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友为:陈炉行

秋高木已寒,
河滞自不喧。
北行傍河走,
几曲更几弯。
匆匆过黄堡,
已见旧同官。
一水穿城过,
四山如城垣。
南流漆水河,
北峙金锁关。
山川本形胜,
史迹亦悠远。
秦乃内史地,
官置同官县。
陶业由此兴,
及宋已斐然。
耀州老瓷窑,
悠悠已千年。
今朝复何在,
主人笑不言。
循河疑北去,
折转又东南。
崖高坡还陡,
不知几盘旋。
忽然见碎瓷,
晶莹亦璀灿。
陈炉古窑场,
赫然在眼前。
北望军台岭,
南依石马山。
大壑藏灵秀,
高崖掩瓷苑。
平地起炉台,
依山做营盘;
四堡相向立,
窑炉列其间。
车辆来复去,
袅袅见紫烟。

围墙陋且奇,

多有瓮与罐。
层叠如蜂房,
匠心成奇观。
陈炉不厌老,
自有薪火传。
十里大窑场,
如今又新天。
陶工不辞苦,
总把泥土恋。
泥亦添灵气,
变化指掌间,
或去成碗碟。
或去做杯盘,
巧中多有拙,
拙中亦有憨。
手亦无所导,
谁人能把玩。
妙笔可生华,
于此却长叹。

焙烧技亦绝,
但凭一双眼。
窑火分五色,
火中见玉颜。
釉色成图画,
俏丽若天然。
各个有姿色,
气象可万千。
大瓶与人高,
小壶如一拳。
或者列队伍,
或者叠成山。

多有青绿色,
疑是春风染。
偶见冰裂纹,
温润不知寒。
古人留绝技,
今世有承传。
继承与创新,
再把宏图展。
盛装出三秦,
见者常兴叹;
名播海内外,
耀瓷美誉传。
陈炉多奇士,
所思与宏愿。
告与先人知,
焉能不欢颜。
一时看不足,
眼花已缭乱。
归客留不住,
欲归还流连。

回首十里外,
炉火照云天。
赤红与烟紫,
蔚然成奇观。
同官有八景,
此景最耀眼。
炉山不夜时,
我亦思翩翩。
陈炉不虚行,
志之有诗篇。

2005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