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1

魏大年又在唱戏了。

咿咿呀呀的声音一起,靳岳的脸就开始黑。六儿在旁边看着,觉得再过不大一会儿,他靳大哥就会消失在原地,而魏大人的咿咿呀呀就会变成啊呀呀呀的惨叫。

“富贵啊!”靳岳的锅底脸瞬间放晴,转身进院,六儿的五文钱又没了。

“魏大人,您有何吩咐?”靳岳抱拳行礼,道。

“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会有个贵人来我这里……探望,你和小六儿赶紧去这些地方买菜,千万别去别家,这位口味太挑,等闲的饭食他入不了口。”魏大年拿着清单,晃晃悠悠地踱到靳岳面前。

“是,大人。”靳岳握了握佩刀,行礼退出堂厅。

咿咿呀呀的声儿响得越发尖锐,六儿看着靳岳走远,连忙猫腰闪进厨房,花儿的细条眼睛又弯成新月牙子了。“五文!”六儿不情不愿地码出五个铜钱,咬牙切齿:“靳大哥耐性怎么能这么好?”

花儿在旁边继续弯着她的好看的月牙子,烧着开水:“嘻嘻,小六儿啊小六儿,你呀继续投这注,早晚把你自己当给我。”

“去你的小麻花,小爷我下次看准时机赌把大的,连本带利讨回来!”六儿不情不愿呛了一句,顺了灶台上的半盘莲子糕,猫腰回了房檐继续当值。

袖子里藏的莲子糕还剩最后一块的时候,靳岳回来了——跟在三个菜篮子后面。

“诶呦,靳爷呀,你家大人真不愧是大人物,买个菜都这么气派。”贩豆芽的老王一边帮着推车,一边跟官家人套着近乎。

靳岳脸黑得像锅底,半分都不想搭理这位借他车的老人家,心中只觉屈辱——想他也是一代绿林英雄汉,怎的就落到逛菜市场的境地。偏这个时候,魏大年一本正经地从院儿里踱出来,大嗓门子喊着:“老王啊,你家豆芽可是主菜,要不是之前的那个味儿,趁早搬回去,省得搅了爷的兴!”

“魏大人您紧着吃,不是那个味儿您遣着靳捕头来摘了小老儿的脑袋便是。”老王扯起汗衫一抹脑门子的汗,吊儿朗当地应着。

“嘿嘿,”魏大年就着门槛一坐,“我有夜壶,要你的脑袋做甚,顶多就是抄了你的家,再把你抓进院儿来专门给我种豆芽儿。”

老王哈哈一乐,眼瞅着车上仨篮子都空了,带着家伙什儿便转身:“小老儿回咯,您保重。”

靳岳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胡侃,搬完了菜回到当值的地方,心中忿忿,只安慰自己:“今晚杀了这狗贼,爷还是绿林一条好汉。”这么想想,闷火才稍稍平息了些。

“今晚这位客人秘密至极,到时所有暗卫全部退下,不得打扰,对于刺客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绝不容错过。”他想到大哥的话,心中不禁又松快了不少。

“呀!大人您来厨房这么腌臜的地方干什么呀?”花儿又在大呼小叫了。魏大年竟然换了短打进了厨房,满院子的眼珠子都要挤出大门去了,花儿更是紧跟其后,大人下厨事小,万一撞上那些个物事——真不是闹着玩的。

“嘿呀我说花儿,你家大人厨艺精湛的很,今晚那位客人更是点名要我亲自下厨招待的,出去别碍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酒馆已经打烊,油灯照着窗外一片昏黄。远处有火折子擦燃,伴着几粒火星落地,咿咿呀呀的唱念声,是戏子甩着水袖,变着法...
    Tathagata阅读 37评论 0 0
  • 汇总区: 应交作业人数10人,准时提交人数8人, 未交1人,1人围观应点评人数10人,准时点评人数8人,1人未点评...
    goodbyed阅读 156评论 0 0
  • 落落流苏两首 其一 《三月四日登白云山》 三月梅期雨难收 朦胧新霭蕴山头 锦鲤池内烟云共 珠挂新芽草木羞 其二 《...
    葛希文阅读 147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