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数学>纳什均衡和博弈论-24》@2019.10.03.

重复可以无趣,也可以产生牢固的底座,不能荒废。

第四节 鲁滨逊遭遇盖里甘岛

  1. 诺伊曼和摩根斯特恩研究这些问题时,当时的经济学权威教科书将他们的一种简单的被称为“鲁滨逊经济”的模型奉为经典(一个人在一个孤岛上,处境艰难,自己就是一个经济整体,自己决定怎样使用孤岛上的资源,使自己收益最大化,而一切条件完全来自于自然环境);消费者与价格之间相互作用,就像鲁滨逊与自然之间一样;大型经济活动中,消费者和价格之间相互作用,就像鲁滨逊与自然之间一样,这就是新古典主义的经济学观点;但,博弈论采取的是截然不同的理论框架,在这种框架下,一个人的利益由其他人的行为决定,你的利益由我的行为决定,这样,我们就不得不策略性地考虑问题了;博弈论中,你的选择以及获得你想得到的利益的能力,这些不可避免都与他人的选择联系在一起;如果两个或更多的人相互之间交换货物,那么通常每个人的结果不仅依赖于他自己的行为,也受其他人行为的影响。

  2. “最多人的最大化的利益”这个阐述是没有数学意义的;不是关于最大人数的最大化利益,而是每个个体都想获得他的最大可能利益,不同的参与者同时要求获得最大的利益,“我知道他知道我知道”,这就构成了社会经济,这个经济体有众多参与者,“策略博弈论”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而出现的。

  3. 一旦掌握了把一个社会中所有个体的行为当作一个整体来分析的数学方法,你也就掌握了难以捉摸的自然法则了;更重要的,更多的局中人,就意味着更复杂的经济体,更多的商品和服务,以及生产的更多不同途径,这样一来,社会经济瞬间成了数学梦魇,即使全才的教授,也无法解决。于是,为了经济学发展,为了更好理解社会,而希望就来自于测量体温的简单想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