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柳城无故人

西出柳城无故人

      那天把几个包裹丢上车,还没来得及去多看几眼河家坪的四周,便匆忙离开了常德。

      当时还以为会象以前一样,只是短暂的离开。可回岳阳这么多天了,炎热的天气已经退去,路边渐渐泛黄的树叶被秋风吹得“沙沙”作响,恬静的心似乎颤抖不已。原来被一些琐事缠身,这才发现再想回去看看那片曾经熟悉的地方,都已不大可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比这还早的一些时候,我们满怀着对未来的期望和对工作的期许,一路向西,来到了时下有柳城之称的常德。我们公司在德山经济开发区,是一家省属知名企业。刚来时我们厨具尚未置齐,就在住的河家坪公租房附近,和镇上一些大大小小的餐馆里拼餐。戴鳖性格直率,飚一口云溪话,老白则一口华容腔,牛哥和我还能早早学上几句常德的客家话”搞么得”港得莫港“,言语中与常德人搭腔的兴致很高,韵味十分足道

      也是秋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遍地青草摇曳得株株枯黄的时候,我到常德公司有些时日了。虽然工作千头万绪,有点繁琐,但经过个人努力还是按预期拿下了岗位,使自己站稳了脚根。有次同事芳芳从二楼跑上来就喊:”辉哥,车间送来的样怎么不对劲,还是你去测下吧“。我二话没说,就到检测室,对仪器重启清洗校正,取样称重输入,反复对比实验,最后平行样均在误差范围,分析结果也完全符合车间判断。当时总有人说常德人不好打交道,才二十出头的瑶班长很多事都要我做,老喊着:"辉哥,来样哒"。开始是有些不痛快,但也不愿多计较,任劳任怨做好份内事。班长看到把事情终于搞定了,对我抱以一笑,还竖起了大拇指。以后车间来样,主操敏和新新有时就干脆说:”你们找辉哥”。我就是这样肯干、会干获得了中控班长和部门领导的首肯,让自己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那段时间我还一直尝试着去改变原有的生活状态,却没料到从自己的车子开始。在常德呆了一年,突然想把车子换了。捣腾后却有人说颜色外观与先前没有什么不同,还说我吃亏了。可我第一次回家就明明遭到家里两只狗冲上来“汪汪”地叫。直到我打开车门下来,狗才知道搞错了,即刻变得和颜悦色,摇头摆尾。第二次回来还是叫不停,我”训斥”道:”真是瞎了狗眼“。狗通人性,围着车转了几圈,第三次回来果然不叫了,隔老远就摇着尾巴迎上来。所以我相信车子至少在外观上还是有所不同的。我结识的余总、吴经理、小周、小江,虽然都是角逐在车行界的高手,但觉得他们待我仍不乏诚信可言。后来为了上常德的车牌,公司安保部陈部长给我联系社区,向派出所出示证明。当车子挂上了常德号,行驶证地址上写着:“常德市武陵区樟木桥街道“,我感到已让自己深深地烙上了常德的印痕,也让我成了名符其实的”半个常德人”。

      八小时之外的生活是单调的。有时回到公租房,就望着楼下的花草树木发呆,闲着也是闲着,就把自己所思所想凝聚笔端。在公司政治部胡书记的举荐下,有多篇文章出现在企业刊物上。其中《雨雾下的苏家渡》还得到过公司乔董的点评。在部门的一次餐会上,已故兰总端着酒杯走过来对我大加赞赏,还说感谢我们来公司支援生产建设,并表示有困难随时可找她和找公司解决。后来我想调整住房,就试着给主管领导发了信息讲明原因,没想到张总就亲自找到办公室的向主任,指示可破例酌办。

      傍晚的河家坪,有一种明丽的蓝色,在夕阳的照射下,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吃过晚饭就在河家坪附近散步,有时一路下来竟遇到不少打招呼的熟人。在宿舍呆久了会偶尔去茶馆打打牌,一来打发时间,二来还可以蹭饭。常德是打带”红中“的王麻将,有次起三张王“落叫"(常德话,意为听牌),居然没糊,心里不免落莫。老板娘一般看有人半天没下位就会来接位,对我似乎没有,可能正如有人说,还是多少有点”排外“。我边打边自我解嘲,挺到最后。散场时老板娘说请喝擂茶,开始还弄不清咋回事,反正就与大家一起说说笑笑跟在后面,到一家擂茶馆。原来不光是喝茶,还配有些饱肚子的菜食、点心,就算是吃晚饭了。这些在桌上的男女老少,大多便成了我先前路上遇到的那些街坊熟人和朋友。

    时间不紧不慢地溜走,日子平平稳稳地过着。在常德除了上班,打牌这种低级趣味的东西,确实或多或少地成就了我的业余生活之一。多少天后,我又不修边幅地混在茶馆,这时似乎经常有一位穿牛仔裤貌似同龄人的牌友坐在旁边。茶馆里的乌烟瘴气磨光了她往日的高傲和矜持,看到我胡牌后她居然有点兴奋,眉角含笑地说我“手狠",(常德话,意为手气好)。我打错了就在旁边冷若冰霜,一声不吭。有次手里削了两个桃子还给我一个,我接过点头示意笑了下,连声谢谢都没说。可好象心里有个人放在那里,如此才填充了生活的空白。我以为不久或许在很长很长的以后,我们可能会成为较好的朋友,可热度和勇气仿佛连两个人的电话都没来得及相互告知。或许这是她,还有我在性格上存在的缺憾。而就在此时,我仍是有些突然地接到了如期而至的通知,以后的日子都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一些人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刻在沿途的风景中。因工作关系,我们离开了常德。其实无论在哪里都要学会宽容,世界很大,人无完人。要懂得感恩,更要懂得付出,因为付出才有回报。生活的磨砺就象一把无情剑,消遣着世上的一切。谁都不知道我们还会活多久,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不要老去抱怨人家的不好,有些人也不必放在心上。少念过往,不畏将来,把一颗平和的心,从容地融入到质朴的生命里,眺望细水长流,闻听鸟语花香。

      又是一季秋风起。常德的经历和相遇就这样已然过去,不去想了。他们随着地域的隔开,最后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故人。这次西出柳城常德,恐怕以后都再难相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