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篮球-第二章-夏日的纪念

开学前一天,林一穿着白色T恤,黑色悠闲裤,背着单肩包,正站在教学楼前面的广场上的告示板中搜寻自己的班级,虽然通知书上有说了,但是通知书落在家里,一时间忘记自己在17班还是11班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祈祷和嘀咕,千万要和她在同一班。没有哪次会像现在一样强烈地对一件事这般在乎。

就在祈祷的时候,他看到可岚的名字,眼睛一亮,“可岚在17班,可岚在17班”他默默在心里念了两遍,在17班的名单里面极力想要找到自己的名字,是找了好多遍,仔细地看了又看,也没有见到他“林一”的名字。会不会看漏,他认认真真又逐个逐个看了17班的名单,还是没有。

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懊悔的心情,手上拿着的学校三折页宣传单突然变得无比沉重,这种沉重的感觉不在手上,而在心头。
他漫无目的地抬头看了看教学楼,古老恢宏的建筑不知是经过了上百年洗礼而通晓人性,风吹雨打过后凹凸不平的红砖仿佛在安慰他,宣传单拿起又放下,不知道摆在哪里好。

“嘿,林一你傻傻站着在干嘛呢?”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了过来。
林一回头一看,原来是可岚,她今天穿着海魂T恤和牛仔裤,显得特别俏皮可爱。他呆呆地看着她不说话。
“喂,你怎么啦”可岚又一次问他,手掌在他脸前晃了晃。
他才回过神来,这次见到可岚有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既开心又为将来不能同班而伤心,他觉得这样的心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否值得被别人关注,更不能让可岚知道,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说不好是一辈子的秘密。
他只好讪讪地回答“我找不到自己在哪个班了”。

可岚听了之后,心里感到好笑又好气,这个林一怎么还是像个小孩子呀。
她看了看告示板,很快找到林一的名字了,指着那里跟他说“喏,你不是在这么”。心里还偷偷地补充了一句“小屁孩”。

林一顺着可岚的手指,看过去,只是看到了可岚的名字,他挠着后脑勺跟可岚说“没有我呀,是你的名字”。
可岚听到林一否定了自己,有点生气,脸红着也有点怀疑自己,她再仔细看了看,然后用指甲定在告示板那里,跟林一有点小挑衅地说“看到没有,林一”,又用标准的普通话拼了一次“lin,yi”,轻轻敲了敲告示板。

这个时候林一才发现自己就在可岚名字后面。
他激动得捏紧宣传单,知道自己是和可岚同班后,而且可岚现在就在自己面前,世间上所有的美好事物一下子来到,让他有点不知所措,总之好想跳起来。
“对哦,谢谢你,可岚”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喊了可岚的名字,以往是多么艰难的,连脑海里也没完整模拟过,一般都是会加上“同学”俩字来壮胆和掩饰,但是为什么要掩饰呢,掩饰什么呢,林一这个年纪还不得而知,连他也感到奇怪,这到底是什么,谁可以来教教他。

可岚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她笑着跟林一说“没关系,对了,青月姐姐也是在17班呢,到时候又可以和她做同桌了,啸天和艾伦也是同班,不知道是不是按照初中分班的,感觉好有缘分哦,你说对吗”。
“对呀,好有缘分,嗯”。林一现在只觉得能够和可岚同班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了,还有那么多好朋友一起,这难道就是冥冥中的命运安排。

可岚直接拿过林一手上的宣传单,煞有其事地看了起来。
林一对可岚这点小霸道感到很震撼,内心有如排山倒海般的开心翻涌了起来。

“我们学校还不错嘛,走,我们去喝点饮料吧,我都快要渴死了”可岚看完宣传单把它用来当扇子用了起来。
“好呀,我们去小卖部那里坐坐吧”林一用拇指提着他的单肩包的肩带,让拇指被压在肩膀上,这样可以让自己放松些。

小卖部在球场旁边,叫“KK小卖部”。
林一看见后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叫KK呢”,岢岚对林一的话似乎有点不满,好像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人人皆知的事情就林一自己不知道的样子,她骄傲地对林一说:“这你都不知道,岢岢小卖部呀!”。
林一听后虽然有点不相信,但还是挠着后脑勺讪讪地笑了起来,说“真的吗?不过我还觉得岚岚小卖部更好听一些。”
岢岚听后耳根一红,说“当然是假的啦。”林一发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自顾自地哦了一声,把背包换了一个肩膀,好像让它成为一座山,在他和她之间隔了开来。

他们双双来到了小卖部,老板正在往冰箱里面放瓶装可乐,绿色塑料筐堆得高高的,只要老板搬起一筐,里面的可乐瓶铛铛地响了起来。他是个40岁作用的中年大叔,额头也高高的,有点亮,小卖部里面开着风扇,可是汗还是从他的额头滴了下来,好久好久才到鼻尖,他抬起手肘用衣袖擦了一下鼻尖的汗,刚好瞥见了林一他俩,停下手里的工作,向前走过来,用带有浓郁的乡音问道:“新同学吗?想喝点什么”。
林一微笑一下回应了老板,岢岚亲切地向老板说“嗯,明天开学了,先来熟悉一下环境。没事,老板你先忙吧,我们看看。”
老板拿起抹布擦了擦手,又抬起衣袖擦了擦脑门的汗,边叠抹布边嘹亮地说:“活是干不完的,我也歇一歇。”又连忙回头把冰箱门关了起来。
他放好抹布后问岢岚“同学在找到自己在哪一班了吗?”
岢岚笑着回答“在17班”。
老板惊喜地喊了一声,情不自禁地击了一下手掌,对他们说“17班的班主任唐老师可是一个好老师呀,你们真的很好运啦!今年他带的班级可是在全市都名列前茅的呢,虽然他刚毕业,但是能力却是很突出呀。你们的教室就在那栋教学楼的四楼,喏”。说完他指向了红色大楼。
岢岚和林一回头一看,看到那一排的玻璃窗,点了点头。
岢岚转过头来对老板说“老板,麻烦你我要一杯草莓味的奶茶”。
老板应了一声“好嘞,这位男同学呢?”
林一才想起来,看着老板说“那我要一瓶零度可乐好了”。然后又问岢岚“我可以吃个热狗吗?”。
岢岚只淡淡地回答“批准。”

岢岚说“批准”,声明着对林一拥有某种特殊的权利,林一为此感到有点吃惊。

也许有些青春就是从这些误解开始,岢岚觉得林一有时候不成熟得像个男孩子,就好像自己的妈妈对自己一样对林一,而林一把这些都认为是岢岚对自己的情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