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在诗外

年后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同事间互相晒工资条,看每年一次的工资调整这次都涨了多少,我涨得最多的,而且比多数人长得多很多。

年前发年终奖,我也是前几名。

老员工还说,你来公司两年,调整的两次工资幅度,算是破纪录了。

我从未向领导提过涨工资的要求,也从未跟领导有过谈心,甚至基本没跟他们聊过天,“偷偷地”连续给自己这么明显的肯定,让自己有点飘的同时,我想一定有些地方做的不错。回顾来公司这两年,我体会最深的,是工夫在诗外。

我常对自己说,一定有一些基本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你职业生涯的高度,这些能力适用于所有工作。比如,不抱怨。我们做工程设计,需要好几个专业互相配合才能完成,如果图纸某个地方出了错,一般不是仅仅某个专业的原因,但也正因如此,给了彼此抱怨的空间。最常见的几句话有:这不是我们专业的事我不管、你们如果这么干将来出了事跟我没关系、领导都没表态就耗着呗……我几乎不参与类似指责,也表明过我的原则,只要不是安全责任,所有的锅我都可以来背。

也许,领导注意到了我的不抱怨。

最近,一直给别人洒一个名人的鸡汤:do good,have fun and the money will come。只管把工作做好,并对其保有持续兴趣,钱就会自然而然的到来。如果二八定律永远正确,那么百分之八十的人会把这句搞反了,给这么点钱,哪有兴趣工作、把工作做好。目前我也不敢说对工作多感兴趣,但会刻意去抹平情绪,刻意不把眼前工资与工作能力划等号,会更多的专注于如何把一件事做好。就像今天早上两个同事调侃我,昨天开会时别人把设计难题推到我们专业上来,你就在那沉默不语,也不配合我俩怼他们。我还挺认真的回答了他俩:我觉得大伙儿经常把出发点弄错了,我们搞技术的首先就要通过克服难题来提高自己,而现在有了机会,为什么大家互相推诿呢?接下来,两位同事大笑着,真以为我是在用“装腔作势”的语言来搞气氛。

也许,如果领导有在“偷听”,他们会知道我在认真说。

这两年,我越来越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比如留学学化工专业的表弟,刚工作几个月就辞职去了普华永道,改行做了审计。姑姑、姑父极为不解,我只说了一句话,表弟转向了一个高智商行业,他是对的。传统行业的人才在大量流失,就像大量报导一样,工厂工人都被外卖公司、快递公司挖走了。以此类推,传统行业中那些年轻技术人员,都在转行去干金融行、互联网等。于是就有了我现在的结论,传统行业人员的平均智商在大幅下降。而我们这些拉低了平均智商的人中的大多数,看着其它行业在媒体上的风风火火,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小火苗了,又没有勇气去尝试转行,于是对自己越来越怀疑,越怀疑越不自信,然后就抛出行业淘汰论。而我,从不相信这是真的,还在本行业里暗度陈仓。

也许,我的暗度陈仓,瞒不过领导。

既然领导们这么懂我的功夫在诗外,就是给我涨薪的原因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