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字数 443阅读 21

老实说,我们之间的交集并不多,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但是我总觉得有必要动动手指将她记录在我的世界里。

觊觎。因为她,我结识了这个词,一个充满遥不可及的念想的词。

个子矮矮的,婴儿肥,圆头平底鞋,优秀,这就是我对她的全部映像。

小学同班的时候她是班长,虽年龄个头都要小些,但是处处透着强势的劲,颇有霸道女总裁的范。回想起来,小学班上的确出了不少社会的精英,能驾驭住他们也着实不容易。

《生死爱琴》

这是小学读书交流会时我借的一本书,隐约记得我借这本书的原因是因为它很厚很大,就像现在的《魔戒三部曲》。她很爱惜这本书,以至于我翻阅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翼翼,怕留下折角或者印记。

初中我们同校不同班,我做了鸡头,她做了凤头。

因为一次通过率极低的数学竞赛,我们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再次相遇。

我依然记得夜晚隔壁天主教堂传来的唱诗声,老师书写时在身后作怪的肉丝小脚丫,明媚阳光下的嬉笑打闹。

回想起来,那像是一个命运的抉择,其他的三十几个人最后进了全国一流的名校,进化成了栋梁之才,而我被筛选下来,打磨成称心如意的踏脚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