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哆啦A梦,可你不是我的大白

昨天晚上散步回来,已经是11点多了,哆啦A梦小姐说:“可以通话吗?”

我快速收拾完手上的东西:“可以了。”

然后,我们握着手机隔着100多公里的距离足足说了两个多小时,若不是她明早还要上班,估计能持续到第二天早上。

哆啦A梦和大白刚从青岛旅行回来。自交往的那天开始,差不多半年。

“我决定放弃了”,她一字一顿地说。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始,没猜中故事的结局。

哆啦A梦:蓝色,喜欢大海,向日葵,迷恋旅行......外企白领,是个有意思的人。

大白:白色,胖墩墩,没有头发,喜欢吃蛋炒饭......精神科医生,应当是个温暖的人。

爱情到来的时候,像极了铆足了劲的发条,牵一发而动全身。

大白第一次约见哆啦A梦的时候,选择了一家很有情调的法式咖啡店,可以透过干净的橱窗瞥见不远处碧波荡漾的一汪湖水。一边喝着浓郁香甜的咖啡,一边小心翼翼地剥开对方的心是我大脑里恶补出来的浪漫桥段。

不过真的,第一次大白就通过哆啦A梦的朋友圈知道她的几乎所有的喜好,以至于送她回家的时候,车里放的都是末小皮和程璧的歌......还送了一大把蓝色的花束。

在这过程中,我作为朋友,大概只问过这几个问题:

1 你喜欢他吗?

2 他的优点是什么?

3 你和他在一起开心吗?

尽管这已经是奢谈真心的时代,喜欢一个人越来越难,因为人会变。曾经风流倜傥,白衣飘飘的少年到后来依然有可能变得心宽体胖,穷困潦倒,甚至是庸俗不堪。喜欢,哪怕就只是在眼前的这一瞬间。

迄今为止,我也不太清楚在感情中,理性和感性哪一个优先?

年轻时候说:“我喜欢他,就是喜欢他呀,哪有什么理由?”是我们大多数人恋爱的模式。大概就是那句:我喜欢你,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你恰巧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

慢慢地,人越成熟,感情中理性的比重越来越重。连说一句“喜欢”都生出很多责任感。

他的性格,身高,年龄,星座,学历,职业,收入,家庭等等一件一件被量化出很多自己的标准。所以我也问了哆啦A梦这样俗套的几个问题。

当然,我似乎比同龄人更理性,这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旁观者的冷静和清醒。

所以,最重要的是第三个问题:“你和他在一起开心吗?”

我们不禁要问问自己了:“什么是开心?我好多年不知道怎么开心了。”

爱情经验不足,拿友情来凑数。

大概就是对方总是可以和你一起成长,一起变丰富,变有意思,变天真,变傻......

有好吃的好玩的都要告诉对方,而且还经常不断地重复去同一个地方......

不管对方有什么新的想法,想做什么事情,对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无条件支持你,给你点赞.....

有一个人情绪低落或者身体不适时,对方总是给予一定时间和空间而非频繁的嘘寒问暖或者置之不理......

无话不谈是两个人最理想的状态,当然前提是在对方都想表达自己的时候。

这不是哆啦A梦和大白的感情状态,而是我和哆啦A梦小姐认识以来的状态。

“他在等饭的时候,一直盯着手机看”

“他说了很多次要去台湾,到现在连通行证都没办”

“他每天跟我说的话都是:到单位了 开会了 下班了”

“他每天4点半就下班了,竟然一个兴趣爱好都没有,从来不锻炼,从来不看书“

“《我想和你唱》里面周笔畅的粉丝都是硕士博士,好厉害啊,可是他说学历高的实际能力都很差”

哆啦A梦一直数着大白的这些异于自己的生活态度,没完没了。

所以,一旦有一个人在感情中失望,就会不停地心生厌倦。

这是一段感情终结的打开方式。

早上哆啦A梦发来一段文字:和无趣的男人相处,像嚼着一块硬邦邦的过期腊肉,自己牙齿嚼得生疼,又无法丢弃。他们的约会方式陈旧,弄来弄去就这么几个花头。一开口便是老掉牙的“恋爱套路用语”,没有过多的热情,始终持有一种保守而僵硬的态度。跟他们相处,能一眼望到生活的尽头。

我笑到肚子疼。

但我明白一点:无论是谈友情还是谈爱情,很多时候都是在谈人生,谈理想。

曾经和一个男生朋友出去吃饭的时候,第一次惊讶地发现有人和我是完全相反的。

他点了两大盘肉,我只要了一盘绿色的西兰花。

只蜷缩在一家公司,工资只有我一半的他说:“我没有什么事业心。”一句话堵得我哑口无言。

“今天我翘班,一起去动物园玩吧!“看吧,我们来自不同的星球。

三毛说:“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爱情让人高傲。

这样损耗对方时间和精力的感情或许真的抵不过时间,一个在自己跌宕起伏的世界里不停地探索,不停地冒险;一个在自己画地为牢的世界里不断地犹豫,不断地平庸。大白给不了哆啦A梦想要的任意门。但,这一点儿也不悲伤。

给得起自己任意门的永远不是自己的父母,也不是自己的恋人,而是那个永远向前进步的自己。

人类的感情之所以复杂,因为它不能用简单的“对”和“错”来衡量,无论遇到什么人,经历什么事 ,都可以给人阳光和养分,留住自己的灵气,保持自己的轻盈,善待自己,真诚待人是永远不变的基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忧塞外十月: 秋深树枝秃, 风过处, 只剩光杆, 何处寻秋色? 忐忑盘山徐行, 频按快门, 惟恐错过红叶。 一路...
    叶知秋yzq阅读 111评论 0 1
  • 突然一声蛙鸣,将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是的,我已经高二了,高一的一切,都成为了我的回忆。那三个人,也很难出现在我的生...
    Rugby阅读 92评论 2 1
  • Python 是一种跨平台的编程语言,这意味着它能够运行在所有主要的操作系统中。在所有安装了 Python 的现代...
    帅的被人砍VV阅读 589评论 0 5
  • 南方的人在买冰 北方的人在买火 冬在卖什么 夏在卖什么 自由的人在买风 寂寞的人在买锁 心在卖什么 梦在卖什么 悲...
    涛涛不绝82阅读 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