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星发

1月28日

四方暮色猛然间雷声乍起,轰隆作响,骤现鱼白,此隐彼出,惟有一家院落垂下星河,静静无声。

繁星当空,不由得想起混沌初期盘古开天辟地,周身化作天地万物,漫天的星斗就是盘古的头发所化。《五运历年记》云: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其他由物相形大都可以推得出,只是星辰和黎甿叫人摸不着头脑,星光点点如何能和长长发丝联系到一起。之所以想不出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就错了,应该从古人所处的自然环境加以联想而不是现在高楼大厦的眼界。古时人烟稀少,放眼望去视野极其开阔,有些景色是现在必须登高才可一观的,那他们在仰望天空的时候看到了什么而让他们令其来源为盘古的头发呢,流星雨,划过苍穹的流星雨,用以头发作比,真是不得不赞叹他们的想象力。盘古是神话人物,在唯物主义的引领下,我们当然说神话是不切实际的,是荒诞不经的,然而,然而,它却是有理可循的。下面所要说的则更是令我敬服在他们的远见卓识之下,盘古身体的一部分化为了人,那部分竟然是被风吹过的寄生在皮肤表面的寄生虫,真不知身生为人为什么要把人的起始比成这么不堪的东西。可是,可是,我们就是这样的不堪。不如闭上眼细想一下,地球是怎样变得千疮百孔,又是谁天天高举,高喊保护地球的,万千诸虫尔。曾记得有一位外国人替地球发出这样不平,我不需要任何保护,你们要保护的是你们自己,多么自大的人啊,我毁灭世上万种生灵转眼间又可让其复活,你们妄想保护我,可笑之至。千年来人们似乎并没有为地球做什么贡献,好像一直是在索取,索取,现在连保护地球的说辞也破了。如此看来,诸虫两字准极,简极,切极,真春秋笔法也。所举的不过两个很小的例子,但是都是这样的思详严谨,可见神话不能只看做是旧时人思绪的随性挥洒。

上述所言只是偶有所见,今天除夕之夜才是正题,可思来想去只有四个字,淡中寻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