刚来了几年的人做的啊。

一旁的小陈惊讶地捂起嘴巴,她原先以为这只是自己的猜测,看来阿美姐也这样想呢!

成南继续默不作声,可一张脸早已憋得通红。

阿美也觉得自讨没趣,不做声了。

部里的人陆陆续续进来,丝毫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


下午佟桐来了一个电话,成南看看显示屏没接,此时正忙着给财务部的人送一个新工程工人伙食的报告单,希望佟桐不会以为她在耍脾气不接电话。

报告单送过去听见有人说这次的工程很大,公司派出了好几名大工程师去,不过行程还没定,估计花销也不小吧!

如果有可能的话,这将是成南第一次跟随杨老太出差,但是听说前几次她都以身体为由推掉了,让以前的秘书代她去,反正后勤部也没有多少事可做,这样一想,成南又有点小忧心 。

晚上又要加班,成南不抵抗,枫华公司的福利是真的好,加班会有加班费,从不剥削别人,只是,,,,这工作量有点大。

在把第三杯白开水喝完后,猛的想起还有佟桐一个电话没回呢,赶紧就是拿手机,可是,手机好像没电诶。。。。。

反正也是被嫌弃,不如等充好电再打好了。

晚饭还没吃,下楼买了一份面,提着上楼。

楼层走到7楼停住了,咦?这个时候还会有人?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双清冷的眉眼首先露了出来,继而是硬挺的鼻子,浓眉,成南有些慌,这就遇上了?放秦孟鸽子的事情瞬间忆起。

男人迈开长腿走进来,仿佛当她不存在,成南极力搜寻词语,自己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下去买饭了?”男人低醇的声音响起。

这是在跟自己说么?

电梯里还有别的人么?看到成南一脸迷茫的神情,秦孟有些好笑。  

“哦,嗯!”成南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

“总裁也没吃?”

 ?

“嗯。”秦孟想了一下,道。下一秒,电梯就开了。

“那我先走了。”成南还没有发觉自己的口误,急匆匆侧身出去。

秦孟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上一根,心里还回荡着刚才女人逃跑的画面,自己很吓人么,还有,总裁是什么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军姿 从穿上绿色军装的那一刻起 大风起兮,红旗飘扬 我们便有了军人的样子 训练场上的教官说: “从现在开始,...
    风月春秋阅读 291评论 0 1
  • 2017-11-15.星期四。 昨夜,丹宝又哭了,我赶紧过去陪她,拍了拍慢慢睡着了。后来又哭了几次,害得我我也没有...
    风舞雨蹈阅读 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