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晓隐2018年自选12首

《白雪吟》

踏雪夜行者怀有洗骨之心
唤醒自己的是雪渣子
咔嚓,咔嚓
恐高症患者如他,脚下玻璃栈道碎裂
空怀凌空虚渡之术
每块碎裂俱是立锥之地
撒豆成兵时
听见每一块骨头,逃离自己
钻入雪地
比白更白的是浓得化不开的黑
尽头是春潮暗涌的河道
雪夜寻梅人
在堤岸上彻夜喝酒、失声痛哭
流水在叹息声中渐渐僵硬
他剥光自己
像一个杀敌三千的勇士
用手抓住一块块被自己俯冲撞碎的浮冰
仿佛抓住了每一块走丢的骨头

2018.1.30

《裂痕》

杯子的裂痕嵌入手掌
掌纹里奔赴河流
河流上游
窑匠日夜饮酒
杯子的裂痕在成坯时已有
裂痕宛若深渊
败笔即是命运
十二月,旷野烟火如雪
野草随风飘摇
手握杯子的人长发凌乱
杯酒敬前世更敬过往
痉挛的掌纹里玫瑰盛开
纹路曾住着:爱情、事业、命。
十二月,杯中风声动荡
有很多死亡的消息传来传去
杯子落地把破碎递于春风
埋伏的败笔供养一生
裂痕宛如掌纹经得起观瞻和抚摸

2018.2.2

《更行书·复又》

对镜描眉,江山不过是把翘臀烘托
贴妆出门在旷野看喜鹊立于新枝
过桥的青年口中含铁,一顶毡帽
遮盖星火灿烂
怀古的人去了远方又回来
空荡荡的他,想念你的一粒美人痣

2018.3.25

《更行书·弃子》

泪珠破碎,每个角度都是影子
找影子的人
一开始,就捏碎了手里的钻石

2018.4.8

《白鹭》

草尖顶破水珠,“啵”------
童子从松下
端出一钵莲米
着青衫的书生压低毡帽
走向湖边
看水中倒映他中暑的样子
像极了一朵莲花的晚年
转身退回松下
童子酣睡涎水打湿书本
他有把自己打落水中的恨意
莲蓬枯萎
白鹭正从针眼飞过
他的瞳孔被撕开巨大的豁口

2018.7.30

《缝隙之书》

透过裂缝看见彼此的半边脸
黑白分明
黑的是烟熏火燎的我
白的是一个深夜创作的近视眼
“爱是一个具体的动词,
在湿润和坚挺中变味。
以第一人称,变出孤独的复数。”
——雷吉斯·邦维希诺《严肃的诗》
当我把这句读到的话打给谁时
他指出了两点:做爱才是动词;
他看到的翻译是“变位”。
第一点如有雷同
第二点纯属巧合
这个谁溃败夜晚是失眠患者的大多数
缝隙是虎盆大口,吞吃发福的脸
新交和故知的脸
举火把的我和挑水的我结伴而行
归处是死在同一个点。合二为一
一个我老死不承认另一个我
黑的在流水中静坐,白的病于中年危机

2018.8.7凌晨

《有一种孤独叫下雨》

下雨了。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下雨了。我看着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下雨了。石佛看着我看着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我看鱼像水滴,我看石佛拈花指上的水滴
佛座的池底净是硬币,池面落满雨滴
鱼在池中游来游去,我看着鱼游来游去

2018.8.13

《山中》

爱过的人翻山越岭去了远方
他在深山建房子、修院子
假装自己像个隐士
以为登高望远是一次修炼
禅房花木深
横梁掉渣,更像是自我背叛

2018.9.5

《更行书·落叶》

落叶金黄,偏偏落叶都接近心的形状
落叶在空中一片搅着一片是心碎的模样
落叶的反面写着名字叫信使
落叶的背面藏着的人叫影子
落叶去往田野增加苍凉
落叶去往山岗掩盖悲伤
落叶飘向哪里都是把自己埋葬
我也是。一会儿我在水中,一会儿我在火里
有时爱着却怀疑
有时明明很爱却发脾气
因为落叶是我的名字,飘落是我的归属

2018.10.8

《更行书·月光》

趁着月光三千里,把自己杀死在路上
如果遇见空心人,请绕行
因为他叫晓隐,一个被失忆的人
在此之前,他跟自己对赌,赌自己
能不能把自己喝醉。从月白风清到暴雨如注
在酒碗里看见过去
不堪回首的半生,像絮絮叨叨的铁锈
如果命运垂怜,请让他安静地去往旷野

2018.10.9

《更行书·而我》

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抄完这句
准备发信息给你,说:
这是里尔克的诗篇,
有个人以此为题,
在写一篇未完成的小说。

今天是你的生日
外面下雪了
我站在窗前看了很久
很久,直到
雪飘在玻璃上慢慢凝结成窗花

2018.12.19

《火焰》

幕帘深处有微光如火
两个影子由远及近
使出技击术
相互击打,相互叩拜
火焰闪烁
幕帘无风自动
摇曳起伏
如草原被点了一把野火
两个影子在战斗
相互撕咬,相互拥抱
当它们静止时
幕帘上抖动的火焰
渐渐平息
影子互为雕塑
像一对蝴蝶缓缓合拢翅膀

2018.1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