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南国书香节湛江分会场活动有感

9月20日—9月24日的南国书香节湛江分会场活动已经结束一周了,由于一直很忙,始终没有时间写。今天是节前的最后一天,总算忙出点头绪来了,有一点时间赶快记录。

一共五天的活动,由于工作太多,没法请太多假,所以我只参加了三天,我的任务是作为志愿者在雪漠作品专柜前向读者推介雪漠作品。在整个过程中,所见所感很多,现简单总结如下:

一、无私奉献的志愿者

活动结束了,手机里那些记录活动的照片还会在翻找其他资料时不经意间跳入眼帘,有的是大家席地而坐围着一个红色塑料方凳或者书捆吃盒饭的,有的是利用推介的间隙大家合影的,还有和湛江本土作家合影的,更多的是每一个志愿者分别对着不同的读者讲解介绍书的。那些情景好像还在昨天,却一晃已经过去一周了。

回顾那些一起奋战的日子,心里还是满满的温馨和感动。因为大家经常一起做事,所以志愿者之间都很亲切。最重要的是在做事中,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也看到自己的差距和局限,使自己向着向往的地方更迈近一步。

五天时间,林棉枝特意休假全心全意来做志愿者。她身上有很多东西,让我自惭形秽。她其实条件并不好,家里人不支持,每次去参加学习班或者做志愿者,都要费很多心思和家人请假,还要把女儿安顿好,不能因为女儿给人添麻烦而引起家人的不快。而且还要做好保密工作,不能让家人事后知道了她出门期间的真正去处,所以,上次从广州回来她不得不把喜爱的红色志愿者服让我带回家。

每次参加活动,她都是最勇往直前、不知疲倦的一个,她总是说“我身体好,没事。”其实大家都是肉长的,我们觉得累得快趴下时,她也肯定很累了,而且,她的膝盖有伤,我相信她的难受程度绝不亚于其他人。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却永远都是活力四射的。这次书展的最后一天,我终于看出了她的疲惫,下午她回去时,我告诉她晚上别来了,因为之前她每天都坚守岗位,今天周日其他志愿者较多,就不用她了。结果,晚上,她还是带着女儿过来了,一来就又马上进入状态,又开始了积极地推介。用她自己的话说,回去休息了一下又满血复活了。

除了体力和时间的付出,她在金钱上的付出也是很让人敬佩的。在书展期间,她对遇到的没钱买书又喜欢雪漠老师书的人,总是毫不吝惜地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单。这种做法虽然大家都有,但是她却是在自己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做出的。前不久,她还跟我说,要量力而行了,不然总有一天资金链要断了,透支银行卡迟早要还的。但是一遇到有缘人,她就忘了自己的经济窘况。她对自己很吝啬,舍不得买一件衣服,吃的也很简单,但是对别人却大方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很宽裕呢。和这样无我的队友一起做事,想不进步都难。

赖兴婷,是我们中最年轻的,虽然个子在女生中最高,但是身体却很弱。但是在这次书展中仍然全力以赴投入了,因为她不需要工作,所以也是全程参与的。因为书展位置离她家近,她对周围环境比较熟悉,所以中午订餐之类的就由她来包揽了。她因为气不够,向读者推介是很耗气的,所以到最后一天,中午吃饭时,她已经累得吃不下饭了。但是仍然坚持每天写作,用文字记录书展现场的点滴感动和大家推介的骄人战绩,给大家鼓劲。

邹晓辉,是赖兴婷的老公,兴婷说已经安排给他一个光荣的任务——就是负责照相。因为他平日里工作很忙,一般我们的活动他很少参加,但是他却一直都是最坚强的后盾。这次他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仍然是一惯的笑容可掬,看着他精干的身躯、有点前兜的下巴和露出的不太整齐的牙齿,不自觉想起了他自嘲的“自画像”。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如果大街上看到,绝对想不到在这样普通的外相内却有着一颗火热和坚韧的心。这次书展,他还带来了他的父亲,一个将近八十岁的和蔼的老人。第一次看到老人家,却并不觉得陌生,因为此前已在晓辉的文章中了解了老人的事迹,感觉很亲切,但是因为老人听力不好,再加上语言不通,我没有打招呼。晓辉当然出色地完成了照相任务。在书展期间,他的多位同事都来到了书展现场,都或多或少的买了一些雪漠老师的书,其中一人还和我们一起做起了志愿者。这足以说明了邹晓辉的影响力。他从今年一月份以来,边看雪漠老师的书,边写文章,每天坚持,自己成长的同时,把感悟写下来,分享给别人,很多人受到感染也爱上了雪漠老师的书。到目前为止,他已写了三十多万字,这种坚持的毅力和写作的能力,让我敬佩不已。

很巧的是,在我向一个中年女读者介绍书籍的时候,她看到了对面的邹晓辉,问我那个人是谁,看起来好像她的同学,我很热心地告诉她邹晓辉的大名,她说是同学,还说是他们班的大才子。我赶快喊邹晓辉与同学相认,结果他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才想起人家的名字,于是两人开始了热烈地续旧。最后,这个同学还把她的老公叫来了,买了一大摞雪师的书。

余泽雄,是我们中年龄最大的,因为是退休干部,也是铁杆雪粉。南国书香节广州主场他都跑去做总策划总指挥了,这次在家门口搞活动,他更是责无旁贷了。从事前的策划、与书城的联系、对接,宣传资料的定制,到专柜位置的选择,再到整个书展过程,他都全程参与。看到一个个读者因我们的推介而捧走了雪师的书,余叔的高兴自然不在话下。余叔总说推介要靠我们姐妹花了,他只能做一些其他力所能及的事了。其实,这次书展,余叔在展台前的推介也是一道亮丽风景了。余叔因为看雪师的书看得细、看得透彻,而且领悟也到位,所以遇到有缘人,余叔是很能讲的。而且因为余叔本来也是文学爱好者(自己写的诗也能出诗集了,但是余叔很低调,从来不跟人说),所以他对湛江本土的诗人、作家也都很尊敬,跟他们也谈得很投机,经过这样的交流,最后都互赠作品,余叔赠送的当然是雪师的作品,那些作家当然也要买一些雪师的作品。

余叔的影响力也是让我们赞叹不已的,在书展最后一天,《老子的心事》上午就卖完了,后来书城不知又从哪里翻出了九本,余叔赶快拿出三本来放到了展架下面,说是给人留的,怕那人来晚了卖完了。后来他说的那人来了,买了很多雪师的书,都是余叔推荐的。因为我忙着向其他人推介,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人是什么人。而且,我们此次活动制作宣传书签和展架的费用,也有人主动找余叔来分担了。这就更证明了余叔的人格魅力。

余叔因为受过伤,站久了脚就会青紫肿胀,但他从来都不喊累,只是中午吃饭时,他不和我们一起坐在展台旁边吃,每次饭来了,他就拿了自己的份走到表演区那里,坐在那里的椅子上吃饭。中午来书展的客人少,他就利用这个间隙休息个把钟头,其他时间都和大家一起,或者在展台推介或者发宣传单张,或者站在播放宣传片的大屏幕下给人介绍。看着余叔这样卖力,我们年轻的就更不好意思偷懒了。

杨素丽,是湛江志愿者的核心人物之一,接触雪师作品较早,做事上从来都是不惜金钱不惜力的。在这次书展上,她发挥优势,主要负责作品推介,因为她早年读书多,且对雪师作品及雪漠倡导的精神了解透彻,总能恰到好处地解答读者的问题,并找到合适的角度向不同的读者推介不同的作品,所以她推介作品成功率较高。本来她的身体也是很差的,但是后来因为读雪师的书,按雪师教授的方法实践,身体状况已经比很多人好了。因为一直在讲,嗓子已经哑了,但是看到走过展台的读者仍然不忍心让他们错过,还是坚持到了最后,直到书展结束。

雷蕾,是今年才开始读雪漠老师作品的,虽然读的不多,但是读了就用行为去实践了。这次书展,她因为工作忙,又离得远,只参加了后两天。但是,只要她在展台前,总是不遗余力地向读者介绍。她的声音很柔,语调很平和,态度很真诚,而且很有耐心,我相信每一个听她介绍的人都会觉得很舒服的,即使不买书,也会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当再有人跟他提起雪漠时,他肯定会想起来曾经有一个这么温柔的女孩向他介绍过这个作家。

雷蕾也和很多人一样,不仅自己看书,还把好书送给朋友,这次书展,就有她单位的同事因为她的推荐看了雪师的书而来到现场参与图书推介的,还有她们的客户应她们的邀请来采购书籍的。能影响身边人说明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或者至少说明,她在平日里就是能够让人信服的,不然不会接受她的推荐的。

还有邓栋文,抛下很快要生宝宝的老婆,在百忙的工作中抽身来做图书推介;陈明凤为了参加书展,推迟公司的出差安排;张炼洪工作时间请不了假,就每天下班后跑来接班;杨博为拖着病体来推介,结果当天回去就又发烧了。每个人都有一大堆的感人事迹,但是写到这里,已经三千多字了,留着下回再细说吧!

但是黄丽蓉,是此次参加湛江分会场的唯一外地志愿者,是无论如何都要说一说的。很奇怪,黄丽蓉住在广西防城港,却跟湛江志愿者很亲,每次活动,她总是不自觉地和我们走在了一起,上次在海口,她自己也很自然地把自己列入湛江团队了。我们也觉得跟她很亲近。这次,她知道雪师不来,还是利用周末时间赶过来支援我们,而且一到展台放下背包就投入工作,一个接一个热情地接待或者招呼从展台边走过的人,这种作风还真和湛江志愿者是一样的。而且她也是很朴实的,性格也随和,根本没有英语八级的骄傲,也没有为人师表对人指手画脚的职业病,让人很容易接近。临走时,她拿出钱夹,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兜底呀!算我一份。”我说不用兜底,我们只是帮书城卖,卖多少都随缘,我们尽心尽力就行了。她说,那就需要时再找她。活动结束后,大家在群里算此次活动产生的费用,主要是买赠品和制作宣传书签等的费用,大家自愿报名参与分摊,黄丽蓉也踊跃和我们一起分担。这种情谊和精神,让我们很感动。我说,等你们防城港搞活动时,我们湛江全体去支援你们。

二、推介感悟

(一)推介很重要

这次活动,因为湛江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人流量还是蛮大的,虽然和广州没法比,但是在这么小的城市能有这样的人流已经很不错了。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们兴奋不已。但是,这些人中真正识货的人就寥寥无几了。如果没有志愿者的积极推介,绝大多数人都只是过客而已。看到雪漠老师的大照片和介绍,好奇的,驻足看一会儿,看不进去就走掉了;更多的人是连驻足的时间都没有的,他们只是匆匆而过。所以,“酒香不怕巷子深”在这是不适用的,展馆中那么多书籍,大多数人都奔着名人、教辅和儿童读物而去,很少有为自己心灵寻找营养的,即使想为自己的心灵找份依靠,也没有慧眼识得宝贝。三天时间站下来,我只遇到了一位识宝人。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语言很少,当我引导他到雪漠作品台前时,他看到《参透生死》二话不说就要拿着走,好不容易遇到有缘人,我赶快说“您真是识宝人!您既然喜欢这本,那这一套您一定要看!”说着,就把《光明大手印实修顿入》递给他,他还是没有说话,简单看了一下封皮的介绍,就拿着去结账了。要都是这样的读者就好了,省了多少口舌。

来展馆的人中,有一部分是确实来买书的,这些人就是我们的潜在客户,能否买雪师的书,一看当事人是否我执太重,二就看我们的推介是否能打动对方了。

(二)不要被自己想象的困难吓倒

前面的几天,因为书目较多,相对好推介,只要是真正要买书的人,又不是一味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拒绝接受与自己不同观点的人,基本都会接受志愿者的推荐,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至少买一本回去。遇到特别爱书,又没钱或者钱不够的学生,志愿者都自己出钱满足他们读书的愿望了。但是越到后面,因为《老子的心事》《匈奴的子孙》等卖完了,剩下的《空空之外》《真心》等,因为内容的特殊性,真正需要有缘人才会接受,所以志愿者心里也有为难情绪了,但是大家都明白,一切尽心去做,结果怎样就不执著了。所以大家仍然激情满满地向每一个走过路过的人推介。根据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推介语,只要契合点找对了,也还是陆陆续续推出去不少。所以,有时候,困难可能都是自己想出来的,我们一次次把不可能变成了现实,说明只要去做,总会有收获的。

有两个女大学生,让我印象深刻。因为《文心》的卖点容易与学生契合,所以对这两个孩子,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推《文心》,一上来我就问她们是学文还是学理的,其实她们学文还是学理不重要,只是为了找一个突破口来了解对方,于是谈话由此切入,和她们两个聊得很欢,书籍也由《文心》《深夜的蚕豆声》等聊到了《真心》,结果两个孩子还真的动心了,而且明显地对我有了信任,让我推荐拿哪本,其实她们的倾向已经很明显了,一个手里捧着《文心》,另一个在翻看《真心》,我就建议她们两人分别拿《文心》和《真心》,最后,两人面对满台的书,终于决定就要手中的书了,但是看了价钱后,却犹豫了,我告诉她们可以到“你悦读我买单”的牌子下办理借阅手续,她们开心地跳了起来,后来又因为借阅本数每人不能超过两本,我又去跟工作人员解释说《真心》不能拆开的,是上中下三册的,工作人员也很好说话,同意了我们的请求。看到两个孩子开心地捧走了五本书,我也很开心——开来《真心》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高大上。

(三)真诚陪聊也能卖书

在书展的最后一天下午以后,因为书的相对局限,读者群也明显变窄了,但是我反而有一种感觉,就像大浪淘沙一样,剩下来的基本都是最核心最精要的东西了。没有了那些好卖的书,我就感觉好像金子终于露出来了,当然,那些好卖的书也是金子,只是就像苦药外面裹了一层糖衣一样,为了能让更多人容易接受。但是这个时代假的东西太多了,人们已经习惯了质疑。对于世界的喧嚣,志愿者无法左右,能做的,也只有真诚。真诚的心,总会感动一些需要真诚的人。

最后一天,我最强烈的感受就是,与对方真诚交流,甚至卖不卖书都无所谓,取得信任之后,卖书是自然达成的。在与读者交流时,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不买都没关系,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这本书你一定要看......”或者“你不买没关系,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有这样一个好作家,他的书可以给你带来什么,等你需要的时候,你要想起他......”我心里也真是不期望他们一定要买书的,能买当然好,不买也没关系,我的职责是告诉每一个肯停下来听我说的人,有一个好作家,有很多好书会对他的人生有益。如果愿意多了解,我就会应她们的要求逐本介绍。

有几个客人,因为聊得相对较久,给我的印象较深。有一个男士,大约三十多岁,个子高高的,长得白白净净,穿着也干净利落,但是神情有点忧郁。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应该需要《真心》或者《空空之外》,细聊后他确实是有信仰的,但是因为对雪漠不了解,没有信心,我跟他说了至少有半小时,最后他只拿走了《一个人的西部》,说是要先了解雪漠。我们的晓辉却不理解了,聊了这么久刚买了一本书,开玩笑说“聊这么久,是不是看上我们蕙竹姐了?”我随喜他,但是有点可惜,怕他错过了,所以加了微信,拉进了读书会群。这几天,他还真的在看《一个人的西部》了,而且看得很仔细,还在自己有感悟的句子下面划了线,发到了群里。希望以后他能跟着我们继续读下去。

还有两个女孩子,也是大学生,其中一个以前读过雪漠老师的《大漠祭》《深夜的蚕豆声》,但是对里面的人物理解有点偏颇,刚开始聊时,她们两个与我是站在对立面的,跟我探讨里面的人物性格、命运,但是聊着聊着,她们的成见没有了,而且,又表现出了要了解更多书的热情,我也就打开话匣子,给她们讲,结果,这一讲,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明显感觉到她们对我的信任了,直接让我推荐她们拿哪本书,最后,她们各自买了几本书走了。她们走了之后,兴婷说“以后人少时可以多讲讲,人多时就不要聊太久”,我知道她是心疼那两个孩子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我也反省,自己肯定不是一个好的推销员,但是如果我心里一直想着卖书,我还能全心全意对待每一位顾客吗?如果没有这种全情投入地陪聊,会不会就没有对方的信任,没有信任,她们还会不会按我的建议买书,还真的很难说。所以,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可能仍然会忘了自己卖书的本分。

(四)寻找有缘人

这些天站下来,我发现,从一个人手中的书基本可以判断对方的阅读水准,所以,我看到手里已经有书的人,都会注意看他手里是什么书,然后对他有一个基本判断。有一个客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远远的,我见她臂弯里夹着一本厚厚的书,走路的节奏较慢,身上有一种静气,就凑过去看清楚那夹着的是《传习录》,于是就坦率地跟她说“我看到您买了《传习录》,您如果喜欢王阳明的《传习录》,雪漠的作品您也一定会喜欢的。”接着就翻开《真心》的前言,让她看雪漠老师对王阳明心学的论述及对雪漠心学的介绍。再简单跟她介绍了雪漠其人。她就真的按我的推荐买了心学系列。

(五)只要想就会有机会

书展期间,经常看到其他志愿者对爱书却没钱买书或者钱不够的人赠书或者补差价给他们。我就想,我怎么就没遇到这样的人呢?有些人犹犹豫豫没买,有的说好了等下来拿的最后却没有回来拿,我不知道她们到底差什么,他们也没有真诚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我也只能随缘。在买书的人中,有很多是家长带孩子的,大部分是家长买给孩子的,家长自己阅读的不多,孩子自己喜欢并且主动挑书的也不多。一般的家长对孩子喜欢的书或者听介绍是对孩子有益的书,都会购买的,但是偶尔也有孩子喜欢家长不肯买的,不买的家长也不说什么原因,甚至不敢跟我有正面的眼神交流,只是低声跟孩子说,这本书如何不适合他之类的话,然后就像逃一样拉着孩子离开。

最后一天,有一个女孩子,是初中生,但是长得比较壮壮的,皮肤很白,很爱笑,而且脸上有大大的酒窝。她特别喜欢雪漠老师的书,前一天买了《野狐岭》,这次就捧着《深夜的蚕豆声》爱不释手,但是看了价格就说太贵了。我问她“你没有钱吗?”她很诚实,说“我有钱,但是,那是我妈妈给我的吃饭钱。”我问“你是真的喜好这本书吗?”她使劲地点头,我说“那我买给你吧!”她说不行,我又问“那你认为这本书多少钱你能接受呢?”她想了半天,说“三十。”我说“好,你就出三十就行了,剩下的我来出。”她很开心跟我去收银台结了账。我也很开心,看来凡事只要真想,上天就会送机会给你。就像我们心灵有了困惑,只要想寻找,上天就会为我们打开一扇心灵的窗一样。回想四年前,正是自己满腹困惑想寻求答案的时候,就遇上了雪漠老师的书。

书展已经结束好多天了,但是那些因书展而与雪漠作品结缘的人,还鲜活我的头脑中,有的是听了介绍就买了,有的是听了介绍半信半疑,又在展馆里转了几圈才最后决定买雪师的书的。不管怎样,只要买回去认真看了,都会受益的。希望这些看书受益的人也成为好种子,在自己的圈子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并且把自己从书中获得的智慧进一步传播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