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战魔

  就当所有人渐渐忘却他们存在的时候,魔界又如烧不尽的野草一般,悄然来袭,四魔主韬阴带领魔族准备在九九重阳这天将转世的光明之子斩杀!

  

  因为若让光明之子成长起来,那么必定是魔界最大的阻碍,甚至让魔界的计划毁于一旦。

  

  魔界不允许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了,他们一直想统领六界,他们不在想躲躲藏藏,他们想乘神、佛两界的修行者还没有完全出关,在这之前联合妖界和鬼界祸乱人间,打破天地平衡,解决一切阻碍他们的绊脚石!这便是魔性,这便是他们的贪婪之心。

  

 韬阴大军杀到城下,国主为了保家卫国,被迫只能拼死一战。当国主骑在那棕色骏马之上,远远望向魔军,只见那韬阴站在飞猝鸟的背上,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给人一种发自灵魂的颤抖感!

  

  国主的棕色良驹,见到那长相诡异的飞猝竟四腿发颤。这棕色良驹跟随国主南征北战,每每出入敌军乱将之中,英勇无比。这次未战而腿颤,是前所未有过的现象!

  

  陈国主心里更加清楚,这次来敌的强大,因为在气场上!那人远远压制着国主,国主虽不是绝世高手但是也是大侠级别的存在!大侠虽离成仙还有一段距离,倒也是超越命与士的存在。(命与士是等级的一种,后面章节会慢慢分解)

  

  国主的军队顶着强大的气场缓缓迎上韬阴的魔军,在两军不到百米的距离。

  

  国主大喝道:“你是何方神圣,竟敢来犯我大陈!速速离去,饶你不死!”

  

  韬阴冷笑道:“传闻陈国主年少英勇,今日一见发现吹牛皮的功夫更是顶呱呱啊!今日我魔界,要重振河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若不想见到你的子民血流成河,就让我们进去”

  

  “妖孽休想!我宁愿战死也不会让你们进去危害我陈国的子民”陈国主怒喝道

  

  众将士齐声喝道:“愿誓死追随国主,保家卫国!”

  

  陈霸天顿时眼眶湿润了,他心里的暖流像泉涌一样源源不断的喷涌出来,暖暖的很贴心!

  

  韬阴见陈霸天并没有降服的打算,便冷冷的下令道:“众魔将听令,一个不留!”

  

  所有魔军都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各各双眼不是发出嗜血的红光,就是发出如同地狱来的幽绿之光!

  

  虽是白天,但那场面却异常阴森恐怖。但是陈国士兵却无一人胆怯,他们不怕死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着共同的信念——保护国主,保护自己的家人!

  

  飞猝首先对这些士兵发动了攻击,只见它扇动双翼,顿时狂风大作,士兵根本站不稳脚。就在这时突然它从口中喷出火焰,但那火焰却是蓝色的,那火焰如活了的精灵一般,直奔陈国主。

  

  国主也确实不是浪的虚名,说时迟那时快,国主纵身一跃,躲开了那诡异的火焰,可是那匹棕色骏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瞬间华为了乌有!

  

  国主虽然心痛不已,为那匹跟了自己很久的老马感到惋惜,但更庆幸的是自己躲开了,若是刚才那团火烧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恐怕也和那老马一样了吧!

  

  一切都发生在片刻之间,容不得国主多想,他必须面对这一切,因为他不能倒下,因为他便是陈国的神,所以他要比谁都坚强!

  

  “卑微的人类,我要吃了你们”只见那独眼饕餮开血盆大口一吸,竟把百来人吸到自己的嘴里!国主手握玉龙剑,纵身跃上前去,对着那饕餮便是一顿暴刺,那招式真是招招毙命啊!但饕餮却不躲闪,它认为人间凡夫俗子用的废铜烂铁怎么能够伤得了它呢!

  

  可殊不知国主的玉龙剑早已超越凡物的存在!这件原本就是仙家之物,后跟随国主南征北战,饮无数魔血!更是锋利无比。

    就当所有人渐渐忘却他们存在的时候,魔界又如烧不尽的野草一般,悄然来袭,四魔主韬阴带领魔族准备在九九重阳这天将转世的光明之子斩杀!

  

  因为若让光明之子成长起来,那么必定是魔界最大的阻碍,甚至让魔界的计划毁于一旦。

  

  魔界不允许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了,他们一直想统领六界,他们不在想躲躲藏藏,他们想乘神、佛两界的修行者还没有完全出关,在这之前联合妖界和鬼界祸乱人间,打破天地平衡,解决一切阻碍他们的绊脚石!这便是魔性,这便是他们的贪婪之心。

  

 韬阴大军杀到城下,国主为了保家卫国,被迫只能拼死一战。当国主骑在那棕色骏马之上,远远望向魔军,只见那韬阴站在飞猝鸟的背上,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给人一种发自灵魂的颤抖感!

  

  国主的棕色良驹,见到那长相诡异的飞猝竟四腿发颤。这棕色良驹跟随国主南征北战,每每出入敌军乱将之中,英勇无比。这次未战而腿颤,是前所未有过的现象!

  

  陈国主心里更加清楚,这次来敌的强大,因为在气场上!那人远远压制着国主,国主虽不是绝世高手但是也是大侠级别的存在!大侠虽离成仙还有一段距离,倒也是超越命与士的存在。(命与士是等级的一种,后面章节会慢慢分解)

  

  国主的军队顶着强大的气场缓缓迎上韬阴的魔军,在两军不到百米的距离。

  

  国主大喝道:“你是何方神圣,竟敢来犯我大陈!速速离去,饶你不死!”

  

  韬阴冷笑道:“传闻陈国主年少英勇,今日一见发现吹牛皮的功夫更是顶呱呱啊!今日我魔界,要重振河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若不想见到你的子民血流成河,就让我们进去”

  

  “妖孽休想!我宁愿战死也不会让你们进去危害我陈国的子民”陈国主怒喝道

  

  众将士齐声喝道:“愿誓死追随国主,保家卫国!”

  

  陈霸天顿时眼眶湿润了,他心里的暖流像泉涌一样源源不断的喷涌出来,暖暖的很贴心!

  

  韬阴见陈霸天并没有降服的打算,便冷冷的下令道:“众魔将听令,一个不留!”

  

  所有魔军都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各各双眼不是发出嗜血的红光,就是发出如同地狱来的幽绿之光!

  

  虽是白天,但那场面却异常阴森恐怖。但是陈国士兵却无一人胆怯,他们不怕死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着共同的信念——保护国主,保护自己的家人!

  

  飞猝首先对这些士兵发动了攻击,只见它扇动双翼,顿时狂风大作,士兵根本站不稳脚。就在这时突然它从口中喷出火焰,但那火焰却是蓝色的,那火焰如活了的精灵一般,直奔陈国主。

  

  国主也确实不是浪的虚名,说时迟那时快,国主纵身一跃,躲开了那诡异的火焰,可是那匹棕色骏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瞬间华为了乌有!

  

  国主虽然心痛不已,为那匹跟了自己很久的老马感到惋惜,但更庆幸的是自己躲开了,若是刚才那团火烧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恐怕也和那老马一样了吧!

  

  一切都发生在片刻之间,容不得国主多想,他必须面对这一切,因为他不能倒下,因为他便是陈国的神,所以他要比谁都坚强!

  

  “卑微的人类,我要吃了你们”只见那独眼饕餮开血盆大口一吸,竟把百来人吸到自己的嘴里!国主手握玉龙剑,纵身跃上前去,对着那饕餮便是一顿暴刺,那招式真是招招毙命啊!但饕餮却不躲闪,它认为人间凡夫俗子用的废铜烂铁怎么能够伤得了它呢!

  

  可殊不知国主的玉龙剑早已超越凡物的存在!这件原本就是仙家之物,后跟随国主南征北战,饮无数魔血!更是锋利无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检测手机的震动需要导入 import <AVFoundation/AVFoundation.h>框架 然后实现下面...
    不疯魔难以成佛阅读 1,057评论 0 0
  • 大家好,我叫马骏茹,今天我来给大家演讲的题目是吃鱼。 我们盼望已久的鱼来到了,我怀着高兴的心情来接待我最爱吃的鱼,...
    骏茹阅读 33评论 0 0
  • 征服卢山在傍晚,一骑飞至览众山。 飒爽英姿是骑手,如履平地潇洒够。 风驰电掣胜宝马,马到成功乐开花。 卢山极顶月东...
    碧海青天2017阅读 82评论 2 3
  • 2017.10.25 ,PM 10:52读完,36万字 背景 本来想借用搜索来介绍这位作家,有人了解,就有人不清楚...
    大狗姑娘阅读 16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