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童年

为什么写父亲的童年呢?我也不知道,很多人都会写自己的童年。然而,我真的更想写父亲的童年。因为父亲的童年是我的童年的前凑吗?大概是吧!我不知道。

父亲没有跟我谈起过童年,大概他不知道童年这个词的意思,他只跟我说了小时候的几件事。每次都是哥哥让他生气后跟我说。他说,哥哥很像他那样调皮捣蛋,他又说哥哥不像他。他说,小时候我再这么调皮捣蛋也不敢跟父母顶嘴,不敢跟父母对骂。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顶牛吧。他忽视了时代的发展。不知道,他是否记得再成长的过程中我也跟他顶了几次牛。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最严重的一次是离家出走,不过那时候出走比现在的小孩子要靠谱多了,他们知道我去找我哥了。呵呵,看看吧,我也忽视了时代的发展。不知道,我跟他顶牛的时候,他是否跟妈妈说,我不像他?还是像他?这个就是个未知了。最后,一次顶牛是我工作一年后,确切的说是工作大半年后,出来工作了大半年,第一次深切得感受了现实社会的残酷,我没办法容忍没有加班费的长时间彻夜加班,没办法容忍加班到深夜老板说一盒夜宵需要分开两个人吃,没办法容忍看不到前途的反复工作环境。最后的结果是我提前离职了,老爸电话说你要离职你做到年底再离职啊。我太想逃离这个没办法容忍的工作环境了,在离春节的一个多月前离职了。回到家我只能尽量多做些农活来抵消父亲心中的不满,然后父亲没有体会到我这份心情,在我自觉做了很多农活的情况下有带我一起做了些事,让我一个人提搬长长的竹树,因为竹树很长,每根都有8到10米,甚至更长,在树林是比较难把握平衡的,我不知道在我明明不是那么好平衡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帮我,他只砍竹,而不管我搬运的情况。在明显看到我很难平衡的情况下也不帮我,当时我就比较窝火,出于本应该工作,却离职在家,我艰难的处理着竹树平衡的问题。处理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搞定了。(父亲的手受过严重的伤,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叫父亲帮忙,就一个人艰难的处理竹树平衡的问题)回家后,他又让我做其他家务,我心里,就很烦了,没有去做,后来,他就叨唠叨唠了的说了很多,我们就吵起来了。后来,我开始想,老爸是不是学老狼一样赶幼狼出窝,是不是像老鹰一样恨铁不成钢啊?后来,我在外面工作再没有提前离职了,工作慢慢上道了,工资也慢慢高了,他也再没有这么管我了,关键是,我朋友有次跟我说了一次他跟他父母窝火的事,说吵架后感觉父母好伤心,感觉父母老了很多,在他讲述这些的时候,我就暗暗对自己说,是啊,尽量不要跟他们吵。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吵过。当观念不同时,我就跟他们讲道理,讲不通,我就按自己的方式处理自己的事,他按他自己的方式处理他自己的事我也不干涉。

父亲的童年很简单,大概跟他不理解童年有关,跟他连自己上学到几年级也不知道有关吧。惭愧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年是读的哪年级,我记得最深刻的是高考的年份,然后往前推算,呵呵。老爸是上过学的,他的哥哥们上过学吗?我不知道,他没跟我说过,我的一个小学老师是老爸同学。但老爸从来都没说过自己小学毕业了,大概他自己也不知道。老爸说,小时候他们放学回家要干很多农活,上山“打树桩”那个时候山上的树木是属于集体生产队的,他们只能打树桩,后来可以砍杂木当柴火烧,他说,大姑有一次砍柴不小心,砍到了自己的膝盖了,把他吓坏了,背起大姑就回家了。然后呢?老爸没有讲然后,我也没有问,老爸没讲大概是因为故事讲完了。我没问,大概是不愿意打断故事,或者压根儿就没有问的好奇心。我听老爸讲故事很少问,尤其是讲他们过去的事,我总是默默的听,默默的听,像一个树桩。老爸说,上学的时候他被自己湾村的大好几岁的老大哥欺负了,打不过他,骂也骂不过,回家就把他家放在外面的大水缸砸了洞,说后来,他们家补上了,以前有一次我们一起走过大缸他还指给我看。后来,我每经过那个大水缸,我都会说,看这是我老爸砸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对谁说。如果换成现在,我大概会说,看这是我老爸的杰作。小时候,总觉得老爸很厉害,虽然没有上什么学,竟然会写诗,还时常唱呤自己写的五绝,还会对一些简单的对联,还会吹笛子,不知道他跟谁学的,小时候还给我和哥哥都买了笛子,还有摸摸样的教我们。可惜我没有学会,就会吹7个音符,哥哥自己后来工作了也学了一会儿估计也不会吧,因为很少看到他吹笛子,不过现在老爸也不吹了。看看有机会要买个笛子送给老爸。小时候我感觉老爸好强大都没有什么难处理的事,就算在外面受欺负,打不过还可以回来砸你家缸。直到有一次他讲了自己童年最无奈的事的时候,我才明白愿意来父亲也有童年痛苦的阴影。他说因为自己调皮捣蛋常常给父母惹些事,让爷爷很不待见。不过再这么不待见,他也不敢顶嘴,也不敢不做家务,不敢不听话,直到有一次爷爷让他下茅坑做事,他死活不愿意,因为茅坑很臭。最后不知道什么情况爷爷说要用斧头砍死他。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都说了,老爸讲他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我从来都不问,大概我小时候的心智也不懂得问什么问题,更不懂得追问,也不会刨根问底。小时我常常跟老爸经过那个茅坑,老爸从来一次也没跟我说,就是这个茅坑。大概这是他童年最阴暗的一面,也是他最不理解的一面。换谁也不理解吧,自己的父亲要砍死自己。更何况他才小学文化的心智。大概这是他唯一次跟爷爷对抗吧,为什么是对抗?不是顶嘴吗?不是顶牛吗?呵呵,都说出了要用斧子砍死的话,父亲自己说爷爷的斧子都架到他脖子上了。我没有证实,但根据老爸那直肠子的性格应该是真的。我跟爷爷接触很少,爷爷从来都不待见我们兄弟,我对爷爷的唯一印象就是过春节坐在一起吃饭的老头。后来,哥哥去当兵了,我自己也考上了重点中学,过春节吃饭的时候爷爷会通过老爸问一些我哥和我的情况。问到我的情况时,也是老爸替答。我从进门叫了声爷爷拜过年后就很少说话,那怕问到我的情况都是老爸替答,有书我就翻书看看,没书,我就坐在那里看他们聊天。我想那时候有智能手机的话,应该是比较好的玩具。

这就是老爸的童年。老爸的童年已经不只是老爸的童年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祖父孙三代人的心结,直到奶奶,爷爷相继离开这个世界。我都从来没有跟奶奶爷爷有过什么沟通交流。对我来说奶奶,爷爷就是语文课本上的两个名词和过春节时坐在一起吃饭的老头,老奶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世纪六十年代闹饥荒,听说子午岭附近的山里不愁吃喝,祖父便做了举家搬迁的决定,正是这个决定给了父亲一个令我羡慕的童...
    郑礼阅读 672评论 0 2
  • 说到他三哥文鸣,这个名字,却还有一段故事:文昌的父母亲都是寻常百姓,勤劳,厚道本分。昌母怀着他三哥时,厚美大道三十...
    福建省地术拳协会阅读 306评论 0 0
  • 告别 邵卓人 听说村头的理发店关了门,李大爷随着儿子进了城。听说他还是几分的不情愿,只是怕冷落了儿子的一...
    楠竹文渊阅读 150评论 0 0
  • 【派别】玉印派 【导师】王玉印、袁文魁 【分舵】纵横思海 【舵主】罗汝锡 [导图解说] 这是我画的第二幅思维导图。...
    简政蔚阅读 67评论 3 2
  • “啪”,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地面的声响,刹那间让思羽脑袋嗡的一下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思羽呆立在书桌前。 ...
    玥江阅读 215评论 0 0