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简历与西装

字数 2097阅读 68

    在广州江忆昔最佩服的就是拥堵的交通,几乎每一个红绿灯都会堵得满满的。

    江忆昔看着手上的简历,急着道:怎么又堵车。出租车停在红绿灯前动也不动。明明只过了五分钟江忆昔却感觉过了五个小时,瞟了一眼计费器江忆昔拉出钱给出租车司机道:师傅,我就在这里下了吧!江忆昔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走到红绿灯前,等待着绿灯亮起。

      要知道江忆昔面试的酒店可是广州有名的大酒店,为了珍惜这次机会也是豁出去了。绿灯亮起的那一刻她匆忙的过了马路,可是没想到一辆车突然拐弯冲了过来。江忆昔被吓得生生往后退,怎么走路的你,车里传来指责声。江忆昔顾不得那些,由于刚下受了惊吓文件袋掉落在地上,简历洒了一地。他慌忙去捡,可是.......

      昨天刚下完雨地下还是湿漉漉的,有几张简历已经被雨水打湿。江忆昔叹了口气,连忙去捡地下的简历。不过她发现还有一张没被淋湿,这使她失落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喂!跑这么快不要命了啊?司机黎盏终于忍不住打开车窗朝江忆昔大叫了起来。

  住嘴!坐在黎盏身旁的王信盅淡淡地说道。

    王总....,黎盏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扭头看到王信盅一脸厉色就把到嘴边的话给憋回去了。

    正当江忆昔打算弯腰将那张幸存的简历表捡起时,一双锃亮的皮鞋准确无误的与简历表来了个亲密接触。江忆昔的心咯噔一下,身旁的阳光逐渐被阴影覆盖,一个高大的身影完全将她陷在阳光的背面。

  那个人弯下腰将脚下的简历表捡起,冲着江忆昔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将你的简历表弄脏了。江忆昔的脸已成苦瓜状,看了男子一眼,气嘟嘟的道:踩都踩了,说对不起能让它恢复原样吗?

    简历已经惨不忍睹,江忆昔知道说多了也是无济于事。于是便带着简历往他要面试的酒店赶去。到了酒店江忆昔问前台的服务员面试的地点,看着旁边几人陆续地离去这也让江忆昔感到压力巨大。

  江忆昔看了看手机发现离自己的面试时间还有几分钟,便在旁边的座椅坐了下来。却无意间瞥见一些人正面朝一个人打招呼,一看吓一跳,那个人不正是踩我简历的人吗?江忆昔笑了笑,她有些坎坷,等会面试官看着她脏兮兮的简历表会怎么看她?对她的映像会不会大打折扣了?江忆昔的面试官问了她很多关于酒店方面的问题,这些她都能应付自如。面试官还问了一个实际列子,江忆昔也做了一定的分析,能不能让他满意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江忆昔对这次面试给予了很大的寄托,要是能面试成功那就离文克黎上班的地方很近了。

  回到家江忆昔便写信给刘霍惟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刘霍惟惊讶的看着江忆昔面试的酒店。流笆大酒店?那不是我舅舅的吗?他要去那里上班?不行,我要帮帮她。可是刘霍惟有自己问自己道:我凭什么帮她,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不过刘霍惟还是掏出了电话给他舅舅打了过去。

  喂,老舅啊!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道: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啊!刘霍惟道: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应聘了你的酒店,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哦,这个事啊!我已经交由你哥哥负责了。刘霍惟点了点头道:那你和哥说声呗!行咯,那你有空过来和你哥哥商讨一下酒店的事啊!刘霍惟笑道:行类,那多谢了老舅了。

  刘霍惟回信道:别怕,你这么优秀,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然后说了好多鼓励的话,刘霍惟却不知就算没他帮忙,江忆昔也能顺利的进入流笆大酒店。

  几天后江忆昔接到电话就她星期一过去培训,对她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她很想找个人来分享这件事,而在她脑中浮现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文克黎而是刘霍惟。江忆昔给刘霍惟写信表示自己被录用了,很开心。刘霍惟笑了笑。

  令人期待的培训终于开始了,江忆昔开始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虽然很充实但却很疲惫。这对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女生来说确实有点残忍,最近忙于工作也没来得及给刘霍惟写信。

    这天培训,瞌睡虫时不时地照顾她,让她不断的和周公见面。课后乘着休息时间去泡了杯咖啡,别走还别揉着太阳穴,可以看出一脸的卷意。走到转角时一个没注意,一个高大男子出现了在她眼前,两个人打了照面,咖啡一不小心就泼到了那个人的身上。江忆昔不由的低着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说不好意思能让我的西服变干净吗?一个带着磁性又熟悉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江忆昔抬头一看这个熟悉的身影不正是那天踩我简历的那人吗?王信盅一脸严肃的看着江忆昔。

  江忆昔有些尴尬,低着头不知该说些什么。洒落的咖啡随着她的手心滴在地上。突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没烫到手吧!江忆昔一脸愕然的看着王信盅,她甚至觉得自己幻听了。他不但没责归自己还这样问了一句,江忆昔赶忙道:没有,没有,其实手心火辣辣的痛。

  王信盅淡淡的道:下次走路注意点。咖啡在王信盅的西服上蜿蜒留下,而他却毫不在意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江忆昔看着脏兮兮的西服实在过意不去道:要不这…西服我帮你拉回去干洗吧!毕竟罪魁祸首是自己,自己应该承担责任。王信盅清冷的道:不必了,随即拉出一个叠的很规整的手帕递给江忆昔道:把衣服擦一下吧!江忆昔摆了摆手道:不用了,留给你自己吧!对了,你也在这上班吗?王信盅道:是。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把西服给我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放心吧我不会换号码。

  王信盅犹豫了一下,脱下西服递给了江忆昔。江忆昔接过西服鞠了一躬,便缓缓离去。

  王信盅望着江忆昔离去背影,口中念道江忆昔,好听的名字。能在做错事后勇于承担责任,这种坦诚直率的性格以深深的将他吸引。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广州江忆昔最佩服的就是拥堵的交通,几乎每一个红绿灯都会堵得满满的。 江忆昔看着手上的简历,急着道:怎么...
  • 这里是大北京,这个城市有她自己的独特魅力,能够让所以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孩子对她眷顾。也许对于那些北京的过客来说,北京...
  • 3月27日下午,马云在第三届湖畔大学的第一课开讲。马云表示,小公司的成败在于你聘请什么样的人,大公司的成败在于你开...
  • 我还是三岁小孩子的时候,我就爱听好话。那时曾祖母的手里总有一把拐杖,她总是坐在门槛边,拐杖搭在脚边。那次,奶奶带我...
  • 一种混杂着懊恼、厌烦、鄙视的“小拳头”狠狠地在我脑门上Duang、Duang了几下,那天,正当我在黑板上画十六宫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