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病了

我一直犹豫自己该得哪种病。(2010.1008)

当那一声爆炸响起时,我的泪飞泻,就是它了。那一个个飞身而下的身影,虽不在耳边却在心里炸开的闷响。我的恍惚多梦记忆力衰退,都是吻合的。

我不想在人多的地方,虽然刚满20,却像80老人一样。春天感觉到的还是冷。我不想吃东西,怕他们在我身体里作怪。我不想说话,每一句都是废话。我只想在人多的时候笑,为了不说话。说话真累,我听不清楚别人说什么。我不想睡,怕一睡就醒不过来。

他们说这是抑郁症,很多名人得过,都痊愈。他们不说跳楼的那些。

看起来我都有,那就抑郁吧。二十年前的我,一直在流浪和自杀间摇摆。有了孩子后完全不一样。

我血液有毒,爸爸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和妈妈分开了想见,见面了又吵。

我不是学霸,学院里很多超人,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

我不想结婚,男人不可靠,我想有个孩子,好好和他沟通,他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不骂他不管他。把我缺乏的爱都给他。

2018.1010

以这种方式出名,真是流年不利啊,违章停车被通报,浪费纳税人的钱。这是多无聊的政策啊。

跳舞是我喜欢的,街舞社的事务占据了我很大精力。每天晚上的排练都要到12点,舞社现在有七八百人,大家也有分歧,但是很齐心,不像一楼,从我们分出来后只剩下二三十人了。

和广院红谈赞助一事,木糠杯很好吃。中午的牛腩、怪味虾、炉肉味道都很好。还有三百一盅的佛跳墙。包子的实力不弱,线下每年可以分到一百,线上更好一点。

当老师我是喜欢的,和他们沟通交流我也拿手。拜包子为师,既是自己喜欢的事,又能赚钱,真的挺好。

家是不能回了,那也不是我的家,租间房,既可以做工作室又可以住人,关键是自在。不想和无聊的人呆一起,我的生命不能浪费。

文凭还是要的,给老妈和孩子一个交代。无印良品的床品很舒服,灰色绿色都喜欢。《影》挺好看,这是让人羡慕的一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